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家张柠: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创作是思想实验

2018-04-23 09:5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4月21日,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为广大文学爱好者讲解了俄国文学巨擘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盖棺之作《卡拉马佐夫兄弟》。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千龙网北京4月21日讯(记者 纪敬)雨一直下,都没有融化人们浓浓的“俄罗斯文学”情结,十月文学院里座无虚席。4月21日,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主讲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文学经典经久不衰的震撼力吸引了众多的文学爱好者。

《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后一部长篇小说,也是他最为成熟、艺术水准最高的作品。小说根据一桩真实的弑父案写就,讲述了外省地主卡拉马佐夫一家的惨剧。性格暴躁却真诚的大儿子德米特里,被虚无主义所折磨的伊凡,积怨已久而精神孱弱的私生子斯麦尔佳科夫,在不同程度上充当了杀死老卡拉马佐夫的凶手。最终,无辜的德米特里接受刑罚,真凶斯麦尔佳科夫畏罪自杀,伊凡因良心的内咎而精神错乱,只剩信仰宗教的小儿子阿辽沙撇家远行。这一崩溃的“偶合家庭”,既是分崩离析的俄国社会的缩影,又是对19世纪末俄国人精神状况的一次无人可及的“深描”。狂风暴雨般的心灵冲突,直击人心的精神审判,难以预料而又顺理成章的故事,与一个个狂放而深不可测的人物,在此处汇集,确立了这部著作的艺术地位。

比起托尔斯泰总是一副博学的样子,年轻时候的张柠更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他很亲切、很亲近。“有很多人一看托尔斯泰的著作以为他很容易打交道。有一个农民赶到庄园见托尔斯泰,一看他家里的陈设和贵族气派就吓尿了。年纪大了可能会喜欢托尔斯泰,比较稳妥。而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平民穷人出身,话也多,动不动就发抖、赌博,癫痫晕倒。现代主义的文学都是受惠于陀思妥耶夫斯基。”

巴赫金是非常重要的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学者,他出版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命名为复调小说,使得这个概念进入了小说形式研究史。“所谓的复调小说就是不同的声音并制在一起对话,但每一种声音都是自足、平等的,而不是说有作家在主导对话。”

张柠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是现代主义的鼻祖,所有的现代主义作家都要从他那里汲取营养。《罪与罚》《白痴》《少年》《群魔》一直到《卡拉马佐夫兄弟》是思想实验,把人类最重要以及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全部揭示出来。在俄罗斯研究宗教和哲学的学者都必须研究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的作品无所不包,把文学、思想和哲学都融在里面。

“名家讲经典”由北京市西城区文委、十月文学院主办,北京电视台、千龙网协办。而本场讲座也是俄罗斯文学单元的第三讲。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纪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