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骨”系列的别致与升级

2017-10-27 08:1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小戏骨”系列的别致与升级

◎圆首的秘书

《小戏骨之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火了,我也被圈粉了。

到《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为止,湖南电视台潘礼平团队出品的小戏骨系列作品已经拍摄了14部,从红色经典《焦裕禄》、《刘三姐》、《洪湖赤卫队》,到古代故事《白蛇传》、《花木兰》、《三笑寻亲记》,再到古典文学《西游记》、《三国演义》和《红楼梦》,该系列已经形成了翻拍、复刻老版影视剧作品的套路,这既是一种规避风险、提高产出率的标准商业做法,也能让小演员们乃至整个剧组找到参照和标杆,不至陷入艺术水准低劣甚至毁灭童真和人性的窘境。

公允地说,此次翻拍87版《红楼梦》的难度应该是整个系列里最高的:一方面,无论是否翻拍87版,潘礼平团队都绕不过对原著的解读,而《红楼梦》原著恰是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其中人物众多、关系复杂,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值得细细深究,看似确然,实则暧昧,看似无心插柳,实则机关重重,给创作者留出了巨大的想象和阐释空间;另一方面,87版的确珠玉在前,今日的创作者必须仔细审视甚至研究这部作品,才能理解它对时代的成功还原,理解它在观众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不至浮于表面、流于平庸。

正因如此,小戏骨版《红楼梦》刚出现时,就有评论认为其完全照搬,并且照搬都搬得不如原版好。不过,如果能深入仔细地对比就可以发现,虽然两个版本相似之处颇多,实际上却有一些有趣的差别。这里不妨以《红楼梦》原著第八回的“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为例,来看一看两个版本究竟有何相同和不同。在原著中,几个人为宝玉到底要不要喝酒、要喝多少酒进行了一番对话,这里,宝钗先说道:

“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

宝玉似乎并不心甘情愿,只“听这话有情理”,于是放下酒杯。所有这些都被黛玉细细看在眼里,醋意开始上泛。适逢此时紫鹃托雪雁送来暖手炉,黛玉先是从雪雁手里接过暖手炉,然后就借刚刚的“亏你”句式奚落了宝钗和宝玉一番:

“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宝玉听这话,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他,也无回复之词,只嘻嘻地笑两阵罢了。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睬他。

短短百字之内,曹雪芹便把三人的性格和微妙复杂的关系讲得极透彻,而这一段也无疑最考验导演的理解和把控。87版中对这一段的解读和拍摄可谓登峰造极:导演虽然一共只用了7个镜头,但却使用了大量面部特写突出了每个角色内心的想法,时间被极力延长,精确雕刻了每个人的心理:黛玉言毕,宝钗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先是看了一眼宝玉,接着面露微笑;然后“呆子”宝玉才幡然醒悟,回看一眼宝钗;雪雁痴痴地站在旁边,并不解三人正在玩的心理游戏,这个看似无用的镜头实则极大程度上增强了三人间的私密感;随后宝玉先开始行动,周全如宝钗也见机为黛玉夹菜,一来一去,可谓妙趣横生。整个过程自然流畅,心理的酝酿表现和调度结构可以说是完整得无懈可击。

相比之下,小戏骨版在此处就显得略显乏力和随意了,导演只是用中景把宝钗和宝玉囊括在镜头里,不仅抹去了二人行动上的反应,还加进了一句薛姨妈的圆场话,看似忠实原著、无伤大雅,但如此一来宝黛钗三人用眼神和思绪织成的密网被捅破,私密感也瞬间被瓦解,用三个字概括一下,就是“断了气”。

不过,我们也不应如此厚古薄今,笃定小戏骨版处处不如87版。事实上,恰恰就是在上述宝钗劝说宝玉温酒之时,小戏骨版便将87版里语焉不详的人物关系展现了出来:宝钗一面劝着,一面时不时望一眼薛姨妈和黛玉,其办事之周全,不冷落任何人的体面,只由这一串眼神就透露出来;黛玉则静静嗑着瓜子,先是瞟一眼宝钗,又直勾勾瞪向宝玉,考虑到这些小演员只有十岁上下,能够体味并表现出如此微妙的情绪,也让人不得不拍手叫绝。

总而言之,至少从导演层面上讲,与其说小戏骨版是“完全照搬”87版,不如说前者“借鉴”了后者,虽有缺点,但确是在极力捕捉神髓。两版对于人物和情节的呈现有各自的重心,都是对原著的深度解读和再创造。而对于《红楼梦》这样一部奇书来说,怎样解读都是不过分的,比如笔者在阅读原著这一段时就发现,黛玉在桌上曾“悄推宝玉”,宝钗则在黛玉“腮上一拧”,可见四人落座位置应是薛姨妈-宝玉-黛玉-宝钗,如此座次,自然是为了将黛玉一人凸显出来,毕竟戏眼全在黛玉身上,其他人堪堪做了陪衬;87版和小戏骨版则让宝钗坐在黛玉和宝玉之间,意图就显得完全不同了。

当然,《刘姥姥进大观园》的价值绝不仅仅在于翻拍87版《红楼梦》;我们甚至可以说,小戏骨系列的最大价值(或噱头),就是挖掘和培养了剧中这些小戏精。无论是潘礼平团队的选角,还是小演员们精湛的演技,都让人不得不服。就拿这一版剧中的宝钗来说,先看相貌——原著中对薛宝钗形貌的描绘是“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扮演者钟熠璠是何其相似!再说人物,宝钗既火热又高冷,“安分随时,自云守拙”,单一个“拙”字,恐怕就让多少演员伤透脑筋。但反观小演员在剧中的表现,就算不是丝丝入扣,也可以称得上是惟妙惟肖。

王熙凤、贾母、刘姥姥……角色无分老幼,戏份无分大小,皆是一样地用心。总体而言,这些小演员在表演时虽然仍有模仿痕迹,青涩和局促也不可避免,但她们并不自恃天资,愿意体味87版演员的一举一动,愿意理解原著《红楼梦》对人物的复杂刻画,其出发点就已经远高于市面上待价而沽的“流量小生”。至于说原著中宝黛钗本来也是十一二岁,小演员们恰是这一年龄,以此认为《刘姥姥进大观园》合了原著,却也未免有些拔高,一来古今寿命不同,不能简单作比;二来也并非所有角色都是十一二岁,贾母和刘姥姥都是古稀之人,贾政、王夫人也都“有了春秋”,小演员们扮演起来有些失真,也是必然。

于我而言,小戏骨系列就是一个个附加了传播属性的“升级版课本剧”,若能以孩子品读和感悟经典为核心进行制作,兼顾商业利益,无疑善莫大焉。能够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古典文学,饰演一次红楼梦中人,全身心地理解一次古人的细腻情感,必是一生中极为难得的体验;而知晓那些尚还遥远的爱恨情仇,也是孩子们通往自身的关键法门。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