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吃瓜时代”是我最幽默小说

2017-11-02 08:54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刘震云:“吃瓜时代”是我最幽默小说

11月1日,刘震云在京推出了他的新书《吃瓜时代的儿女们》。书中农村姑娘牛小丽,副省长李安邦,县公路局长杨开拓,市环保局副局长马忠诚,四人不一个县,不一个市,也不一个省,更不是一个阶层。但他们之间,却发生了极为可笑和生死攸关的联系。

刘震云说:“故事像大海一样,看起来波澜不惊,但下面的涡流和潜流是我以前小说里面没有呈现过的。”他还表示,“吃瓜时代”是他迄今为止最为幽默的小说作品。

吃瓜时代

围观群众产生有生活基础

刘震云的新书为何起名叫《吃瓜时代的儿女们》?

说起“吃瓜时代”,刘震云详述了自己对这个网络用语的研究:“吃瓜时代是网络时代用语,一开始我也没有明白为什么这个词就和看热闹和围观联系在一起了。后来我想,生活中每天都有大戏上演,吃瓜群众就是在生活中天天看大戏的,这是吃瓜时代能够产生的重要生活基础。我在网络上看到有笑话说,某地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儿,大家去采访,在事情发生地不太远的大爷反馈说,我可没看见,我在吃瓜。像大爷这样不明真相的群众,就是吃瓜时代重要的群众基础。”

在刘震云看来,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是“吃瓜和被吃瓜”的。“吃瓜群众俯拾皆是,从网络上报纸上,特别从微信微博朋友圈里。我肯定是吃瓜群众的一员,看到有些事儿真的乐不可支。在生活中,吃瓜群众是爱围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是一种状态,围观群众的心理很有意思。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疮长在哪里不疼,长在别人身上不痛。”

幽默理解

渗透在荒谬微妙的道理中

刘震云自认自己不是个幽默的人,但他却认为“吃瓜时代”这本书是他作品中最幽默的一部。“幽默不是说俏皮话,也不是油嘴滑舌,而是会形成生活态度,形成世界观和方法论。幽默不仅体现在语言上,我的文学语言质朴而老实。这次我讲的故事本身存在着荒诞和幽默,事情背后的道理存在更大的幽默,事物和道理之间的联系也很幽默。这是我最幽默的小说。因为这次我写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打到了当事人头上,幽默渗透在那些荒谬的、微妙的道理中。”

刘震云说,他在家里“服从领导”,出门的时候偶尔脾气有些急,“大家读我的作品,在公众场合见面,觉得我是和蔼的人,稍微有点儿幽默;接触比较多了,觉得我是个很无趣的人,生活中不大爱说话,性格不太好,有时候就突然急了,特别暴躁。”

写作创新

每部小说都须不一样

刘震云还解读说,这部小说的创作方法和从前有很大不同。

他说:“这部小说中的人物的关系是显见的,处在紧密关系之中。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越过大半个中国把他们打着了。这小说中吃瓜群众并没有出场,我要表现的是那些没有出场的人物,但我写的是出场的人,小说的空白和间隙,是我进行的新试验。空白和间隙越多,荒诞和幽默也就越多。”

刘震云也反对过分强调小说是乡村题材还是城市题材。“用体裁题材划分文学样式非常表面,文学应是超越题材的。不管是城市题材还是农村题材的小说,都要超越自身代笔中国人的特征。因此作家写什么体裁不重要,你是否超越了城市和乡村才是重要的。若用社会的概念来套文学,头太大了,帽子太小了,会戴不上。”

比起题材,刘震云更看重的是不断超越自我。“我的下一部小说从构思到风格必须和上一部小说不一样。”他说。比如他先前的小说主人公都只有一人,而在《吃瓜时代的儿女们》里,主人公则有四个。

体验生活

体验的方式就是“待着”

刘震云的文学离不开家乡河南对他的滋养,他童年和少年时代在河南的生活直接影响了他现在的文学风格。“家乡河南,对我不但有物质滋养,也有精神方面的。我在村庄里听到的全是河南话,吃的食物有糊糊、窝头、白薯,过节时候吃羊肉烩面,村民们走路的样子甚至表情,都直接影响到我的世界观。他们非常幽默。”

如今,常有人说作家要深扎生活,可是刘震云却说:“我不能再深扎了,再深扎我就出不来了。我在村里生活了14年,姥姥姥爷,舅舅舅妈都是村里人,对乡村生活的耳濡目染已经在我血液里了。我要出来,站到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村庄。鲁迅写过一些生活在农村的人,比如祥林嫂和闰土,他站在世界的高度上认识这些人。如果扎根生活就能写出好作品,那村儿里人早写出好作品了。”

刘震云说,他体验生活的方式就是“待着”。“我特别喜欢在生活中待着,待着是无形的滋养。不管到哪个地方去,坐在街上,都要一个人待两个钟头,街上的男女老少长的不一样,性格不一样,表情不一样,有的愁眉苦脸地走,有的满面笑容地走,有的皱着眉头又笑了,这种无形的滋养比功利地去体验生活更重要。”

题外话·冯小刚

他看世界非常深入

迄今为止,刘震云已经有四部小说被冯小刚搬上电影银幕。刘震云说,他是作家,不是电影编剧。“我不会当编剧,我是一个好作者,不是一个好编剧,我不知道剧本该怎么写。我觉着书和电影最大的区别是小说特别重视写一个事一个人一段情绪怎么来的,重视心理描写。这些对于电影剧本来说是没有用的,电影讲究显性的东西,《我不是潘金莲》,大家在电影上认可,小刚做了比较多的工作,我基本没做什么。”

他评价冯小刚说:“小刚导演看世界非常深入,小刚在媒体面前发脾气也是性格决定的,可他在创作状态非常安静,思考非常深入,神经末梢枝繁叶茂,能到达其他人神经末梢到达不了的地方。”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王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