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远征:我不需要话题 我需要作品

2018-03-13 08:42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冯远征:我不需要话题,我需要作品

曾有一个“小鲜肉”,通过中间人请冯远征做自己的私人教师。冯远征没答应,“一对一不可能教会表演,他应该到电影学院读一个进修班”。中间人说:“嗨,他哪有时间读进修班。”冯远征说:“好,那就让他继续做‘小鲜肉’吧。”

提起这段往事,冯远征说:“年轻演员应该有一个时间段,把基本功练好,把基础知识学好,才能慢慢地从所谓‘鲜肉’、所谓明星、所谓流量,变成真正的演员。”

“我叫冯远征,是北京人艺的一名演员。”近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征在文艺界别的小组讨论时说。同组的其他政协委员说:“我们都认识你,你不用自我介绍。”冯远征笑:“还是有必要的,直到今天,还有人叫我安嘉和。”

16年前塑造了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对冯远征来说喜忧参半,全国观众几乎都认识了他,却很难再记住他之后的角色。最近,又流行一个词,“老戏骨”,冯远征自然被归于这个分类之下。但他不觉得这是个新鲜事,“老戏骨一直都在,只不过之前大家关心得少”,“我们是做演员的,不是做明星的,我不需要话题,我需要的是作品”。

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热映时,不少人由此批评中国演员:“你看人家为了一部戏减肥增肥,多么敬业,我们中国演员在干什么?为什么拍不出这样的电影?”冯远征说:“其实中国电影这样的故事很多,只是没有人来告诉现在的年轻人。”

电影《一九四二》拍摄时,演员每天蹚趟泥水,白天是泥水,晚上就冻成冰,穿什么都没用,脚下垫的暖宝宝也冻得像冰块,回到屋里,膝盖以下都没知觉,必须用热水烫脚,烫20分钟才能缓过来。

冯远征在《一九四二》中饰演的长工瞎鹿,牙齿是脏的,化妆时需要先上一遍酒精胶,5分钟后上一遍颜色,然后再上一遍酒精胶,每次光画牙齿就得花半个小时。而到了卸妆时,必须用酒精,每卸一次,冯远征的口腔黏膜就脱落一次。

至于改变体重,更是演员的家常便饭。“孙淳为了演袁世凯,增肥30多斤,拍下一部戏时,就要马上把这30多斤减掉;蒋雯丽为了演《立春》,也增肥30多斤,之后减肥差点伤了身体。”冯远征说,“每个演员都在为这份事业付出。但是,我说的是演员,不是说明星。”

冯远征说:“中国电影未来3年会进入文艺片时代,像去年的《无问西东》就得到了观众的青睐。最开始‘小鲜肉’兴盛时,很多演员接不到戏,我跟他们说,‘等两年,准有戏’,现在,果然。电视剧也是如此。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上一定会有越来越高质量的需求。而好的艺术作品是引导观众,不是迎合观众。”

有时候,拍戏并不是冯远征的主业,他更多活跃于北京人艺的话剧舞台。北京人艺近年来频出“爆款”,原创大戏《玩家》春节期间的上座率在90%以上;《窝头会馆》一票难求,竟引发观众通宵排队购票。

冯远征说:“以前人们的业余活动是吃饭唱歌、洗脚洗澡,现在慢慢地,老百姓开始关注、喜欢高雅艺术,这是一个提升,让我们文艺工作者很兴奋。这也证明了我们院团这些年所做的文艺普及工作是有成效的。老百姓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文艺工作者也真正关注观众需要什么。”

北京人艺拥有不少铁杆粉丝,每次上演新戏,上海的观众就坐高铁来,广州、深圳的就搭飞机来,周一一早再返回。最让冯远征感动的是几位从山西赶来的观众,他们是老师,常常会带着小学生来看戏,一路安排学生的吃住行。“我相信人艺未来的观众,会在他们中间产生,也会有更多的孩子能从事艺术工作。”

冯远征是演员,也是老师,北京人艺从2017年起推出青年演员培训计划,请蓝天野、濮存昕、冯远征等“老戏骨”授课,冯远征还在北京电影学院给摄影系的学生教了5年表演课。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要教学摄影的孩子学表演?冯远征说,拍戏的时候,摄影师可能跟不上演员的表演,也可能他认为画面最美的时候,演员的表演不是最好的,所以拍好一部电影,需要摄影和表演互相理解配合。好的摄影师更是可以改行做导演,比如张艺谋、顾长卫。

5年带了近100个学生,社会反响不错,冯远征笑言:“想想10年后,那些好导演都是咱们的学生!”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蒋肖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