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包袱铺能否把套路玩出新意

2018-02-09 10:20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嘻哈包袱铺能否把套路玩出新意

从霸屏各大电视台春晚,到宣布电影处女作《兄弟,别闹!》定档暑期,嘻哈包袱铺一时颇受舆论关注。成立于2008年的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仅用半年时间就在相声演出界占据一席之地,随后不但参加了《欢乐喜剧人》、《喜剧者联盟》等综艺节目,还借直播拓宽演出渠道,如今跨界试水电影,还将推出电影同名网剧。但这样喜剧版图全平台拓展的套路已被德云社所实践,嘻哈包袱铺重走老路能否玩出新花样?

行业降温借资本生还

2008年嘻哈包袱铺成立时,正是相声这门有2000多年历史的艺术表演形式的低谷时期。2009年,郭德纲带领的德云社异军突起,为相声小剧场杀出一条血路,而嘻哈包袱铺这支几乎全由“80后”组成的团体,也接着这股强劲的相声风潮,成为第二家火起来的民营相声团体。

与其他相声演出不同的是,嘻哈包袱铺的演出形式和内容很“反传统”,除了长袍,演员们也会穿着休闲T恤、戴着鸭舌帽说相声,并巧妙地将网络语、流行语、新闻事件穿插在传统相声里,一个个段子调侃的都是新近发生的事,有强烈的时代感和喜剧感,这让嘻哈包袱铺快速打响了名声。2012年,嘻哈包袱铺在北京同时拥有西直门、安贞门、鼓楼、崇文门4个剧场,每周要演出27场,一个月演出108场。团队成员也由二三十人发展到近百人,并把舞台延伸到了上海等国内主要城市。

但在北京相声市场急速降温的大背景下,嘻哈包袱铺也难逃行业剧变。统计数据显示,京城的相声剧场最多时约有50多家,然而到了2014年,这50多家相声剧场仅有21家处于营业状态。也正是这一年,曾经在北京拥有4家分店的嘻哈包袱铺也仅剩1家店在坚持演出。

就在业内外对相声剧场经营普遍看衰时,2015年,嘻哈包袱铺掌门人高晓攀宣布他的北京晓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晓攀文化”)获得来自宋城演艺的A轮融资,这使嘻哈包袱铺成为相声界第一家成功获得融资的团体。随后,宋城演艺以26.02亿元收购互联网演艺平台六间房,嘻哈包袱铺在六间房开设专区,试水互联网市场。

相较于相声小剧场演出对观众人数的限制,新兴的直播行业显然为相声演出拓宽了观看渠道,嘻哈包袱铺也搭上了直播的快车。负责高晓攀宣传推广的初心喜乐文化传媒商务部高级经理王星辰表示,高晓攀想通过这个新鲜的模式了解到底有多少人会在线观看相声演出,这个形式对于他个人和嘻哈包袱铺的发展都有推动作用。

多渠道拓展喜剧版图

虽然难说观看相声演出已成规模,但嘻哈包袱铺却已不再满足“蜗居”于小剧场,并开始逐渐扩张自己的喜剧版图。早在2010年,高晓攀就成立了自己的话剧社——嘻哈乐透社,策划的一系列相声剧自主项目在演出市场大获成功,比如2011年推出的《超级新白娘子传奇之有碘咸》,是嘻哈包袱铺走向巅峰的经典作品之一,曾经创造了连续两个月场场爆满的纪录。

2015年,高晓攀携嘻哈包袱铺28位演员出战《欢乐喜剧人》第一季。其实在《欢乐喜剧人》第一季中,相声一度被人称做 “弱势群体”,不只是表演相声的人员少,次数也屈指可数,从首发的喜剧人李菁开始到补位的曹云金以及第九期补位的高晓攀,相声代表只有三位,最终冲击总决赛的也仅剩高晓攀的嘻哈包袱铺,却仍铩羽而归。

除了借助综艺提升话题度,有了大鹏、开心麻花做示范,嘻哈包袱铺也开始跨界涉足影视领域。作为嘻哈包袱铺进军大银幕的开山之作,电影《兄弟,别闹!》衍生自高晓攀同名相声剧作品,曾引发众多网友追捧。为了宣传电影,《兄弟,别闹!》同名话剧在全国的巡演已超过百余场,2017年也将会有同名网剧上线。身兼导演和主演的高晓攀坦言,会本着一颗谦卑的心立志做一部有质感的电影,并将“嘻哈包袱铺”的喜剧风格进行到底。

从剧场演出起家,到傍身综艺、跨界影视,嘻哈包袱铺的经营路线可谓与德云社如出一辙。《欢乐喜剧人》、《花样男团》、《纲到你身边》等综艺节目中,都少不了郭德纲的身影;2015年,由郭德纲执导,于谦、孟非、岳云鹏、张鹤伦等主演的德云社大电影《我要幸福》举办了启动仪式,德云社还成立了也行电影公司。然而原定于2016年9月30上映的电影最终不了了之。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很多喜剧团体开始将已有观众基础的喜剧IP改编为电影,但是话剧与相声等喜剧的表现形式与电影有很大差别,并不容易取得成功。

发展需回归创作本源

“喜剧产业是热门生意,想要做好却不容易。”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或者团体而言,优质的人才团队和充裕的资本基础都是保证公司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元素。从这两点来看,嘻哈包袱铺显然还有所欠缺。

2011年前后,不少相声演出团体先后崛起,包括现在火热的开心麻花团队,以及李菁、何云伟、曹云金等,开始“抢占”演出市场,嘻哈包袱铺的票房逐渐受到影响。而先后两次的人员流失,特别是2014年高晓攀和嘻哈创始人之一王惟的分家,王惟一下带走了30多名演员成立了“聚乐部”,并以更高的场租“夺走”鼓楼、西直门两个剧场,这对高晓攀和嘻哈包袱铺来说都是个不小的打击。

除了核心成员的流失,嘻哈包袱铺的公司制度也很不完善。成立于2009年6月的晓攀文化,在经营嘻哈包袱铺的同时兼顾曲艺、话剧、演出等多方面的文化经营活动。高晓攀表示要搭建三个平台发展“笑”的事业,分别是人才输出平台;造星平台,通过自己打造的明星带动剧场的发展;衍生出来的明星经济,比如通过嘻哈包袱铺这个品牌,打造每个人自己的节目。但身兼艺人、商人、创作者等多重身份的高晓攀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和精力完成这些目标。

在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看来,除了团体建设与运营,观众对于由来已久的相声内容、形式也难免产生审美疲劳,但喜剧行业市场需求大,发展速度快,若想留住观众,相声团体还是要回归内容这个本源上,仅以德云社为例,无论是涉足综艺还是影视,最终还是要靠内容说话,“相声所面临的真正危机还在创作上,创作滞后于表演是最大的问题,创作是中心任务,作品是立身之本,能推出好作品才能在行业站稳脚跟”。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卢扬 王嘉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