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孤儿》:外交官书写非洲荒野传奇

2018-03-13 08:52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大象孤儿》:外交官书写非洲荒野传奇

外交官眼里的非洲是怎样的?

曾在非洲肯尼亚担任5年外交官的吴诗凡说:“在非洲度过美好一天,好过在其他地方虚度一生。”

在吴诗凡的笔下,非洲的美足以令任何旅人痴迷:“一轮夕阳挂在山尖,黄昏的天空布满橘黄色的晚霞。这里海拔高达2000米,草原上空气清新,能见度极高,可以看见远处树顶上两只黑白相间的象犀鸟正在寻找落脚的地方。往西往南,更远处的地方,肯尼亚山雪白的山顶若隐若现。”

在非洲,随处可见摄人心魄的美,也随时可能遇见死亡、疾病和流离失所。

吴诗凡曾在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和外交学院就读硕士学位,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进修。他担任过中国驻肯尼亚使馆一秘、新闻处主任兼发言人。

“在肯尼亚,我参与了很多非洲重要历史事件的应对,包括撤侨、遭遇恐怖袭击、华人同胞遇害,还参与了演员李冰冰和蓝球运动员姚明在非洲的大象保护活动。我不但见识了非洲大草原的野性自然,看到了动物大迁移的壮观,还亲眼目睹了盗猎大象的血腥残酷,亲身经历了恐怖袭击的惊心动魄,看见了很多华人、非洲朋友的悲欢离合。”吴诗凡说。

“不去非洲怕非洲,去了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回到中国后,吴诗凡仍会梦见那片土地的青山草原,还有那些可爱又可怜的大象孤儿。半夜醒来,他常以为自己身处非洲大草原的帐篷。吴诗凡决定写一本小说,记录路过他人生的非洲传奇,“致敬那即将消失的野性与自然”。

历经两年的写作,2018年1月,以野生动物保护为主题的小说《大象孤儿》面世。《大象孤儿》的背景建立于一些当代的真实事件,如非洲大象之王萨陶被杀、科特迪瓦内乱、内罗毕维斯盖特商场恐怖袭击、大象孤儿院拯救……小说讲述了80后战地记者翰文、90后野保巡护员雪颢、盗猎分子卡茅等人,同大象之王家族三代的爱与冲突,以及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生死恋歌。

作家阿来评价,《大象孤儿》的可贵之处在于,它让我们看到了那片充满自然生命力的非洲大地上,不仅有战争与流血,还有救赎与希望。

吴诗凡告诉记者,行走在非洲,体验是撕裂的,也许你前两天还醉心于纯朴美好的自然景致,欣赏过一群大象的生活动态,而很可能过两天这群大象就变成尸体了。

为获取象牙,穷凶极恶的盗猎者用冲锋枪、毒箭、陷阱捕杀大象,再用大刀、斧头、锯子割下象牙。而失去母象的小象成了孤儿,失去母乳喂养和家族庇护,死神近在咫尺。

“这就是今天非洲大象的命运:它们正站在黄昏的边缘,即将走进漫长的黑夜,很可能看不到明天早晨的太阳。这是今天地球上很多野生动物的命运。”吴诗凡在《大象孤儿》中以悲凉的笔调写道。

在非洲,吴诗凡还多次参与野生动物保护活动,他是中国象牙禁贸推动者之一,曾提出保护非洲大象的政策建议,促进中国同非洲开展野生动物保护合作。

在肯尼亚担任外交官期间,吴诗凡欣慰地发现,志愿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的人群出现了越来越多中国面孔,比如辞去公职远赴非洲保护狮子和大象的志愿者星巴。“‘星巴’在斯瓦希里语就是狮子的意思,星巴辞去公职去非洲做野生动物保护,家里人都觉得他疯了。但是他坚持了6年,成立非洲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基金,干了很多事。”

这个群体正在不断扩大,很多申请去非洲做志愿者的都是90后大学生。“我觉得他们是没有被世俗所污染的一代,他们愿意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很多国家都比过去更重视野生动物的保护。2018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商业性象牙加工销售活动,全面禁止象牙贸易。

“《大象孤儿》只是非洲故事的开始,小说将出少儿版、绘本、儿童剧和电影。我还会写更多关于非洲题材的小说,把那片遥远大陆的爱恨情仇带给中国还有全世界的读者。”吴诗凡说,《大象孤儿》小说的影视改编已提上日程,电影的气质可能会有点像《走出非洲》,“有一种非常美好的东西被人毁灭的痛心感”。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沈杰群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