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美术馆成为“新艺术地标” 王中军:要建一百座美术馆

2017-11-07 08:26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王中军 要建一百座美术馆

“这里原本是我的马场,有些荒废了,感觉很可惜,我就想自己做收藏那么多年,干脆做一个空间,把自己的收藏摆一摆。不敢说它最具规模,但我敢说是最具匠心。”的确,2000余平方米的建筑空间,40余亩的美术馆院落,199棵松树的点缀,还有极简风格的白墙灰瓦,让王中军的松美术馆成了首都机场附近新的“艺术地标”,也在艺术圈内刷足了存在感。而比起以往豪掷千金购买艺术品却选择低调从不接受采访的他,这次在松美术馆接受采访时也算是“放飞了自我”,“这些年我赚到的钱几乎都买了艺术品,买完了有时候也后悔,为什么花那么多钱呢,但是爱好是控制不住的。”

关于松美术馆

谈初衷 建美术馆是“一时冲动”

相比于其他私人美术馆在建馆之前声势浩大的前期宣传,王中军的松美术馆可以说相当低调,而他自己则称建美术馆为“一时冲动”。“建美术馆的决定确实是有些随意,并没有提前制定一个特别详细的计划。这里原来是一个马场,有些荒废了,感觉很可惜,团队也没事干。我就想收藏了这么多年,干脆做一个艺术空间,把自己的收藏摆一摆,就找了一个设计师,与设计师沟通后基本上第一稿就是现在呈现的这个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整个过程沟通都非常顺畅,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做了一个很像美术馆的建筑。”而美术馆的外部园林、甚至连美术馆的名字也源于王中军的一时灵感,“突然想到院子里应该就只有一种树——就是松树,于是就把所有的植被都移出去了,种了199棵松树,有了这些树,就觉得这个气场非常喜欢,名字也就有了,原来都不知道取什么样的名字合适,‘中军美术馆’之类的想了很多,后来我觉得‘松’挺好,于是就叫松美术馆了。”目前,馆里的一切也是处于随性状态,没有馆长,没有艺术总监,王中军更是坦言,“还没想好怎么运营。”

谈观众 网红和小朋友居多

松美术馆的成人全价票是180元,对于公众来说,这个价格其实并不低。王中军也回应了定价的原则,“美术馆卖门票,我个人觉得卖门票并不是为了经济收入,而是对艺术品的尊重,另外我们也不希望太多人一起进到这个院子里,会和这里的环境和气场不大适合,美术馆应该是严肃的‘艺术殿堂’的感觉。”

目前,松美术馆已经运营了一个月的时间,对于观众的数量,王中军觉得“还可以”,他还顺便关心了一下观众的方向,“听说大部分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这里居然成了网红的聚集地,另外就是带小孩来看展览的家长居多,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风气,其实也达到了我创办美术馆的目的。”在王中军看来,一个美术馆一定要有美育的功能,“做展览首先是有品质,不会是为了展览而展览,如果我们后面的展览没有计划好,那这个展览就延期。希望这里吸引的,不仅是收藏家、艺术家,更有大众的关注,并成为社会的艺术文化聚合地,架起艺术与大众间的桥梁。”

谈首展 二十余年收藏的梳理

松美术馆开馆首展取名为“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为本次展览的重点,包括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等西方现代艺术大师之作,第二部分“中国现当代艺术”,展出了20世纪早期油画家直至当代具有代表性艺术家的作品,第三部分为“王中军的油画”,主要展示王中军个人作为当代画家创作的作品。在王中军看来,此次展览的线索,是对自己二十多年收藏生涯的系统梳理。“展览作品均为我的精选收藏,包括印象派、二十世纪初中国艺术及中国当代艺术几大部分。我将印象派视为古典艺术与现当代艺术的过渡,印象派绘画是最感动以及打动我的,也是近几年我投入最多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中,学院派是我较早开始涉足的,罗中立、靳尚谊、何多苓等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触动了无数八十年代中国年轻人,他们深深扎根在当时的社会土壤里。”

关于自己

谈收藏 开始买画就是为了装饰

王中军最为人知的身份莫过于华谊兄弟的创始人,而近年来,王中军频频现身拍卖行,而豪掷千金购买艺术品的消息,也常常让他登上艺术新闻的头条。然而王中军表示,自己购买艺术品的初衷就是单纯的因为喜欢,他至今仍记得二十多年前收藏的第一件作品,就是花了1万多美元买到了艾轩的油画,“我当时激动地把它挂在家里,总要去欣赏它。后来通过冯小刚的介绍,我和艾轩成了好朋友。所以我最原始的收藏目的是单纯的为了家居装饰,完全凭借自己的喜好与当时的需求感受,比较随意。”

松美术馆首展开幕当天,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也以“学术主持”的身份现身支持,在感动于王中军作为收藏家为中国的美术馆事业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对于王中军的收藏序列表示了学术肯定,“王中军先生在艺术收藏上具有宽阔的文化视野和独到的艺术眼光,从中国和西方现代以来的艺术关系上来建构他的收藏序列,通过中西艺术之间的比照,特别是聚焦现代艺术发展的一些重要特征,最终形成他的藏品特色,也形成鲜明的学术亮点。”

而在谈到自己的收藏原则时,王中军称,收藏比较遵循自己的审美取向,不太受他人影响。“我对收藏的喜好是有阶段性的,但收藏给我带来的乐趣会始终保留在记忆中。几十年来,从最初收藏系统的建立,到现在沿着脉络做添补,作品数量的积累,也让我产生了建立美术馆的想法。”王中军还坦言,这些年自己赚到的钱几乎都买了艺术品,“买完了有时候也后悔,为什么花那么多钱呢,但是爱好是控制不住的。”

谈目标 建100座美术馆

刚刚开幕的松美术馆,虽然被王中军称为“一时冲动”,然而冲动过后受到了肯定和鼓励的王中军,又萌生出了新的“美术馆群”计划,“我想中短期目标是在全国的大中型城市建造20座美术馆;相对长期的目标,是建成100座美术馆。中国当代艺术需要美术馆这一平台,我希望未来遍布全国的美术馆,得以增进公众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和欣赏,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带来推动,为中国艺术教育带来影响。”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张硕 松美术馆 供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