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利肯:至少还有那把小提琴走出避难营

2018-01-18 08:06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马利肯 至少还有那把小提琴走出避难营

本周日在北展剧场,将上演一场独特的演奏会。音乐会的主角是小提琴演奏家艾拉·马利肯,这位黎巴嫩出生的爱美尼亚小提琴演奏家,对于中国观众来讲,还相当陌生。其实,他在欧洲已经出道十年。蓬松的头发,满脸的胡须,演奏起来充满激情,甚至会在舞台上跳跃或跪下,而演奏风格又从古典到摇滚,既有莫扎特和帕格尼尼,又有现代摇滚乐。前天,他带着他那把“魔琴”走过前门大街,并奏响绚丽的音符,引来行人驻足。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他说:“我对中国还很陌生,但当我得知要来中国演出时,非常激动。我会尽量了解中国文化,希望能够吸收中国文化元素到我的音乐中。”

小提琴:从大屠杀中走来

马利肯这几年的演出所到之处都受到观众的喜爱。他有一把有故事的琴,这把琴被他拉出了激情,拉出了“魔性”。马利肯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把小提琴是我爷爷的,它并非出自著名品牌。记得当年我刚从黎巴嫩到德国留学时,看到同伴们用的都是很名贵而优质的小提琴,我曾因为这把琴过于普通而感到羞耻,所以我努力地练习,还想出一些故事,比如告诉同学这把小提琴也很牛,是意大利‘饺子’牌的。”

马利肯的祖父是亚美尼亚人,多年前在一个针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中,祖父从一个朋友手中接过一把小提琴,就是这把。祖父佯装成乐队成员,才幸免于难。这把琴后来被当作这个家庭的护身符一样传给了马利肯的父亲,然后又传给了马利肯。马利肯出生于黎巴嫩,小时候也经历过内战,在炮火当中他依然不忘演奏。“这把小提琴如此珍贵,绝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它代表着一种精神,一种音乐在我的家族生存和传承的精神。”

在马利肯12岁时,他开了人生中第一场小提琴独奏会。“那时候黎巴嫩仍处于内战当中,居然有机会可以给大家呈现一场演出,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恩赐。那时我觉得自己可能是那个年代国内唯一的小提琴手。当时在避难营里有很多人,基本上是大家会什么就干什么,比如会跳舞的就跳舞,会拉琴的就拉琴。在那种困境中,大家也在尽量找些乐子。”

战争年代演奏小提琴对马利肯以后的职业生涯也有不小的影响呢。他说:“当年困顿的经历让我学会感恩,珍惜我会的东西。我从黎巴嫩去欧洲的时候,觉得欧洲人不太知足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但我之前的经历让我非常珍惜在欧洲学习的机会。”

颠覆:古典音乐融入摇滚乐

马利肯的启蒙老师是他的父亲——一位古典音乐小提琴演奏家,但是马利肯却与古典音乐家并不沾边,他的音乐里有很多元素。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当年在学习的时候,因为生活所迫,曾在酒吧和俱乐部演出,你会发现客人众口难调。你演奏巴赫、莫扎特,很多人不喜欢这么严肃,说没意思,还会往你身上扔东西,让你拉些不同类型的东西。当时也是突发灵感,我就真开始去尝试其他类型,后来我自己写了一个曲子,一个基本的旋律,我会根据不同的场合和客人不同的要求改变,做出了很多版本,所以客人想听什么,都没有问题。那时候我意识到,原来音乐的世界并不简单,大家喜欢不同的口味。于是我开始了解、学习其他的内容,慢慢地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一场演奏会完全颠覆古典音乐的呈现方式,是如保策划出来的?马利肯说:“没有人帮我包装策划,完全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这个路子。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风格,我根据自己学到的东西、接触到的人和一些经历,然后创出来的这条路子。在音乐会中讲述自己的经历,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能给大家取取乐,后来我越加越长,讲的东西越来越多,用这样的方式演出大概有十年了。不知道这种方式在中国会有什么样的效果?我姐姐对摇滚乐特别感兴趣,我也深受影响,因此在演出的时候,也有些摇滚乐的融入,也有专门摇滚风格改编的曲目,比如演奏齐柏林飞艇乐队、大卫·鲍威的作品等等。”

音乐:希望感动战争中的人

从战乱的黎巴嫩到欧洲学习音乐,马利肯也对音乐有所反思,他告诉北青报记者:“我肯定是没有能力去改变战争这个现实,但我要说音乐永远可以感动人、打动人,我希望能用自己的音乐去感动观众,包括那些战争中的人们。”

现在的马利肯在世界各地演出,每一场演奏会都会有数千人观看,哪怕是在西班牙的小城市。他在台上时而疯狂,时而忧伤,从莫扎特、帕格尼尼、柴可夫斯基到摇滚乐,他说:“现在我父亲已经可以接受摇滚乐了,但是我姐姐对古典音乐还是不能接受。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剧场里、在舞台上作曲,很少会在家作曲。我的创作很多是即兴的,可能我性格中激情的一面更多一些吧。”

说到在舞台上又蹦又跳,有时还跪在舞台上演奏,马利肯说:“我这种夸张的演出形式并非哗众取宠。我曾有幸接触到一些音乐家和表演家,比如说舞蹈演员之类的,我会看到新的表演形式。我在拉小提琴的时候音乐会给我启发,我觉得很有激情的时候,才会有这些看似夸张其实很自然的动作流露在舞台上。”谈到曲目的选择,马利肯称并没有什么偏好,“只是拉我喜欢的东西,包括古典音乐也包括流行音乐”。他称,这次在中国的演出选择的都是自己喜欢的曲目。“我会在我的音乐里加入黎巴嫩的亚美尼亚人的风格,还有阿拉伯的风格在里面。因为之前我的黎巴嫩同胞并没有音乐家会融入这种风格,所以我会很好地利用这一点,创作自己风格的作品。”

马利肯满头的黑乱卷发与满脸的络腮胡子独具个性,颇为引人注目。是有造型师帮忙打理吗?对此马利肯回答:“我日常生活中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人给我打理。”他在台上演奏时激情四射,讲述故事时异常活泼。台下的他又是什么样子?马利肯笑称:“台下跟台上的我很不一样。我比较内向,不爱说话。我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开始还有点喜欢听小提琴,现在却完全不喜欢了。我觉得有点失望。”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伦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