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艳:记住我演的角色 而不是我这个人

2018-03-05 08:0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顾艳:记住我演的角色,而不是我这个人

答题者:顾艳

提问者:木子吉

时间:2018年1月

手记

见到顾艳时,她刚下飞机第一时间自己打车赶来,比预定的时间提早不少。她的容貌状态和实际年龄的反差,大得足以让人惊掉下巴,举手投足间的那份优雅从容和礼貌谦恭更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和前一天在舞台上看到的她演绎得粗粝冷漠、时不时爆粗口的“坏”女人实在难以画上等号。她很爱笑,和她聊天如沐春风,掩着嘴笑起来时特别纯净,还有点儿小娇羞,温柔纤细,特有的南方女人味,美得亲切。

简历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早年荣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奖、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中国电视电影百合奖优秀女演员等奖项,精湛的演技备受业界认可。近年来活跃在电视荧幕上,在多部影视节目中塑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母亲”,“婆婆”形象。近年作品:《我的!体育老师》《婆婆来了》《二胎时代》《我的媳妇是女王》等。

1 您在戏剧《洪水》中出演妈妈一 角,和您近几年在荧幕上塑造的“妈妈婆婆”形象比有什么区别吗?

《洪水》这个戏是澳洲的一个戏,和我们国家的妈妈是不太一样的,人物关系也不一样。她非常有典型意义,有人性的挣扎,在互相求生存中互相牺牲。国内接的很多电视剧没有反映如此深刻的人性一面的女性角色,大多以男女主角情感线为主,妈妈是配角。去年夏天我接到这个本子,当时看了澳洲三个女演员的照片觉得很震撼。都是中年以上的演员,演妈妈的80多岁,两个女儿也有四五十岁,三位演员的形象很有力度,不是表象的好看,而是经过岁月种种磨炼后的对生命的渴望,很有魅力很迷人。

我看剧本时,第一遍还没怎么看懂,但是就觉得这本子不会错,看到第三遍的时候,才慢慢明白。好剧本总是让你有许多的思考和琢磨,不是什么都写在字面上。我们从11月8日开始排练,一直到演出完,慢慢地感到这个戏不光是澳洲的故事,而是有可能发生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的故事。这个故事变得真实而贴近生活,戏的信息量很大。

2 时隔27年再回舞台,这一轮 《洪水》演出下来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这个剧组整个排练和演出大家都很愉快,从澳洲的导演身上我也学到很多东西,她身上没有任何受到年龄的限制而影响工作的举动,在工作中就像个没有年龄感的人(其实她也50多岁了),看不出她身上任何我们现在讲的养生(放慢生活节奏)等等的观念,全身充满了能量,非常努力。她更不会因为我年龄大了而特别关照我。通过和她的合作,我也开始在想今后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是否也应该改变。人生只有一次,是否年纪越大,做事更应尽力,不应什么都先把年龄放在首位,给自己找很多的借口?

(问:您日常生活中看起来很优雅,和戏中角色反差很大,你是如何找到角色感觉的?)

导演要求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物身上有一种坏脾气,一种独有的幽默,疯癫而胆小如鼠的感觉,导演很会挖掘演员内心深处的东西。有一天她让我演一只坏老鼠,这只老鼠有人在时会如何,没人时会如何,被大家追打时又会如何等等,慢慢地我找到了,她说这个人物就需要这些感觉,后来扩大再扩大,人物性格的立体感就出来了。

3 您是如何走上演艺这条路的,受母亲的影响大吗?

我从小跟着父母在剧团长大,跟着他们东跑西跑,在舞台边玩儿。我的妈妈是浙江省话剧团的演员,后来饰演的87版电视剧《红楼梦》里的王夫人。

她没有说非要我当演员,我只是一直在看戏,几乎不大出剧团大院的门,好像天底下只知道一个职业就是演员,不当演员不知道去干什么,这就是我的成长环境。也许是环境决定了我的命运吧。

4 从1982年《家风》出道算起,您很早就获得一些荣誉,飞天奖最佳女配角、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等等,在上升的演艺事业期后有一段时间淡出,您如何回顾自己的演艺经历?

我是上戏78级的,1982年毕业,本科生第一批。那时工农兵学员没有了,突然一下子很多人考戏剧学院,那时候都要求工农兵形象,高大全。要能演农民啊,演朴实的老百姓。毕业后我留校当了助教,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十年主要就是拍电影和电视剧,那时候的电视剧是上下集。在戏剧学院也演出了一些话剧。近10年的时间真是疯了一样的演戏,好像演戏就是生命的全部。

到1991年,我觉得应该有所改变,人生不光只是演戏,一辈子只演戏那也太可怜了。正好那时出现了“出国热”,演艺界一大批人都出国去学习深造,去看世界。那时候不像现在,拍一部戏没有多少片酬,如果像现在一样演主角有几千万的收入,可能就没有这个勇气放弃了。

出国后我学了服装设计,然后完成了结婚,生孩子,学语言等女人应该完成的事情,生活非常充实。在国外生活了九年,到2000年的时候,我突然非常想演戏,好像觉得演员是我的天职。那一年回国再度开始演戏后,就一直演到现在。有朋友说:你这次再回来演戏可能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捂嘴笑)。

5 留学和在国外的生活经历给您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我觉得演员需要有这样一个阶段,说是沉淀也好,重新再出发再思考也好,不然的话新鲜感会没有。演了十年的戏该要想想你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喜欢。另外我一直觉得出国去接受另一种文化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它让你了解更多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开阔眼界,不是井底之蛙。不光去那儿旅行,而是深入进去,这不是用钱能买到的人生经历。

6 您认为演员工作是您的天职吗?

应该是吧。因为这三十几年,我中间断过好几次工作,一般人很难又给它接续起来,或者接得不怎么好。可我觉得我很幸运,我的平台都很好。比如上戏毕业就留在上海,那时上海的影视发展比北京好,我一直有许多的机会,对年轻人来讲机会很重要。出国以后再回来不久就有了经纪公司,我签的经纪公司也都是大公司,所以一直很顺利,没有浪费时间,这对女演员很重要。我想老天爷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就是想让我继续演戏(笑)。当然你自己人品要好,还有就是戏要好、要有实力,再加上合作的平台好就会顺风顺水吧。这次《洪水》我也没有想到合作的平台这么好(开心笑),和专业的团队在做专业的事,没有杂念只是想把戏做好,其实是很开心的事。

7 演员这个职业您认为最大价值是什么?

演员是专业性很强的职业,是体力活,还是个技巧活,需要不断演才能让自己的技巧成熟。这个职业对于我来说就是喜欢,不喜欢的话一天都做不了,非常苦,舞台剧就更苦了。因为喜欢,就可以坚持下来,坚持下来就很OK。命里注定要吃这碗饭,其他也不用乱想了。

8 回国后的一段时期经常演婆婆妈妈的角色,被称为“星妈专业户”,您现在接戏的标准是什么?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也没演过小姑娘,我本身就是大青衣,不是小花旦,演嫂子出身的。《洪水》之后我也觉得可以放下一些了。以后接戏确实好的就接,用些时间去做其他事情。应更加慎重地安排自己从60到100岁的人生内容(哈哈大笑)。

9 今年“上戏的逆袭”令人关注,无论是拿金马奖的涂们还是话题度高的年轻人,对你的母校及后辈怎么看?

我在上戏共待了13年,从1982年到1991年一直都在学校。那时候助教就两个人,一个我,一个李媛媛,她在《围城》里演苏文纨,已经去世了。学校对我们两个人都非常好,宠着我们。那段时间学院所有话剧几乎都由我演女主角,那时的话剧是很受人尊重的。这次《洪水》里的母亲跟我在上戏读大三时演《物理学家》中的疯人院院长有异曲同工之处,很个性化。我那时二十多岁要演一个六十多岁的外国老太太、当时我知道女演员可以塑造个性化人物,这对女演员走到晚年以后的表演是很有帮助的,我学到了。不是每一个学生都能学到的,如果一直演花旦,以漂亮为武器,是很难学到的。上戏对我很好,我很幸运。我很感谢我的母校!

10 对于影视和舞台,您如何评价?

两个完全不同的工作。影视靠镜头说话,有时候不是演员也可以演,但舞台不行,不要说不会演戏,一般的人上台连走路都不会。我是舞台演员出身,我觉得舞台更有魅力。舞台是你在控制一切,而影视是镜头控制一切,演员的幸福感是不能相提而论的。舞台没有局限可以演各式各样的人物及世界名著。

11 您对当下的戏剧怎么看?

我觉得现在的戏剧不是很景气,看的人都是送票。为什么要送票?我们半价票才一百多块钱,现在很少有付不起一百多块钱的。我觉得一定要自己买票进剧场,我有个朋友就是这样子的,“你不要给我买票,我已经在网上订好了,我买票进剧场然后给你献花,很时尚的”(笑得很开心)。真心希望大家买票来剧场欣赏话剧。

12 您微博曾经感叹“糊里糊涂到了自己不喜欢的年龄”,是对年龄的不甘和无奈?

其实每个人都有对年龄无奈的时刻。作为演员一定会面对年纪大了/戏的分量少了/成为配角了等等。对待这些如果过于纠结,心态就会不好。不如把这个放掉,扩大自己的视野,把兴趣转移到其他一些地方,你就会变得很快乐,比方说花呀草呀画画呀健身呀等等,让自己的兴趣广泛一点。一个人年纪大了没有兴趣爱好其实是不应该的。年龄大了要把兴趣的事当工作做,把工作的事当兴趣做,这样就会有很好的平衡。

13 您希望被永远记住吗?

噢,不要不要不要(一迭声地摆手),好累噢。“哎呀!被吓到了”(捂心口状),那我要付出多少,失去多少,才会得到这个,不要不要。(笑)我比较在意的是,到100岁的时候还依然健康。当然能记住我演的戏更好,记住我演的角色,而不是我这个人。

14 看您在做一个公众微信号,写一些美文和衣品穿搭的心得,还有自己画的花花草草,像个优雅的小公主,这是平时您生活里的状态?

是的,我的公众微信号叫《悠悠芳草园》。其实演员有时候很无聊的,也想找些其他事情做做。三年前有个女孩子跟我说“顾老师你可以做个公众号啊”,然后她帮我解决技术的问题,我做了两年,一开始我就觉得,“啊哟,怎么会有一千多个人看。”后来常态在200多个人,我已经很满足了。内容是自己想的,一开始翻译了一本书——《法国女人》,是个比较优雅的主题。后来又换到了女性的生活方式、流行时尚、旅行等等。我对这些方面很敏感,去旅行的时候也会记下一些感想,回来在公众号上聊聊。

我画水彩,断断续续画了好几年。其实从小最讨厌的就是画画,去日本之后好一些,绘画打动了我,后来我去了一个教室,老师给我根铅笔,让我自己先画。日本的老师好像没有教你什么,而是不断地肯定你,慢慢你就会了,自己的风格就形成了。我对花也很有兴趣,养了很多花,对着它们写生。

15 您觉得如何增加女性魅力?

女人不要透露出欲望很强的那种感觉,对金钱也好对物质也好,不要从内心有一种欲求不满的感觉。那种女人我觉得不美。还有就是不要太忙,太忙太累把自己推到死角上,这样的女人会觉得不可爱,不智慧。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朵花,没有人跟你相同,做个非常自如的自己,你就会有自信有魅力,不需要外人的评判。

16 您的养颜之道是什么?

女人最关键的是心态,年轻的时候大家都漂亮,可三十岁以后就是个心态问题。一路走过来,心态好的女人走到最后还是很美的,自然地老去、很舒服地老去。心态不好的女人一目了然,很勉强地去够一个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其实不美。

17 对于儿子的成长您参与的教育多吗?

我的儿子已经工作了,我老是问他开不开心,我希望他要开心。对于他我基本上不管,是放养。特别是现在,我基本上都是听儿子的。他母语是日语,高中时候想要考中文检定,我们就支持他,大学考试前他要去考英语检定,我们也支持他。大三时想要去美国读一年书,我们就说OK。他有自己的规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就很不错了。希望以后他有个温馨的家庭,我就很满足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18 最近看了些什么电影作品?

我排戏的时候住在中间剧场的旁边,中间影院的NTlive非常好,是英国最棒的演员演的舞台戏录下来的,非常棒!我看了《理查三世》《美狄亚》《圣女贞德》,那真是享受,只有看这些作品才知道我们和他们的差距,我感到很羞愧。

19 您喜欢阅读的书有什么?

我一般住在日本,平时喜欢看一些日本的书。我比较偏向于女性随笔或是些能解决心理问题的书。

20 您喜欢的旅行方式是什么?

我特别喜欢旅行,比较喜欢欧洲,想去世界各地看花。比方说三月的樱花,四月的郁金香,五月的玫瑰,会随着花季去看花去旅行。

21 您未来的两到三年有什么规划?

2018的5月《洪水》要去上海演出,希望能带给上海观众的是一部不负众望的好戏。未来的两到三年有好戏就拍,没有好戏我就画画。

本版文/木子吉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木子吉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