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高贵的唐代拔河比赛

2017-11-01 08:55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唐人极好体育运动,上至皇帝后妃,下到平民百姓,无不如此。唐代比较盛行的贵族运动是打马球,就连唐玄宗、杨贵妃都亲自上马驰骋。比起打马球,拔河就真是草根运动了,省钱省地方,只要有一根结实的绳子,凑齐了人数即可。贵族们应该对这种纯体力运动不感兴趣,但什么在唐代都有例外,《封氏闻见记》里就记载了高贵的拔河比赛。

唐中宗喜欢拔河,并且全让勋贵们上阵。一次拔河,东边七宰相二驸马,西边三宰相五将军,东边贵人多,西边提出抗议,要求重新排序,中宗不允,西边拔输。仆射韦巨源、少师唐休璟年老,摔了个大跟头,好久不能起来,中宗大笑。

中宗的侄子唐玄宗数次在校军场上观看士兵们拔河,动不动就千余人参加,震天动地,围观的百姓和外蕃使节莫不惊骇。进士河东薛胜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热血沸腾,作了篇《拔河赋》,为我们记录下了当时壮丽的场景。

千余人拔河,得多长多粗一根绳子。武将击鼓,文官裁判,两边壮士使尽全力,相持不下,场上尘土飞扬,官员们看得忘记了桌上的美食,将士们欢声雷动,观战的匈奴使节吓得一再下拜,曰:“君雄若此,吾国其亡。”

这是一场壮国威的拔河,只有盛唐才有此景象,真“信大国之壮观”,薛胜也坦言:“名拔河于内,实耀武于外。”

这篇《拔河赋》一出,时人争相传抄。

可惜,将匈奴吓傻的士兵没有阻挡住安禄山的铁骑,玄宗逃难途中,太子在灵武登基,是为肃宗。《太平广记》载,安史之乱后,宰相李泌推荐了很多人,都被肃宗任用,唯薛胜不行,李泌将《拔河赋》献于肃宗,里面有一句“天子启玉齿以璀璨,散金钱而荧煌”的奉承话,肃宗道:“天子者君父,而以天子玉齿对金钱荧煌乎?”终不用。

惊叹了拔河,可惜了薛胜。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