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迟子建坦言:这次写“候鸟”很自由很过瘾

2018-05-11 08:0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候鸟的勇敢》以朗诵方式首发

5月9日晚上,作家迟子建新作《候鸟的勇敢》在蓬蒿剧场以朗诵方式首发。面对读者,她像往常一样深深鞠了一躬,感动更在言语中,“这次来的人比较多,有一些站着的人,还有人坐在蒲团上,你们特别像《候鸟的勇敢》中我写到娘娘庙里面打坐的,特别符合我小说的氛围。”

此次“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首次以朗诵加对谈的形式呈现,用声音来展现迟子建文字的美感,用朗读来分享文学的质地。在朗读环节,来自全国各地的迟子建的“灯谜”们接力朗读新书片段,作家阿来还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迟子建说,刚开始听阿来的朗诵想笑,“但朗诵进入了情境以后,进入了小说之后,我被感动了,一个好的作家对于一个同行作品的肯定让我心里特别温暖。”

《候鸟的勇敢》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从1986年在《人民文学》发表首部中篇《北极村童话》,到2018年出版这部《候鸟的勇敢》,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迟子建共发表了五十多部中篇,它们的体量多是三五万字,但这部中篇有八九万字,成为迟子建中篇小说里篇幅最长的一部。

这篇小说既写出了东北的落寞,也写出了东北的生机。她触及东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比如人情社会与体制迷思,又将“有情”藏匿在东北严峻的社会现实背后,比如书中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老实憨厚的张黑脸,他们孤独而善良。这些人事、情事、心事融汇到东北莽林荒野中,汇聚成迟子建的文字力量。阿来在与迟子建对谈时说,喜欢迟子建的小说,就是因为她的小说里面有自然,用候鸟的生命形态对小说的主要人物形成一种灵魂上的启示和救赎,自然与人形成了一个互相映衬、互相对比、最后互相提升的关系,“在中国,很多作家只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注意到自然界与人的关系。”

迟子建很迷恋这一次的写作经历,“写作《候鸟的勇敢》的时候,我进入到一种很自由、很过瘾、很不忍从里面出来的状态,我希望我以后的作品也依然会保持这样的状态。”她甚至觉得,有时候写着写着就觉得不是一个人在生活,笔下的人物和她共融,就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她更希望《候鸟的勇敢》是开启下一部作品的一个序幕。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路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