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温暖的故事书 这是阴冷的浮世绘

2018-04-27 07:5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不是温暖的故事书 这是阴冷的浮世绘

◎饼干

《犬之岛》注定不是一部可以取悦所有人的电影,但不论是充满个人风格的工整画面与细节,还是贯穿全片对于爱与责任的探讨,都提供了难得的视听体验,值得所有喜欢电影的人走进影院。

说起《犬之岛》,首先要为它的勇气鼓掌。导演韦斯·安德森在影片中大胆地将对白设置成日英双语,通过人与狗的语言隔阂,将观众带入狗的视角,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这个操着异国语言的幻想世界,营造了影片独特的氛围。而在大陆上映的版本里,狗类说的英语有字幕,人类说的日语没字幕,则很好地还原了影片所要表达的感觉。观众能否接受这种形式虽然是个未知数,但敢于冒着市场遇冷的风险还原导演的意图,则实属难得。

影片的核心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故事:一个小男孩与一只狗。关于救赎与自我救赎的童话已经讲得够多,它没有多么复杂、烧脑的剧情,却让人能从中做出很多解读,特别是当它由韦斯·安德森来掌控时。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让皮克斯来制作这种题材,大致会是一副什么景象。《犬之岛》宣泄感情的方式更具导演个人色彩,人与狗之间的联系也更为内敛。在影片的主舞台——75万只狗被放逐的垃圾岛上,弥漫着绝望和死亡的气息,但影片通过色彩和构图,却营造出一幅奇怪而迷人的景象。

继《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之后,韦斯·安德森再次投入定格动画的怀抱。这种艰辛、枯燥的动画制作方式,倒是很契合导演对画面平衡感的狂热追求,可以不厌其烦地对每个场景进行各个层面上的微调。《犬之岛》借此表现出人与狗两个不同世界的碰撞,而被物理规则所束缚的定格动画人偶,在日本文化大杂烩背景下进行略带神经质的表演时,这种刻意为之的稍显不自然的动作不仅毫无违和感,反而有种独特的魅力。与有些掺杂大量CG的所谓新时代定格动画不同,《犬之岛》还坚持着那份质朴,而狗参与打架时腾起的一团团由线团组成的烟雾,令人每次看到都会心一笑。

虽然和《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系出同源,《犬之岛》的风格却更为新奇和野心勃勃,我们看到的不是一本温暖的故事书,而是阴冷的浮世绘。在这个非写实的日本里,韦斯·安德森借助手工摆放的人偶,用惊人的细节和精力进行“写实”,让观众陶醉其中。在灰暗的基调下,狗与人的形象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垃圾岛上的狗蓬头垢面,但作为“人类最好的朋友”,韦斯·安德森赋予了它们笨拙又美妙的神态,它们皮毛散发的光芒是这个世界难觅的景色。不用讨论为了完成这部影片制作了多少个人偶和表情,惊人的数字带来的是触手可及的幻想世界。

镜头在阴沉的城市和垃圾岛之间来回跳跃,时光也从古代的日本流逝到略显压抑的未来。借助影片中的英语同声翻译和唯一一位留学生之口,观众可以窥探到这个日语世界的些许片段,但却永远无法真正了解它。这种古怪而复杂的语言把戏,将神话传说、太鼓、武士道、家族血脉、财阀政治、战争、活体生物实验、原子弹、政治闹剧、美国介入、阴谋论等等元素,一口气塞进100分钟里。导演表现的不是现实的日本,而是故意将西方人眼中的日本打碎糅合,这些在文化娱乐作品中常见的日本元素,此时展现出的则是一个既让人熟悉又荒诞不经的世界。韦斯·安德森所表现的是他要呈现的日本:过去与现实的日本、真实与虚幻的日本、文化大杂烩拼凑而成的日本与凭空创造出的日本。

影片结尾,反复铺垫的矛盾冲突在即将达到最高潮时,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结束了,荒诞的替补制度让阿塔里成了新市长。毫无规则的政府成员选拔与随性的讨论议题,本应成为朋友却再次变成上下级关系的“首领”,看起来是孩子们和狗狗取得了胜利,但事实上一切都没有改变。你可以将小林市长的“幡然醒悟”理解成大团圆结局,也可以将它看成是又一个轮回,韦斯·安德森的意图大概如此。

话虽如此,韦斯·安德森还是埋下了对于未来的希望,也许它可能不遂人意,但忠诚与友谊依然是值得珍视的东西。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