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建华:好二胡愉悦身心

2017-11-04 08:1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吕建华 好二胡愉悦身心

在民族乐器中,二胡作为主要传统弓弦乐器之一,迄今为止已有千余年历史,也有着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

然而,与同样是弓弦乐器的提琴相比,二胡的传统手工制作却举步维艰。“学校里有提琴制作系,却没有民族乐器制作系”,在有着30多年二胡传统制作经验的吕建华看来,虽然自己在业内早已享有制琴名家的盛誉,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个人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

多年来,吕建华一边制琴,一边把不少精力放在二胡传统制作的推广之上。他说:“我现在主要在做两件事情:一是二胡制作的数据化。我现在最大的心愿,一是整理和完善这些数据,规范制作,让人们可以有依据去追溯二胡的制作行业历史;二是二胡传统手工制作技艺的传承,现在全国范围内,还在坚持和继续完善纯手工制作二胡的,可能就我一个人了。”

吕建华

北京人,生于1965年3月5日。民族弓弦乐器制作名师,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二胡传统制作代表性传承人,文盛斋第四代传人,义和斋第三代传人,创办有琴心斋二胡制作工作室。先后师从琵琶制作传承人满瑞兴、著名乐器制作师韩贵赞,及沈阳音乐学院制作系教授赵广运。其对二胡的选料方法、琴体流线、整体比例和材料存放等方面有所改进,对二胡声音的稳定性和上下把位的均衡性亦有独到研究,形成了独有的形制与吕氏风格。

北京河北是二胡发源地

作为民族器乐的老大,二胡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据吕建华介绍,二胡的起源应该早于唐朝,他说:“最早发源于古代北部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奚族,因此二胡也被称为‘奚琴’。”吕建华说,因为奚族主要分布于北京、河北等地,所以北京、河北就是二胡的发源地。

吕建华说:“我走上二胡制作这条路,最早是受到我伯父的影响。我伯父是个木工,从小我就看着各式木工工具长大。加上我的舅舅是义和斋传人——过去的乐器铺里什么都有,他传承的是拉弦这一部分——我经常看到他在制作琵琶或者二胡等乐器。”16岁那年,他进入北京民族乐器厂工作,他说:“一进厂就开始学做琵琶,当时年龄小,一块琵琶的背板就有30多斤,很重,吃了不少苦。”不过,真正接触到这个行业,吕建华很快就爱上了它,“真正的困难基本没什么,但接触这个行业以后,你就会发现,在声音和工艺方面,都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

“一木一器”琴筒完全统一

在进入乐器厂后,吕建华先是跟随舅舅满瑞兴学习,一年后,又开始跟随韩贵赞学习二胡制作,并自此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

制作一把二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一个琴筒就有下料、堆筒、打凹、起线、平口等工序,完整工序走下来,足足有三十多道,每道工序的门道都不少。比如选材,吕建华说:“老红木极具张力,音质圆润醇厚;檀木则共振性强,富有穿透力,音质甜美透亮;乌木爆发力强,音色厚重,音质沉稳。为了最大限度地展现材料优势,吕建华在选材上就进行了改良,做到了琴筒的完全统一,一木一器。(琴筒)六块板也好,八块板也好,都从一根木材上进行选料。”吕建华介绍说,不同的材料,振动频率完全不同,“这样产生的共振不够平均,声音不集中,穿透力也不够”,一木一器,恰恰规避了这些弊端。

音窗是吕建华对二胡制作的另一大改进之处,他说:“音窗在发音中,起到滤透器的作用,影响声音的穿透力。”吕建华指出,音窗是能够改变琴筒共鸣特性的重要部位,可以起到调整音质、音色,调节音量的作用。他说:“现在主要有竹叶音窗,图腾音窗,冰花音窗,还有‘吕’字音窗等设计。”

好的二胡需要“走心”

一把好的二胡,在吕建华看来应该“走心”。他说:“听起来应该身心都有愉悦感,声音比较均衡。欣赏二胡时,要用人体的三个部位去感受,一是头部,二是胸部,三是心口。什么时候走心了,它就是一把好的二胡。”

吕建华说:“二胡制作和剪纸不一样,它不是单纯的艺术,而是音乐和艺术的文化。”为了给二胡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吕建华将图腾的概念引入了琴头的设计。2010年前后,他设计了“无心”、“无求”两把二胡,他说“无心则高,无求则贵”。

从1983年做出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琴筒至今,吕建华已经浸淫二胡制作整整34年。他说:“为什么传承很困难?就是因为枯燥。二胡传统制作是一个很枯燥的过程,整个学习过程完全靠的是口传心教,到现在,还形成不了一本完善的教材。”为了打破尴尬境地,近年来,吕建华一直致力于二胡制作的数据化,他说:“我师爷制作了40年,我师傅也制作了40年,到我这里,我已经制作了30多年,加起来就是一百多年的经验和数据。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整理和完善这些数据,规范制作,让人们可以有依据去追溯二胡的制作行业历史。二胡的产生早于唐朝,但二胡专业制作的历史,只能追溯到民国时期,迄今不过一两百年。”说到这里,吕建华满是遗憾。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何安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