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喜剧创作的典型示范

2018-04-17 08:06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出喜剧创作的典型示范

◎高尚

本月初,第四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上,云南省话剧院的喜剧《拯救大兵友友》在国家话剧院小剧场演出三天。本剧讲述了新兵任友友带着独生子女的毛病入伍后,同战友、上级以及家人发生的一系列啼笑皆非又颇具教育意义的故事。

这出《拯救大兵友友》让人笑得自然真诚。一出喜剧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一定离不开喜剧技法的高明运用。在喜剧中,“笑”的产生可以通过矛盾、重复、突转、误会等手段实现,而其中“矛盾”的制造,不仅成为使观众发笑的重要原因,同样成为“拯救”剧中人物的重要因素。

剧中的任友友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独生子女,他的自尊心的烈度之强,已经到达了一种境界——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总是能够找到相应的、“合适”的理由,因此面对任何针对自己的意见,就表现出一副刀枪不入的嘴硬姿态。编剧设置了任友友这样的一个嘴硬的独生子女形象,同时在本剧开场就抛给了观众第一个矛盾——战友们想要纠正任友友的心态。但是很快,解决这个矛盾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后果,两名战友败下阵来,不仅没有让任友友认识到良苦用心,反而被他用三寸不烂之舌生生扭转局面,战友变成了被提意见的人。一旁的班长发现事情并没有朝着自己预料的方向发展,赶忙上前解围,然而很快也同样“沦陷”在了任友友的“嘴硬”之下,不知不觉“承认”了自己存在的缺点和不足。于是乎,一场本意针对任友友的抗挫折训练瞬间变成了三名战友的自我检讨会,本该自我检讨的任友友成为了监督三人自我检讨的那个人。最后反应过来的班长和战友无言以对,班长也没有忍住自己的急脾气,同任友友激烈争吵起来,为此还遭到了指导员的严厉批评。观众们被任友友的嘴硬不断地逗笑,同时也被班长和战友所呈现的无奈和郁闷所逗笑。

谎言的诞生,让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任友友撒谎自己打靶满分并获得了三等功后,虚假的荣耀和家人的误信导致了许多让主人公应接不暇的麻烦:女友得知这个消息,声称马上就要坐飞机过来;父母比女朋友还要迅速,立马开车来到军营探望。于是,隐瞒真相成为此时主人公最大的行动任务,同时也抛出了这一阶段甚至可以称为整部剧作最大的矛盾——主人公怎么不让自己败露又能做到让即将探望自己的亲人们满意。于是乎,从这里开始,编剧将自己喜剧的才华呈现在观众面前。大矛盾下无数小矛盾,主人公陷入到了谎言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其实,剧中需要被拯救的人物不仅是主人公任友友,还包括在年幼时形成他性格的母亲张桂芬。任友友选择拉拢对自己最为疼爱实为溺爱的母亲帮助自己圆谎。母亲张桂芬得知真相后,为了保住儿子的自尊心,她最终选择帮助儿子撒一个更大的谎。于是乎,主人公任友友和母亲为了完成谎言,在矛盾、误会的漩涡中四处“飘荡”,制造笑料。

王宝社先生写出过当年轰动一时的《让你离不成》《托儿》《王爷与邮差》等喜剧和小品,完成这样一部作品可谓驾轻就熟,给编剧初学者呈现了一出喜剧创作的典型示范。

当然,都说瑕不掩瑜,但是其中的“瑕”我们不能完全忽略。过多过频的暗场换场的确给现场观感带来一定影响。作为“既定”演出场所的舞台,本身就是一种限制。我们要打破的是固定的舞台带给人物行动的限制,此间创作者和观众其实是共同完成了依靠想象力实现时空任行的效果,而非如同影视剧一般实在笨拙的转换,否则就可能失去舞台特有的意义了吧。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