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歌剧《泰伊思》首次登陆中国

2018-01-29 08:2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儒勒·马斯奈是法国横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浪漫主义作曲家,他创作的《曼侬》被认为是与《卡门》《浮士德》齐名的法国观众最喜爱的歌剧,歌剧《泰伊思》在国际歌剧舞台也影响广泛,是一部在国际著名歌剧院经常上演的歌剧。2月2日至6日,国家大剧院全新制作推出的歌剧《泰伊思》将迎来首轮演出,这也是这部歌剧首次在中国上演。“歌剧之王”普拉西多·多明戈将继《纳布科》《西蒙·波卡涅拉》《麦克白》之后四度加盟国家大剧院制作,出演该剧中的男主角阿塔纳埃尔。

《泰伊思》是一部什么歌剧?

歌剧《泰伊思》是法国作曲家马斯奈1894年创作首演的歌剧,根据“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阿纳托尔·法朗士创作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马斯奈不仅创作了脍炙人口的《沉思曲》,众多旋律优美的咏叹调与重唱,同时,深懂“女人心”的作曲家通过有着强烈对比的音乐表现出交际花泰伊思与圣女泰伊思的迥异心境,并将阿塔纳埃尔起初的坚定虔诚、欲念燃起时的不安、深陷对泰伊思爱恋时的苦痛与挣扎,表现得既富于戏剧性又有人性深度。而剧中第二幕第一场和第二场之间的间奏曲《沉思曲》则是这部作品中流传最广的小提琴曲,其旋律悠扬动人,成为小提琴演奏家们经常演奏的作品。

歌剧《泰伊思》以古埃及名城亚历山大为背景,叙述了一位在沙漠中修行的圣僧拯救女交际花泰伊思的故事。圣僧阿塔纳埃尔冒险进城将沉迷于纸醉金迷生活中的金粉女泰伊思带出。苦苦劝告她离开花红酒绿的交际圈,皈依宗教。泰伊思终于被打动,决定入修道院当修女。但圣僧却被泰伊思的青春美丽所打动,爱上了泰伊思。在他决定为之献身的上帝和爱情之间,圣僧备受折磨,他逃离了修道院游走四方。但最终他摆脱不了对泰伊思的思念回到了泰伊思身旁,此时泰伊思已病入膏肓。圣僧匍匐在爱情脚下,圣人成了罪人,罪人的灵魂却升入了天堂,故事凄美动人。作品表现人在欲望和诱惑面前的内心纠结,表达人性的毁灭与救赎。这部歌剧上演120多年来,经过几代歌剧人的演绎,曾有过众多种风格的制作,也受到很多歌唱家的喜爱。

导演带给观众怎样的《泰伊思》?

马斯奈的《泰伊思》对于中国观众来说,除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沉思曲》,剧情与创作背景都相对陌生。为了向观众充分、清晰地表现这部具有象征意义的歌剧经典,国家大剧院再一次邀请世界著名导演、舞美设计大师乌戈·德·安纳担纲本剧的导演、舞美设计、服装设计,他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泰伊思》一直是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但是从20世纪中叶开始,《泰伊思》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在过去的几年中,这部歌剧迎来了自己的复兴期,众多知名歌剧院纷纷再次将其搬上舞台。亚历山大港的名妓泰伊思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盛名之下的她却有年华不再、容颜衰弛的隐忧。修道士阿塔纳埃尔执着于感化泰伊思,使她成为一名基督徒。他成功了,泰伊思抛却了自己罪孽的生活,来到修道院寻求庇护。然而与此同时,阿塔纳埃尔意识到自己其实渴慕着泰伊思的身体。两人各自开启了一段属于自己的心路历程,但是在这部法国作曲家儒勒·马斯奈以无比精妙的音乐精心打造的歌剧中,两人并没有任何深度的交集。”

说到如何展现马斯奈的音乐,乌戈导演说:“在《泰伊思》中,马斯奈利用了故事发生于亚历山大港的事实,不断地以东方元素为音乐增色——即使这样的处理仅仅是流于表面。一片香烟缭绕中,泰伊思乞灵于维纳斯,优雅的神秘曲调完美地契合了场景的意境。当阿塔纳埃尔和泰伊思在凄清的夜幕下离开泰伊思的住所,马斯奈通过增加东方元素,让《泰伊思》有了鲜明的时代感。《泰伊思》实际上是一部音乐诗,其元素不仅构筑了舞台场景,并且在一个超越真实、更富于象征意味的空间内织就富有戏剧性的表演。象征着神圣、牺牲、苦修的空间由两个元素构成:一个是木头,代表十字架上的1000个碎片;另一个是荆棘王冠,代表着受难和殉道。所有的舞美布景元素,即平台和推车,均是可移动的,它们不断变换,表现剧中人漫长连续的旅途以及抵达亚历山大港的情形,其间的沙漠场景通过舞美元素的不断变动,以及阿塔纳埃尔的多样而如梦的视野得到呈现——后者将在投影技术的协助下完成。我们还构筑了19世纪剧院镜框式舞台局部,以表现泰伊思这一人物以及水的概念。”

《沉思曲》是《泰伊思》中观众最关注的段落,乌戈导演说:“泰伊思在镜中的影子,正如著名的小提琴独奏乐段泰伊思冥想曲对于她一生的映照。除去极具戏剧张力的开头之外,泰伊思冥想曲并没有描述泰伊思最后信仰的转变,而是描绘了内心的痛苦挣扎,以及一个迷失并渴望救赎的灵魂所经历的重重矛盾;一个恐惧年华老去、生命消逝,又害怕找到真我的女性所经历的矛盾。此时此刻,通过精心设计和投影的帮助,我们将会将内心的挣扎和困住备受折磨的泰伊思的幽灵们呈现于舞台之上。”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伦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