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的理由》:再现一段克服绝望走出抑郁的生命之旅

2018-01-02 14:3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活下去的理由立体封100

《活下去的理由》(英)马特·海格(Matt Haig )著 赵燕飞译 江西人民出版社·后浪出版公司出版 2018年1月

内容简介

24岁时,作者马特·海格不幸被命运选中,成为抑郁症患者。本书讲述了这个并不比任何人坚强的年轻人,一点一滴克服精神上的极度痛苦,从绝望中活下来的故事。  

在《活下去的理由》中,马特一面以文学手法精确再现那些不被理解、无法言说又撕心裂肺的精神痛苦,代抑郁症患者发出那些不曾被世界听到的呼喊;一面又用举重若轻的笔调,讲述他在爱的陪伴下一次次击退黑暗的经历,向读者分享了一场绝望与希望并存、黑暗和温暖交织的生命之旅。

著名演员乔安娜·林莉称这本书“甚至能救活几条人命”,亚马逊读者称“想把这本书拿给所有人看,因为它说出了自己无法表达的心声”。

名人推荐  

☆  如果将人类比作罐头,那马特·海格的文字就是开罐器。

——珍妮特•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知名作家,《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作者

☆ 马特对于人类处境有一种悲悯,无论是其光明的一面还是黑暗的一面。

——尼尔•盖曼(Neil Gaiman),著名幻想小说家

☆ 这是一本绝妙的书,那些为抑郁症所苦的人,身边有人受抑郁症折磨的人(差不多每个人都有),都应该读一读。

——S·J·沃森(S·J·Watson),畅销小说《别相信任何人》作者

☆ 太棒了……这是一本睿智、幽默,带来生命肯定与救赎的书。

——乔安妮·哈里斯(Joanne Harris),畅销小说《浓情巧克力》作者

☆ 马特·海格的形容让心理课本上的症状条文突然鲜活了起来。

——许皓宜,心理咨询师

☆ 我认为这是一部小型的杰作,它甚至可能救活几条人命。

——乔安娜·林莉(Joanna Lumley),英国著名女演员

☆ 把难以启齿的敏感话题从黑暗中解放出来,并照以光亮。

——麦克·帕林(Michael Palin),英国喜剧演员

 ☆ 我无法用言语表达这本书中蕴藏着多么大的救赎力量。阅读这本书的感觉,就像作者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他仿佛在对我说:“我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亚马逊读者

☆ 终于有一本关于抑郁症的书真的有用了!有过类似经历的读者一定会不停地点头,同意作者所说的一切。

这里没有心理学家们隔岸观火般的治疗方案,只是在讲述马特·海格与恐怖的黑狗相伴同行的真实经历。

它让我流泪,也让我欢笑,我为马特走出抑郁的那些瞬间而欢欣雀跃。

——goodreads读者

媒体推荐

☆《活下去的理由》不是那种普遍意义上的自助书,它反映了个体生命对危机的应对方式,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和创造性。这本书能够带给人们希望,帮助人们更好地认识自己。

——《卫报》(The Guardian)

☆ 看着这个年轻的生命被抑郁症消耗,本该是个令人心碎的故事,但这本书却带来了出人意料的温柔抚慰。

——《星期日邮报》(Sunday Mail)

☆ 一个关于作者是怎样从抑郁和自杀阴影中回归的温暖故事,在绝望的时候,它能给你带来安慰。

——《新政治家周刊》(New Statesman)

☆ 这本书不仅对抑郁者有用,还能帮助抑郁者的父母、伴侣、朋友了解所爱之人正在经历什么。它是希望的灯塔。

——stylist杂志

☆ 这里没有心理呓语,只有海格非常真实、接地气,充满智慧的叙述。书中很多句子都能引发联想,让你想把他们摘抄下来。

——《女性健康》(Women’s Health)

著者简介

马特·海格(Matt Haig),英国作家。在24岁时患上抑郁症,后通过写作踏上自我救赎之路。

马特著有《我遇见了人类》《英国最后一个家族》《如何停止时间》等多部畅销小说,均被改编为电影剧本。他还为孩子们写书,作品有《影子森林》《成为一只猫》《圣诞男孩》《圣诞女孩》等。

马特曾荣获斯马尔蒂斯文学奖(2009)、蓝彼得文学奖(2009)、美国图书馆协会亚里克斯文学奖(2011)、约克郡青年成就奖(2009)等荣誉,《纽约时报》称赞他是“兼具严谨与天赋的小说家”。他的作品曾被译为29种语言。

马特的妻子安德莉亚也是小说家。目前,他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生活在约克郡。

内文赏读

“最终,活着比自杀需要更大的勇气。”— 阿尔贝·加缪《快乐之死》

在我们正式开始前

每个人的头脑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发生故障的方式也是独一无二的。我的头脑出岔子的方式跟其他头脑略有不同。每个人的经验可能有重合, 但绝不会完全相同。我们可以使用“抑郁症”(或“焦虑症”“惊恐症”“强迫症”)这类统称,但要认识到,不同的人对它的体验也不会完全一样。

一千个抑郁症患者心中,有一千种抑郁症。痛苦的形式不同,程度不一,激起的反应也不一致。也就是说,如果一本书只有精确复制了我们的体验才算有用,那唯一值得阅读的书就只有我们自己写的了。

对于抑郁症、惊恐症和自杀倾向,不存在什么正确或错误,你接受它们本来的样子就好了。痛苦就像瑜伽,不是一项竞技性运动。但这些年来,我发现通过阅读同病相怜之人遭受痛苦、从痛苦中活下来及克服绝望的事迹,我感到获得了宽慰和希望。我期望这本书对你来说也是如此。

我死去的那一天

最初只是一个念头,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但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一秒钟后, 我的头脑里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 后脑勺靠近脖子的地方, 也就是小脑的部位, 出现了某种生理活动。强烈的脉动、颤抖, 好像有一只蝴蝶被困在里面, 还带有刺痛感。当时我不了解抑郁症和焦虑症会导致这些奇怪的生理反应, 我只以为我快死了。我的心脏不行了, 我不行了, 我急速下沉, 坠入一个让人窒息的幽闭空间。等我再过上一点能称得上“半正常”的生活,已经是一年多以后了。 那天之前,我对抑郁症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妈妈在我出生后有过短暂的抑郁症,我的曾祖母是自杀死的。这应该算有家族史吧,但我以前没太当回事。那年我二十四岁, 住在西班牙伊比萨岛安静、美丽的一角。在九月的短短两周中, 我就不得不返回伦敦, 返回现实世界, 与六年的学生生涯和暑期工作告别。我已经拖延了太久, 不愿真正步入成年, 这个问题像乌云一样一直悬在我头顶,现在它终于化为暴雨,浇在我身上。 头脑最怪异的地方是, 即使里面惊涛骇浪, 外表也可以风平浪静, 除你之外其他人根本看不出来。你的瞳孔可能放大, 说话可能前言不搭后语, 皮肤可能在流汗, 但全世界都对你的痛苦视而不见。正如那栋别墅里没有人知道我的感觉,不知道我身处地狱,也不理解为什么死亡对我那么有吸引力。我躺在床上三天三夜。但是没有睡觉。女友安德莉亚定时送些水或水果给我,我却吃不下。 窗户开着, 好让新鲜空气进来, 但房间里依旧很闷热。 我记得我很惊讶自己还活着。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夸张,但抑郁症和惊恐症只会让你有很夸张的想法。总之,我没有感到解脱, 我想死。不, 这么说不太准确, 我不想死, 我只是不想活着。我惧怕死亡, 死亡只发生在曾经活过的人身上, 还有无数人从来没有活过, 我想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就是那个古老、经典的愿望— 但愿我从未出生。我想成为三亿个没有抵达的精子之一。(正常是多么幸福的恩赐啊!我们都走在一条看不见的钢索上, 任何一秒钟都可能失足滑向深渊, 直面头脑中苏醒了的那个人对于存在的恐惧。)

为什么抑郁症很难被人理解 它是隐形的。 它不是“ 感到点难过”。 “抑郁症” 这有个名称不准确, 它让我想到瘪了的车胎,被刺穿了, 不能动了。或许去掉焦虑的抑郁症是这种感觉,但交织着恐惧的抑郁症根本不是这样。(诗人梅丽莎·布罗德[Mel i ssa Broder] 有一次发推特: 是哪个傻子叫它“抑郁症”?怎么不叫“我的胸腔挤满了蝙蝠,而且我看见一个鬼影”?) 病情最糟糕的时候, 你会发现自己绝望地想: 我宁愿得任何别的病,宁愿受任何身体上的病痛。因为头脑是无限的,它的折磨也是无边无际的。

你可以在患抑郁症的同时快乐着。就像你可以是一个清醒的酗酒者。 它并不总是有一个明显的病因。 它能“感染”百万富翁,发丝柔顺的人,婚姻幸福人士,刚被升职的人, 会跳踢踏舞、玩扑克牌魔术、弹吉他的人,毛孔紧致的人, 状态更新里散发着快乐的人—总之外表看起来毫无理由抑郁的人。   它是神秘的, 甚至饱受抑郁折磨的人也无法多了解它一分。

责任编辑:王双(QJ0015)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