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舞剧《木楼古歌》将进京演绎水族史

2017-12-19 14:5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12月19日讯 2017年12月28日和29日,来自黔南的大型水族题材舞剧《木楼古歌》即将在民族剧院隆重上演。《木楼古歌》是首部将“水书”作为载体的戏剧剧目,主创人员表示,借此次进京演出的契机,力争将《木楼古歌》打造成黔南的又一个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文艺精品剧目,为水书申遗工作创造厚重的砝码,扩大黔南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2017年12月28日和29日,来自黔南的大型水族题材舞剧《木楼古歌》即将在民族剧院隆重上演。图为演出剧照。主办方供图

《木楼古歌》分为“序·忆”、 “第一幕·塾”、“第二幕·义”、“第四幕·战”、“尾声·念”六个部分。整部舞剧以水族少女阿诺棉的人生经历为线索,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日寇入侵黔南的时代背景下,将水族民众用生命保护民族文化遗产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娓娓道来。阿诺棉与恋人青梅竹马,一起在父亲执教的“水书”学堂“偷艺”。他们阴差阳错结识了日本人铃木,却不料引来了侵略者对“水书”的觊觎和杀身之祸。最终阿诺棉的恋人被铃木杀害,父亲与万册水书在木楼中同归于尽。此后,阿诺棉独守被毁木楼数十年,最终成为保护、整理、研究水书的白发苍苍未嫁女。

沉淀20载,三易其稿的文化精品

好的剧本经得住历史的考验和时间的沉淀,《木楼古歌》实际上并不是一部新剧本,据悉,《木楼古歌》最初的创作诞生于1994年,是一部独幕话剧的剧本,1998年获得“98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小品小戏奖”二等奖。历经20余年,三易其稿后,成为现在的水族民族歌舞剧本。据导演董雪海介绍,现在的舞剧《木楼古歌》剧本与之前的大有不同,编导不是被动地根据剧本进行二次创作,而是从一开始就将舞剧和舞台的展示效果作为重要的参考要素,并融入剧本的创作中。所以舞剧的排演非常顺手,戏剧冲突的铺陈、爆发以及感染力都很适合用舞蹈来体现。

在创作过程中,为了深入了解水族文化,让整部剧的内容更加丰富,表现更贴合实际,导演组曾先后多次深入三都县都江镇坝辉村羊瓮寨、怎雷村了解当地民俗民风;观赏水族斗角舞,还录制了斗角舞整个表演过程;观看水歌演唱,体验水书先生授课过程;了解水族祭祀仪式等等。使得整部作品经得住推敲,经得起观众、时间和民族文化和民族情感的考验。

名家背书,拥有民族情结的主创团队

每一部成功的剧目,背后一定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做支撑,《木楼古歌》也毫不例外,这部剧的背后拥有着一个名不虚传的“名家”主创队伍。导演董雪海曾执导过多部舞剧和歌舞剧,还多次担任国家大型演出的总导演和执行导演,包括亚太经合组织(APEC)水立方晚宴及文艺演出等。音乐统筹汪洋、出品人莫红燕和编剧潘茂金都是贵州人,特别是贵州省省管专家莫红燕长期担任都匀市歌舞剧团团长,他们除了拥有较高的艺术水准外,还有日积月累、难以复制的当地生活经验。而作曲赵博、舞美吴迪等青年一代的创作者,将难得的广阔视野和艺术跨界合作经验都注入到了此次的创作中。

2017年12月28日和29日,来自黔南的大型水族题材舞剧《木楼古歌》即将在民族剧院隆重上演。图为演出剧照。主办方供图

由于没有台词,所有的情节和情绪都靠演员的肢体语言来表达,舞剧对演员的要求就更高一筹--既要拥有过硬的舞蹈基本功,又要有演员的表现力。《木楼古歌》的故事是建立在“水书”这一并不广为熟知的文化符号基础上,需要演员将自己完全浸入剧中人物所处的历史和民族环境中,浸入那些足够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中,在情绪铺垫的基础上,再将炉火纯青的舞蹈动作完美呈现。扮演阿诺棉恋人的胡适拥有非常丰富的舞剧演出经验,曾用娴熟的舞技征服数以万计的观众。女主演彭小瑜虽然是第一次参与舞剧演出,但表现力和情绪感染力都得到了编导们的一直肯定。男二号何仲达为了角色做了很多准备,足以见证“诗外功夫”的深厚。

艺术“联姻”非遗,古老文化的新生机

艺术是生活的缩影,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用水族古文字撰写的典籍“水书”在全剧中贯穿始终,是大写的“民族文化”魅力的代表。。“水书”内容不仅记载水族的时日、方位、星象、占卜等原始宗教、民间知识的典籍,也保存了珍贵的水族天象、历法和气象资料,是水族先民认识自然、了解自然的经验集成和水族人民生产生活的“百科全书”。几千年来“水书”是靠一代又一代的水书先生通过口传、手抄的形式流传下来的,如今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被拯救和保护已经刻不容缓。

戏剧演出,特别是像《木楼古歌》这样很容易受到感染和代入感的舞剧,为大众所喜闻乐见。通过这样的演出传播“水书”和水族的民族文化,有助于让非遗项目重放光彩。正如黔南州文广新局局长郭兴文所说:“打造黔南民族文化品牌,通向全国,走向世界是我们对这部舞剧的期望,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学习,传承,发展,真正的将民族文化的魅力向世界展示。”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