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数百年,“云子”到底是个啥?

2017-11-01 08:5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饭抄云子白,瓜嚼水精寒”出自诗圣杜甫五言律诗《与鄠县源大少府宴渼陂》。后一句很好理解,但前句中“云子”一词却曾引发了几百年争议。

“云子”为何物?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汉佚名《汉武故事》:西王母到访长安,刘彻向她求“不死神药”。西王母说:“太上之药,有中华紫蜜、云山朱蜜、玉液金浆,其次药有五云之浆、风实、云子、玄霜、绛雪。”晋炼丹师葛洪《丹经》便称这“不死之药”中的“云子”:“碎云母也,今蜀中有碎砾,状如米粒圆白,云子石也。”晚唐诗人李商隐《阳河诗》说得清清楚楚:“梓泽东来七十里,长沟复堑埋云子。”可因《唐书》称“鄠县”蜀“京兆府”(今陕西省),而杜甫久在四川生活,这便给杜诗中的“云子”带来争论。

宋代诗人陆游、杨万里引用杜诗的“米云子甑香炊熟后,露芽瓯浅点尝初”和“云子从来疎广文,冲雨学稼当辞勤”中“云子”都指米粒、米饭,所以杜甫“饭抄云子白”中“云子”在当时也被当作“米粒”。而南宋开封籍学者许顗《彦周诗话》则认为“云子”是雨点,根据是荀子《云赋》。“饭抄云子白”意思是饭粒如雨点。另一个宋代文人周焘则说:“云子,雹也。”他辩解说是从唐人小说中看到的。明代四川籍著名学者、文学家杨慎在《韵藻》引山稻名“云子”,也把杜诗中的“云子”注释为稻名,却引来了批评。

“云子”到底是什么?宋庄绰史料笔记《鸡肋编》卷上说,白彦惇女婿高士新曾任吉州(今江西吉安市)兵官,任满后回到京师,一个伏天白彦惇去女儿家,看到女婿床上有几个布袋子,“更为抱枕”。打开一看,里面都是碎石子,个头大小如鸟头,洁白如玉。高士新说是从吉州带回来的,士人都叫它“云子石”。由此,庄绰认为,“饭抄云子白”意思是米饭像云子一样白。大约生活于宋南渡前后的庄绰以“谨严笃实的治学态度”著称,他书中所载大都得之于亲身见闻或可靠文献稽考,可信度高。

同时,作为唐代五言律诗最高成就代表的杜甫,作诗又以“语不惊人死不休”为座右铭。正如宋代学者洪迈所言:“杜公诗命意用事,旨趣深远,若随口一读,往往不能晓解。”用“水晶”对应“不死神药”主要成分之一的“云子”,如此“才子佳人”的天作之合,诗背后的故事却并不“花好月圆”。一颗“小石子”引发一串由唐绵延至清的波澜,一方面展现了杜诗的魅力与文坛的开明开放,另一方面也透露了诗人生活的清苦,否则怎会如此点赞“一碗白米饭,一块熟西瓜”?现在谁家不是“饭抄云子白”!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