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留住古典红木之美

2018-01-20 08:4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京作红木家具非遗传承人刘更生

只有榫卯结构,但风吹雨打百年不松动;不用喷刷油漆,一层烫蜡赋予它独特的质感;大红酸枝、花梨等红木材质古色古香,从明清流传至今……京作,是红木家具制作中的重要流派,古老工艺传递出的宫廷文化气质让无数人神往。

“京作家具不只是简单的桌和椅,而是让世界了解中国厚重历史和文化的‘窗口’!”刘更生是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硬木家具传承人,北京金隅天坛家具龙顺成工作室京作红木家具第五代传人。和红木打了35年交道,在他手中,红木像能变魔术似的,成为古朴而精美的家居艺术品。

夜以继日练就木匠好手艺

走进位于西三旗的龙顺成家具制作工厂,红木特有的清香味扑鼻而来,偌大的厂房内,加工、画线、雕刻和上蜡区依次排开,最深处是“刘更生京作家具大师工作室”。工作台前,刘更生指导着徒弟复原一件清代红木家具,散落在面前的一堆木料,已经有了雏形。

在他学徒的年代,做家具讲究的是每个流程都要熟稔于心,没有机器加工,仅靠一双手就能做出家具。

“打小听着刨锯凿锉声儿长大,小时候就和木头结缘了!”刘更生笑着说。他父亲是老字号龙顺成的一名老木匠,老爷子1983年退休后,18岁的刘更生接了父亲的班。木工活都是从三年学徒开始,第一次给木头凿孔时他没用心,拿起锤子就往里凿,被师傅从后面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把我打醒了,不能给父亲丢脸,得争一口气!”他暗下决心。

“怎么打好一个眼儿?首先你得把木板放在屁股下边压一半,然后拿着锤子侧着身体用力均匀凿,那个眼儿打出来才光滑,木头也不会开裂。”刘更生经常瞪大眼睛盯着师傅的姿势,不断琢磨技巧,等别人下了班,他就用一些废料慢慢练,一练就到半夜。

细看刘更生的手,伤痕多得数不过来。由于总拿锯,他的右手小指都有些变形。“我心里憋着一股学好手艺的劲儿,再苦再累也得撑过去!”过了一年多,他就掌握了全部木匠活儿,学徒两年多就能够独立操作,三年后,他比同期进厂的年轻人基本功都扎实。

为雕竹节纹连续钻研三个月

刘更生的木工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1989年,他第一次独当一面,参与了北京饭店贵宾楼等多个重大项目的家具制作任务。虽然任务要求高、工期紧,不过他都顺利完成,一件件红木家具在他的精雕细琢中鲜活生动起来。

木匠磨炼手上功夫,更磨炼心性。雕刻是京作家具的精华所在,更需要沉下心来悉心钻研。

刚学雕刻的时候,师傅让刘更生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公园。他纳闷着来到了天坛公园,这才恍然大悟——那时天坛公园有大片竹园。他把形态各异的竹子描在纸上,赶回厂子在废木料上雕刻竹节花纹,可师傅看了后还是直摇头。刘更生的牛劲儿上来了,他连续三个月泡在了公园里,对着竹子一发愣就是一天,晚上再练习雕刻。三个月后,他终于刻出了活灵活现的竹节花纹,师傅满意地点头了。

积累了大量红木家具工艺知识,刘更生还牵头做起了另一项工作——古旧家具修复。残损家具经常缺的部件太多,想要复原得查资料、翻图谱,更得靠一双巧手,否则只会因破坏性修复而降低家具的价值。凭借丰富的经验和精湛的手艺,刘更生先后主持修复了黄花梨木春椅、紫檀木转桌等上百件明清古旧家具。

创新改良打造“元首座椅”

在刘更生看来,红木家具制作既要继承传统,也得大胆创新。

2014年,APEC会议召开的前几个月,刘更生接到了设计制作“元首座椅”的任务。可一把皇宫椅少说也得20公斤,挪动很不方便,如何与现代化、快节奏的会议需求匹配是个大难题。

“为什么不能像现代转椅一样加个滑轮呢?”刘更生灵光一现。经过精心设计,他在皇宫椅托泥下边的内凹处隐藏了一个直径约两厘米的滑轮,外观上完全没有破坏中式家具的美感。

在刘更生的推动下,龙顺成还推出了酒柜、沙发、双人床等红木家具新样式,更符合现代人审美需求。龙顺成今年还将推出近百款文创产品,包括手链、项链、手机壳、雕塑等各类工艺品,让红木文化走进更多寻常百姓家。

作为京作红木家具非遗传承人,刘更生认为,自己最大的使命与职责,就是像当年师傅带徒弟一样,把自己掌握的技艺毫不“藏私”地全部传授给下一代,使京作红木家具制作和修复工艺更好地传承下去。

“红木家具老手艺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可不能断了!”刘更生轻抚着红木感叹。午后阳光从厂房的落地窗洒了进来,徒弟点了点头,继续伏案雕刻,恍如刘更生当年学徒的一幕再次定格。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作者:潘福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