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湘《狂流》:灰度人生的黑白选择

2017-11-21 08:4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a

11月19日,“北美文学新锐二湘《狂流》新书分享会”于言几又书店举行。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没有人能誓言相许永不分离”,正如齐秦《狂流》中所唱的,每代人都有自己的青春,这么近又那么远。

日前,北美文学新锐二湘带着她的新书《狂流》,及作家郝景芳、评论家杨庆祥与读者分享了创作体会,及对青春的感悟。

《狂流》是作者二湘命运交响曲的第一部,是一部长篇青春爱情,婚姻感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北大物理系同宿舍三个女孩从20岁到40多岁各自的人生际遇,时间跨度从90年代初到2016年秋。以爱情为主线,从青春时代开始,至人到中年结束,其间经历了懵懂的大学时光、漫漫的留学生涯、艰辛的异国求职、下一代的出生、国外归来的重新打拼。

一个普遍的话题,如何使作品不失去个性?《狂流》里的人物都有生活原型,二湘在追求真实性,又要追求戏剧性和高于生活的元素。“我们是灰度人生,但是又不得不做黑白的选择。就像小说里的怡敏,她有孩子以后必须得选择结婚还是不结婚,这种你就没有办法灰度选择,人物便有了挣扎。”二湘认为不管是林晚还是怡敏,书中主人公的选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比较极端,并不是普通的人生路。

小说涉及单亲母亲、出轨、剩女、抑郁、爬藤、海归、小留学生等热点问题。故事突破了爱情故事的小格局,着重写命运之手和时代变迁对两代人的影响,不仅是爱情的狂流,更是时代的狂流,命运的狂流。评论家杨庆祥认为,《狂流》里面这些女性的行为,既有她们自己生命的逻辑,同时也受制于很多的局限。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需要文学或者艺术的原因,因为人们无法克服自己和历史的局限。在历史的狂流里裹胁着未知的命运往前走,在不确定性中寻找一种确定。当以文字为业的创作者把这种稍纵即逝的瞬间固定下来,把这种不确定性写出来,这就是一部好小说,也是一部现代小说的基本要求。

二湘笔下的女性不仅经济上独立,而且精神上独立,“精神上独立才可能像怡敏那样,即使有孩子也不需要婚姻,有自己独立的可能性。”每个人青春有不同的痛点,却都同样迷惘怅然,味道青涩但深藏心间。现代女性在经济乃至精神独立后,如何从传统的妻子和完整家庭的期许中跳出来,如何获得真正的自由和幸福,都是我在这部作品里努力探索的主题。二湘在《狂流》中的尝试,可以为“女性独立”的价值纹理和文化内涵带来更深思考。

作家郝景芳认为,二湘的文风简洁,行文流畅,冷静细致又深情感人。《狂流》具有很强的大时代感,留学生这个特殊群体的生活确实会引起非常多人的关心和共鸣,目前市面上写这部分的小说很少。(记者:纪敬)

wwzjy2017112101

《狂流》 作者:二湘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千龙网发 主办方供图)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