《路过未来》:对都市生活表现的无所适从

2018-05-24 08:0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路过未来》:对都市生活表现的无所适从

今年戛纳电影节是所谓的“中国大年”,中国多部电影入围相关竞赛单元,但无一获奖。而入围去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电影——李睿珺的《路过未来》正在国内上映,这部迟到的电影从题材到手法上,都有一种标准的影展式风格,与今年戛纳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形成一种微妙的呼应。

从农村到城市

语境变化带来尴尬

导演李睿珺是甘肃人,他之前的电影故事大多围绕甘肃这个西部省份展开,因为他对这片土地有足够的生活经验,在他的作品里能看到他对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长久的关注,表现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背后的价值观,比如《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而《路过未来》则将视野转向了发达的沿海城市深圳,电影的主人公不再是土生土长的甘肃人,而是从甘肃去深圳务工人员的子女。女主角是在电子厂工作的杨耀婷,男主角是靠组织试药为生的新民。当电影脱离了甘肃那个熟悉的语境,明显能感受出导演对城市题材的力不从心。

导演的野心很大。在电影的前二十分钟主要讲杨耀婷父母因为身体健康原因被工厂辞退,不得不回甘肃老家务农。但是当他们回到老家,发现自己的土地已经被流转出去,他们成为没有土地的人。杨耀婷回深圳继续打工,一心想着在深圳买一套房,把父母接到深圳居住。农村这部分表现得非常真实,尤其是杨耀婷的父母带着伤病回到农村,和两个女儿在先人坟前烧纸告慰让人动容,它是一代人的精神回归。但是从电影的整体来看,它与后面城市部分有多大联系?它真正的作用是什么?看不出来。如果想表现第二代务工子弟在城市和农村之间进退两难的境地,完全可以通过语言叙述交代,没有必要全面展现,而且甘肃农村闭塞的农业生活与现代都市高科技流水线之间的切换,无论是语言、环境都显得有些生硬,不自然。

描述流于表面

细节失真带来艺术失真  

李睿珺之前的作品因为特有的地域性,在人物和细节上处理得相对扎实。《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改编自苏童的小说,背后是甘肃农村火葬对传统生死观的冲击;《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把祁连山下裕固族这个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表现出来。尽管也存在一些创作上的瑕疵,但是通过方言化的语言、非职业化的表演处理能有所弥补。但是《路过未来》在细节上有不少明显的问题,造成艺术上的失真。

电影从开篇就采用了一明一暗两条线索,女主角杨耀婷和男主角新民一直在通过微信交流,但是杨耀婷一直没有通过新民的好友请求,在现实生活中能有多少这样的“网友关系”?新民为什么就非要和杨耀婷聊天呢?在电影的前三分之二的时间里,这两个人经常面对面微信聊天但是始终没有发现对方真实身份,在这种写实性非常强的电影中,安排这种戏剧性的时刻是否会冲淡影片的纪实感?

电影其他的方面也有这种矛盾性。导演想展示这些城市底层人原生态的生活,在表演上甚至在人物造型上都尽量去戏剧化,采用旁观者的视角对生活进行描摹,但是在部分人物塑造上又想加强戏剧性。比如女配角李倩,她一心想整容嫁大款,与新民的相识也充满机缘巧合,她的言行举止与其他人物相比非常跳脱,最后因为整容惨死的设计也显得刻意。导演对这个人物的态度非常暧昧,根本原因在于导演对人物的提炼不够——真实的工厂女工生活是否就是这样?其实包括电影中对试药问题,对高房价问题,对底层生活艰辛的展现更多是记录式的。导演想做的是把这些现象做一个串联,但这只是想象中的都市生活。脱离了熟悉的甘肃母语环境,导演显然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田园牧歌的感伤

表现手法略显陈旧 

这部电影在很多方面很有“影展相”——关注当下中国底层现实,非职业化表演,长镜头随处可见,从题材到手法,非常像第六代导演的作品。李睿珺是80后,按现在的说法属于新生代导演。在新生代导演普遍转向商业片创作的时代,李睿珺坚持艺术电影的创作显得可贵而独特,但是他犯了所有第六代导演初涉城市题材的通病。

贾樟柯的《世界》中对城市底层打工者就有所表现,而在《天注定》中,更是将这种现代化流水线上年轻一代的生存状态做了凝练的表现。《路过未来》就像是《天注定》那个故事的加长版。在这部电影中,李睿珺的手法更加直白,通过电视新闻的播报表现土地流转改革,通过主管经理叙述表现制造业整体下滑,通过几个印度客户表现全球经济一体化,通过一段段固定长镜头表现女主角忧愁,这些看起来都是那么熟悉,只是在中国经济环境和电影环境都发生了变化的时候,这种手法是否还能跟上这个时代?

电影的骨子里透露着一种对田园牧歌逝去的忧伤感受。就像《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里的老人,死活都不愿意接受火化;就像《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里通过干涸的地下水,沙漠里村落的残垣断壁显示的现代文明对草原的侵蚀一样——这部电影同样表达了在都市奋斗的农村人对失去田园的焦虑与忧伤。电影结尾,患重病的杨耀婷返回甘肃,她梦见自己追赶着身穿白裙骑马的另一个自己,就是这种田园牧歌式感伤的表现。如何表现真实的生活,提升对城市题材的驾驭能力,显然导演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胡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