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连龙:把砑花葫芦做好

2018-04-28 07:46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徐连龙:把砑花葫芦做好

砑花葫芦,始于明清,数百年来广泛流传于宫廷民间,集中于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地,尤其深受康熙乾隆两帝的喜爱。如今,更是随着砑花葫芦收藏的日益火爆,在市场上随处可见。

不过,想要做出一把好葫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从事砑花葫芦三十余年的非遗传人徐连龙说:“一把好葫芦,至少要做一个月。”为了做出更好的砑花葫芦,徐连龙不但学习了国画,还专门师从刘守本,学习内画鼻烟壶技艺,成功将内画图案引入到葫芦之上。

“只要防虫、防潮做得好,葫芦千百年都不会变”,徐连龙说,“把砑花葫芦做好,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徐连龙

1968年10月生于北京大兴,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砑花葫芦代表性传承人。受家庭影响,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徐连龙先后跟随祖父徐文焕,父亲徐福来学艺。为了提高砑花葫芦的艺术性,丰富题材,1985年,徐连龙函授学习中国书画,1991年起,跟随内画鼻烟壶大师刘守本学习,并在师傅的指点下,致力于葫芦砑花工艺的开发和研究,衍生出许多适应葫芦砑花工艺的题材,制作出层次丰富、图案精细的砑花作品,获得了极为不错的市场反响。

砑花不属于雕刻

“所谓砑花葫芦,又叫掐花,即用金属、玛瑙、玉、牙、骨、角等质地坚硬又有一定韧度的材料磨制成形状大小各异的刀具,在葫芦表面依据设计的图案,通过押、砑、挤、按等手法挤压葫芦表面,使之产生浮雕般的效果。”徐连龙说,这是一种特殊工艺,不属于雕刻,“在砑花制作中不能破损皮质,图案纹理亦不能见丝毫的刀刻斧凿痕迹”。

徐连龙说,自家砑花葫芦的手艺,要追溯到义和团时期,“我太爷爷徐万财是义和团廊坊固安一带的大师兄,曾经在廊坊大捷中带领团民,和八国联军打过仗。后来因清政府镇压,归顺了朝廷,做了永定河的河兵,看堤、巡河、防洪。因为贪腐横行,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偶然的机会,太爷爷认识了一位老者,跟着他学会了在葫芦上砑花的手艺。后来太爷爷做了几把骨刀,又买了一把玛瑙刀,就靠着这门手艺养家糊口。”

“到我爷爷这辈,他给地主家干长工,闲暇时间就跟着太爷爷学习砑花技艺。”徐连龙说,1976年唐山大地震,爷爷给生产队看场院,“当时我七八岁,爷爷没事的时候就砑葫芦画,赶到秋后时节,捉来蝈蝈放进去。这是我对砑花最早的记忆。”

学内画移植人物图

徐连龙说,真正开始下决心学习砑花葫芦,却是因为自己得了风湿病,“不能干重活,我就想,怎么也得学点手艺养活自己啊。”就这么着,徐连龙一边学习绘画,一边跟着爷爷学习砑花葫芦技艺。

很快,徐连龙感觉到了不足,“过去的葫芦砑花特别贫乏,就会做一些柏树、草花等图案。”如何丰富创作素材,让徐连龙犯了难,“后来我在一本画册上看到刘守本先生的内画鼻烟壶,觉得这些图案特别适合移植到葫芦上。”就这样,1991年,徐连龙找到内画鼻烟壶大师刘守本,拜他为师学习内画。靠着师傅的指导和自己多年的揣摩,徐连龙总算在葫芦上砑出了层次丰富、图案精细的人物画,“将里边的石头、树做出了浮雕效果,大家都觉得特别新鲜,也带动了市场上的人物画题材。”

在徐连龙的努力下,2015年,他还特别研究制作了葫芦砑花鼻烟壶,“在我师傅举办的北京内画鼻烟壶回顾展上首次展出。”

老手艺没法遍地开花

“我的作品,主要是以人物为题材,吸收了国画、内画、玉雕以及牙雕的一些技法,作品层次分明,刀法细腻,人物特点突出。”徐连龙说,制作一个好活儿,往往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首先要选料,在制作砑花之前,葫芦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要选择皮质厚实、形状规正、表皮光滑无伤的葫芦为佳。其次要设计,根据葫芦表面的纹理或肌理设计图案,出设计稿。接下来用铅笔起稿,把图案绘制在葫芦上,再用钝针将设计稿刻画出来,擦除铅笔印痕。这样就可以开始砑花制作,用不同的刀具依据图案进行不同层面的刻画和推压,形成层次。再以精细的刀具刻画图案内部的结构,最终完成作品。”徐连龙强调,完成作品之后,还需要用细软的布料进行擦拭和盘玩,以保证制作完成的作品表面精细光亮。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砑花葫芦做好。”徐连龙说,为了传承技艺,他在忙于制作之余,还悉心教授了三位弟子,这其中有一位弟子,因为一把葫芦,生生在十里河摆了好几年摊,只为可以拜葫芦的主人为师。

“老的手艺,没办法遍地开花,它也开不了花。将这门手艺不断往好里做,让我教的弟子不断进步。”徐连龙如是说。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