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布朗:我曾是个问题少年现在是个问题作家

2018-05-24 07:57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丹·布朗:我曾是个问题少年现在是个问题作家

从《达·芬奇密码》中令人叹为观止的真相揭露,《失落的秘符》中百转千回的阴谋,《地狱》中迫在眉睫的人口爆炸危机,再到新作 《本源》里对人工智能的探讨,尽管美国作家丹·布朗每隔四五年才推出一部新作,但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会吸引全球读者的目光。近日,《本源》简体中文版由上海九久读书人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作者丹·布朗更是因此开启了他的首次中国之旅。在活动现场,丹·布朗透露,新书《本源》写作时间长达4年,而从小就纠结于科学与宗教的“问题少年”,现在成了一个着迷于此的“问题作家”,科学和宗教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了他生活与写作的主题。

谈成长 从小就是一个矛盾体

丹·布朗回忆,自己的母亲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丹·布朗小时候,母亲总是开着车牌上写着古希腊语“上帝”意思的车送他去踢球,而有时由开着写有数学单位车子的父亲送他去踢球,父亲是一位数学老师也是一位科学家,他的信仰就是数学和科学。“由此你可以看出我是怎样的一个矛盾体,我的童年充满了矛盾,那个时候大家就知道我为什么是一个问题少年,现在也是一个问题作家。”

虽然父母信仰不同,但丹·布朗家庭非常和谐。不过随着知识的增长,他发现父母的信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观,甚至完全对立。“在《圣经》的教义里说上帝用7天时间创造了世界,但是我在课堂上学到了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圣经》里还说上帝创造了亚当、夏娃和所有的动物,但我去了波士顿的科学博物馆,看到了化石,了解了进化论。直到有一天,我问一位神父应该怎么对待如此的不一致?哪个故事是真的?这位神父告诉我,好孩子是不问这样的问题。”丹·布朗称,起初,他听从神父的话不再发问,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对这个问题着迷起来,这种科学和宗教之间的关系渐渐成了他生活的主题、写作的主题。

谈新书 机器会不会有好奇心

丹·布朗的新书《本源》,正是用科学来挑战宗教创世论的知识悬疑小说。故事主角依然是罗伯特·兰登,解谜与冒险的舞台设置在西班牙。与时俱进的丹·布朗将目光放在了当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人工智能。写作时,丹·布朗花了很多时间和科学家讨论人工智能。“科学家都相信有一天人类将发明出人工智能机器,而这个机器是有自我意识的。”丹·布朗为此陷入思考,“如果把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放在黑暗中,不告诉它谁创造了它,为什么创造它,就让这个机器默默在黑暗中生活,那么这个机器会不会问自己一些问题呢?会不会问自己是谁创造了它?会不会像人类一样编写一些故事、历史和神话呢?”丹·布朗设想,机器会不会有好奇心想知道自己的本源,就像人类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也会问自己到底是什么创造了生命。

“既然大家的情感和经历如此相似,为什么世界上存在着那么多不同的宗教?我的答案是:这些宗教都非常相似。当我们想量化、记录经验时,当我们想用事实解释一些隐喻时,当我们想用不同语言或叙述方式表达我们的情感时,不同的宗教才会出现。” 丹·布朗称,不管住在哪里、信仰什么宗教,价值观其实是不变的,其总结起来就是:人要善良,不要残忍;人要创造,不要破坏;人要去爱,不要去恨。

谈未来 信仰影响我们的选择

对于如今科技高速发展的现状,丹·布朗表示,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超级计算机会变得像算盘一样大小,手术技术会被看成很原始的医学,而现在使用的新能源技术在将来人的眼里如同蜡烛点灯。丹·布朗认真地说:“未来我们的探索力和创造力是不可想象的,但这就出现了问题,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我们的哲学思考能力,包括道德观、价值观、伦理观能否跟上科技发展的节奏,以至于我们在使用新科技的时候,能否有责任心去使用这个科技。”

丹·布朗称,当人们面临未来道德困境的时候,自古以来所有的信仰都一直在影响着我们的选择。“世界越来越小,如果你认为任何信仰都是绝对的、极端的,或是和你观点不同的人就是错误的,这样的想法其实非常危险。如果人类希望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抱着一种开放的心态,必须不怕提问,特别是不要怕与和我们观念不同的人对话。”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