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300岁以上古树105棵

2018-03-12 14:45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作为故宫博特院的研究员、副院长,对故宫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以第一人称“我”的视角,从故宫建立的渊源写起,然后直奔坐拥天下的太和殿,结合自己的情感,分门别类地介绍皇城的墙、柳、门、院等等,仿佛你就身在其中,触手可及地摸到皇城的一砖一瓦一栏杆。

紫禁城建筑占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 有彩绘的约14万平方米

以前用颜色是非常等级森严的,上至文武百官,下到平头百姓。

故宫就是原来的紫禁城。它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无法抗拒的强烈视觉冲击。很难说清楚到底是它的建筑形态,还是它的建筑色彩。

紫禁城,正如这个名字一样,紫禁红是它的主色调。你置身在故宫之中,放眼望去,你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视觉上的错觉,你看到的红,不是红,是大紫大红。但如果你站在高处,又变成满目皆黄了,如果你低头扫下广场的地面、房屋的根基,你又看到灰白的石、灰的砖、深灰的“金砖”。

紫禁城以红为主色,红、黄、灰构成基本色。任何一种常态的东西,只要被反复地渲染、极端地铺张,就足以改变人们的视觉、感觉,以致心理、思维;若再加以人为地操纵、垄断,则必然如此。如红色的围墙、黄色的屋顶、黄色的装饰,包括服饰,只能由皇帝及与皇帝直接相关或皇帝批准后使用。

但紫禁城并不满足只拥有这样最夺目的色彩。因此,中国皇宫的彩绘更需要隆重地介绍一番。

首先,皇宫彩绘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能使最暗淡的地方成为最靓丽、最繁华之处。

其次,皇宫彩绘大得无法丈量。只能大体上做个统计:紫禁城建筑占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有彩绘的建筑占地面积约14万平方米。

从外檐、斗拱、脊檩到天花,也就是整个建筑的上半部分,从外到里全都有彩绘。

最高等级的彩绘叫和玺彩绘 以龙凤图案为核心大面积贴金

能看到的地方有彩绘,看不到的地方也有彩绘。

中国的木结构本就复杂,皇宫建筑尤甚。皇宫的彩绘和皇宫的木构件一样复杂。在异常繁复的木结构上作异常繁复的油饰彩绘,繁复复繁复,奢华无以复加。

宫殿彩绘的用料也是最精致、最昂贵的。

皇宫的彩绘以青、绿、红、金为主色,其实几乎所有的色彩都用上了,用遍了。

白色的汉白玉底座、红墙、红柱、红门窗、黄黄的屋顶,夹在这些单纯、庄重色彩之间的那些用遍了各种色彩的花花绿绿的彩绘,花得格外出色,格外出彩,格外靓丽。

好看归好看,但绝不允许为了好看乱了规矩。好看必须服从等级,一定得按照等级出色出彩。

最高等级叫和玺彩绘,以龙凤图案为核心,大面积贴金,庄重辉煌,用于紫禁城中轴线上的大殿及其他宫殿区域帝后出入的殿堂。

次一等级的叫旋子彩绘,因基本构图为旋涡状花纹而得名,稳定中有流动感,多用于次要的宫殿、配殿、门廊等。

再次一等的叫苏式彩绘,因源于苏州地区而得名,布局灵活,题材广泛,山水人物,花鸟鱼虫,用于生活区域及宫廷花园间的亭台楼阁。

所有的色彩组合起来、排列开来形成长长的、宽宽的彩练、不受时空、季节、气候影响的不褪色的彩练、不老的彩练,立体地舞动着,集体地舞动着,不知疲倦地舞动着。高低延绵,上下起伏,节奏明快,旋律舒缓……

660多岁古柏为何被封“遮阴侯”?

紫禁城里的主要场所,特别是在举行隆重仪式的大场面里看不到花草树木,但在一些附属地带,还是有一些绿色生命在生长着。

一场大雪压断了紫禁城御花园里的不少树枝。

故宫博物院研究明清家具的一位专家拣出一根杯口般粗的柏树枝,数数年轮,足足160 年。紫禁城中,御花园里,碗口粗、桶口粗、一人合抱、两人合抱的古树老枝比比皆是。

乾隆年间的《日下旧闻考》记有:御花园内珍石罗布、嘉木葱郁,又有古柏藤萝,皆数百年物。乾隆《咏御花园藤萝》诗中有“禁松三百余年久”的句子。

御花园里大概既有古柏藤萝,又有古松藤萝。现在御花园的古柏藤萝在东侧的万春亭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枯死了的,或者老死了的连理古柏枝干,被年年嫩绿一回的藤萝攀援缠绕。可以确切算出时间来的,是枯柏藤萝的北边,摛藻堂与堆秀山之间的一株古柏。

据乾隆皇帝自己说,他在下江南的船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御花园里的这株柏树跟着他下江南了。江南太阳如火,这柏树就站出来为他遮阴。回宫后乾隆皇帝特地到御花园看望了这株柏树,并亲封此柏为“遮阴侯”,还写了一首诗:“摛藻堂边一株柏,根盘厚地枝擎天。八千春秋仅传说,厥寿少当四百年。”

这是在乾隆十四年(1749)。从那时至今,又过了260多年了。就按400年加260 年算,至少660多岁。

“御园古柏森森列”,其中不少看样子比“遮阴侯”还要苍老。想想这地方,它们比紫禁城还要苍老许多也在情理之中。对于没有几处绿荫的巨大无比的紫禁城来说,最北面的御花园、东边的乾隆花园、西边的慈宁花园和武英殿东侧的十八棵槐一带,真是毫无生气的红色紫禁城里仅有的几片生机盎然的绿洲,弥足珍贵。

按照现在对列入文物级的古树名木的挂牌保护管理办法,紫禁城里树龄300 年以上挂红牌的一级古树105 棵,树龄100 年以上挂绿牌的二级古树343 棵。

其中柏树最多,依次为松、槐。想来除了取其长寿常青的寓意外,与柏树含“百子”音、义,与周代朝廷植三槐、三公位于三槐、后来的“三槐”代“三公”及“槐阴”相关。御花园里的龙爪槐正好是三棵,最大最老的那棵,主干周长达163 厘米,据说树龄少的也在500 年以上。虽说500 年只长了3 米高,但盘结如盖、老态龙钟的枝干绿叶年年槐阴罩地。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李文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