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春节尬聊,我有反套路“过年铠甲”

2018-02-13 08:48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件自带吐槽气质的卫衣,实实在在反映了年轻人内心对春节的爱与怕。到底从何时起,你开始害怕老家亲戚们无休无止的追问—— 来吧春节尬聊,我有反套路“过年铠甲”

春节将至,一件“过年铠甲”忽然流行于95后的朋友圈。

所谓铠甲,其实是一件自带吐槽气质的卫衣,两条袖子上分别印着“新春快乐”“恭喜发财”,仿佛大门两侧贴着喜庆的春联。然而“推门”进去,卫衣正面冲出一大片冷冰冰的“弹幕”:“别问成绩了吧”“工资保密”“交流障碍”“没有对象”“您家孩子最棒棒”……

毫无疑问,这件卫衣是过年穿给亲戚看的,七大姑八大姨关心的所有问题,标准答案都在身上呢!望周知,请勿继续骚扰。

淘宝上已开始兜售这款卫衣,商品名也清一色取得直白:“过年交流障碍我没有对象别问成绩啦卫衣”“过年回家防拷问神器”“春节自救网红毛衣”等。许多网友赞叹衣服设计到心坎儿上了,有人还不满足,表示卫衣和毛衣穿里面看不到,求出一款厚外套,最好印上荧光字体,“能保证闪到眼的那种”。

也有网友不乐观地说,该衣服依然“阻止不了七姑八大姨的嘴”,以及你可能会被妈妈打残、扫地出门。

“过年铠甲”颇有娱乐调侃性质,但实实在在反映了大家内心对春节的爱与怕。到底是从何时起,我们开始害怕老家亲戚们的提问?95后的春节真的需要一件“过年铠甲”吗?

心披“铠甲”,有时是出于对自我人生选择的坚持。

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的95后谭斯文,觉得容易让她不舒服的亲戚提问是关于大学专业、经历的问题,“他们会觉得你的选择不是很好,会一个劲儿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被亲戚屡屡直接追问为什么学俄语、为什么自掏腰包去非洲支教做义工,那些自己获得充分精神满足的选择,却遭到亲戚的评头论足甚至较为伤人的评判,这让谭斯文感到“三观不合”。

此时,她为了避免进一步“暴击”,会迅速转移聊天话题。“有些远方亲戚关系很脆弱,如果互怼破坏关系还是很可惜的。”

有时“铠甲”也温柔可亲,不拒人于千里之外。

“网上出现‘过年铠甲’,可能是没看清尬聊背后的东西。亲戚是好心,而且即使尬聊你也能有收获。”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的95后孔祥昱感觉自己身上并不需要“铠甲”。他向来享受春节气氛,亦能和登门的亲戚聊得愉快,“无论我们这一年过得多么糟,所有人都笑呵呵的”。

事实上亲戚的有些提问,也会令孔祥昱感到不自然。比如“谜之叙旧”,一听说他是清华学生,许多亲戚便连连感叹:“哎呀当时抱着3岁的你,我就知道你能上清华了!”比如追问感情,一听说他没有女朋友,亲戚的眼神“就会从期待变成冷漠、失望,然后再变成嘘寒问暖‘没事,好好学习很重要’”。

最令孔祥昱尴尬的亲戚提问,莫过于“清华学生是否整天都在认真学习”——他每进一个亲戚家门,都会被问一次。

“我会说‘没有没有,和各个大学一样,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但这个回答亲戚们都不满意,觉得上清华的人一定24小时在学习。”面临高频率的重复“尬问”,孔祥昱倾向于以积极沟通的方式应对。“我会跟他们阐述人不应该单一追求学习,而要多元化发展。我用接收到的先进教育理念和比较高端的词语阐述,他们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就不再继续争论这个问题了。”

在孔祥昱看来,与其过早判定话不投机,不妨懂得发现共同话题。“如果进门发现亲戚正在看篮球比赛,我就和看得最专注的人聊天。在血缘关系上多一重兴趣爱好是挺好的事情。”

看到在朋友圈刷屏的“过年铠甲”,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陈欣铎说:“年轻人有一些模式化,脑海里喜欢二分法,感觉一定要屏蔽亲戚的话。这事应该看淡,不要无形中制造隔阂。”

陈欣铎会被亲戚追问专业的话题。“我学生物,他们常会问我是否研究癌症?怎么看转基因大米?这时候你放下脑海里的正确答案,点头就行,不戳穿错误,还要迎合他们。”

“说白了都是套路,你一句我一句,彼此开心就好。”陈欣铎总结。

武汉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研究所教师陈武认为,相较于上几代人,90后和家庭分离的时间点更早,成长轨迹导致与上一代差异变大;他们拥有更为强烈明确的边界感,追求独立,因而交流中不适应上一代人边界薄弱的随意发问。

陈武觉得,“过年铠甲”“春节见亲戚指南”之所以在社交圈火爆,一方面每当身处辞旧迎新的节日,人习惯于反思总结和展望未来,对很多事更为敏感;另一方面,90后、95后在心理上已经形成了“两个家庭”——原生家庭和打拼城市的新圈子新家庭。“你回不去原生家庭,父母也融不进新的家庭,两者冲突很大,在春节体现尤为集中,两者切换很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而“过年铠甲”,是青年独特心理动态的投射,亦是高度契合当前网络文化的产物。陈武指出,年轻人偏爱自黑、吐槽,而“过年铠甲”正包含了这种幽默的原理,“你自己先把有些东西挑明了,感觉能减轻一些压力”。

更重要的是,“过年铠甲”体现了95后们暗藏心底的矛盾情感。陈武提到,今年火爆的“佛系青年”“旅行青蛙”,表明青年非常期待单纯的家庭亲密关系,动机不刻意、不攀比、不世俗,“关心就是真诚的关心”。

“青年希望父母不要干预我、导演我,是我自己做主选择,不是你影响我做选择。”陈武觉得,对过年亲戚提问的反感,反射出95后对“佛系家庭关系”的盼望。但同时,他们意识到这只是一种理想,毕竟老家亲戚不可能都达到自己在大城市社交圈的状态,此间对话注定难合胃口。

夹在希望和无奈之间,“过年铠甲”是95后精神的保护色,更是对纯粹、新型家族关系的期待。

一年又一年,春节去了又来。而许多寻求“铠甲护身”的青年,面对家乡面孔,也在努力寻找理性与感性之间的最佳平衡点。

一位知乎网友评论,绝大多数亲戚本意不是为了使你难堪,只是因为没话题,而他们又没掌握良好的聊天技巧,所以产生了这种一问一答的尴尬场面。这位网友的策略是:在串门前花几分钟想想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他们也能理解的事情。

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的邹蓓,描绘了她脑海里最理想的走亲戚状态:大家不必尬聊,最好在打麻将、打扑克等游戏氛围中度过愉快一天,因为此过程中每个人说的话很随意,很美好,时间很快就过去。“大家谈一谈这一年有意思的事情,我更多想了解这些东西。”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2月13日 08 版)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沈杰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