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家也会焦虑吗?听听青年作家的“心里话”

2017-10-26 13:4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wwzjy2017102603

10月24日,瓶颈与出路:青年作家创作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论坛现场。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千龙网北京10月26日讯(记者张嘉玉)10月24日,鲁敏、乔叶、李浩、张楚、弋舟、石一枫、哲贵、蔡东、付秀莹、文珍、孙频、沈念、李云雷以70后为主的青年作家齐聚《瓶颈与出路:青年作家创作论坛》,讲述写作焦虑的“心里话”,分享了创作中的感悟与思考。本次论坛是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核心活动之一,由北京出版集团旗下《十月》杂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十月》杂志常务副主编宁肯参加本次活动,活动由《十月》杂志主编陈东捷主持。

目前在纯文学领域,70后为主体的中青年作家已成为文坛的中坚力量,其成长环境有其特殊之处,既与传统血脉相连,又有足够面向世界的开放视野。他们的创作,具有很独特的经验,值得探讨、挖掘。

瓶颈与出路

书写时作家在焦虑什么?

论坛上,作家鲁敏、乔叶、李浩、张楚、弋舟、石一枫、哲贵、蔡东、付秀莹、文珍、孙频、沈念、李云雷齐聚一堂,张楚和鲁敏是相识已久的朋友,付秀莹和石一枫平时则会在文学上互相交流,作家之间相互熟络,爱好文学,一同分享了自己写作焦虑的“心里话”。

《特别能战斗》作者、作家石一枫这样形容心目中的瓶颈,“过去我们看一篇小说,会觉得这篇小说写的真好。过几年,觉得这篇小说没有什么意思,看别人作品是这样,看自己作品也是这样。这种瓶颈是好事,说明你品位提高了。”石一枫对待瓶颈的态度十分坦然,世界级大师也往往只有一两篇上乘经典之作,“作家生产一些垃圾也无所谓。”

《陌上》作者、作家付秀莹在谈到自己如何面对瓶颈时,认为“出路还是写自己熟悉、愿意写、内心特别愿意触动那一块。”付秀莹说,“所幸每天特别愿意坐在电脑前写小说,只要我坐在那里就写。每天跟文字在一起、每天跟它相处这种感觉是连续性,这种连续性让你保持新鲜激情,特别幸福的感觉。”

作家沈念也说出了创作中的焦虑,“我觉得文学、小说需要复杂的经验、精神来诠释复杂的精神世界,这也是小说、艺术的难度,尤其是我近两年想到怎么写、写什么的时候十分焦虑的问题。”他探索突破的出路,认为“既写出这个时代某种共同的精神,照亮我们生活、生命的世界,又呈现小说内部孤独的个体,照亮个体的内心,让世界复杂性存留。”

wwzjy2017102602

10月24日,瓶颈与出路:青年作家创作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陌上》作者、作家付秀莹。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感悟与思考

作品如何无愧于时代?

除了焦虑之外,作家还不断地思考着自己的创作,如何写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作品?

入驻十月作家居住地——布拉格后,作家宁肯在思考“作家的个性”,他举例赫拉巴尔作为法学博士毕业,却自愿成为钢铁厂工人、废纸收购站打包工等等底层工作者,最终写出了经典《过于喧嚣的孤独》。“这种性格,我觉得在我们中国作家身上值得思考,因为它会在终极层面上对我们写作、生活构成影响。当下文学非常复杂,文学非常边缘化,怎么坚持自己的创作,创作出真正让后世看起来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作品,这是我们应该考虑一点。”

80后作家蔡东认为,小说不用张望求变,也不用去担忧过时。蔡东在观看影视版《呼啸山庄》时,发现“很奇怪没有办法产生认同感,进入不了也共情不了。”蔡东说,“有一些效果只有依靠文字足够的耐心和衔接,依靠文字的细腻和低速才能显现,恰恰是小说之所长,也是小说自信的地方。小说可以不断的实验,可以不断拓编,但是与其仿造其他艺术的形式,意图吸收根本看不下小说的读者,不如尽可能守住小说的根本,把小说写的再舒缓一些、从容一些,尽可能表现复杂,去把小说尽可能能做的东西做到极致,这样小说不会不好看,也不会不动人。”

身为掌握系统理论观点的评论家,同时又是新锐作家的李云雷,谈到了双重身份带来的思考,“我觉得我们面临一个问题,怎么把自己想法、自己观点融入小说写作之中,而不让它太观念化,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也是我们文学史上有很多人做没有成功的一件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wwzjy2017102604

10月24日,瓶颈与出路:青年作家创作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80后作家蔡东。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责任编辑:张露汀(QC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