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鸿、付秀莹对谈乡土经验的表达:虚构柔软 非虚构直面疼痛

2017-10-24 09:1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

10月22日,“梁鸿、付秀莹对谈:虚构与非虚构——乡土经验的两种表达方式”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座谈现场。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千龙网北京10月22日讯(记者纪敬)10月22日,“梁鸿、付秀莹对谈:虚构与非虚构——乡土经验的两种表达方式”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该活动为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的重点活动之一。

梁鸿和付秀莹是“虚构与非虚构”这两种重要的乡土中国书写表达方式的实践者和代表。作为学者和批评家,梁鸿的非虚构作品《出梁庄记》和《中国在梁庄》,受到读者的广泛关注。付秀莹代表作品《爱情到处流传》《旧院》曾获首届中国作家出版奖,其中描写华北平原农村的长篇小说《陌上》引起了业内和读者的热议与好评。

2

10月22日,“梁鸿、付秀莹对谈:虚构与非虚构——乡土经验的两种表达方式”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作家梁鸿。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故乡:厌弃  往返 一言难尽

“中国的乡村已经不是一种最为稳定、最为成熟的,还仍然具有顽强生命力的乡村,它里面有某种分崩离析的东西,所以我是在这个层面上写《中国在梁庄》和《出梁庄记》。”梁鸿笔下的梁庄是更粗砺的乡村,粗暴地去除掉审美。关于乡土经验的表达是试图建构作者和社会的关系。

人们对于故乡是最天然的感情,来自于童年的成长,那年复一年走过的路,经过时间的积累,“那是最原始、最温馨,也最顽固的感情。不断返回、不断想念,然后厌弃离开的悲凉之感,这种一拍两散的表述是非常复杂的,心里面跟它还是息息相关的。”

“回不去的才是故乡。”人到中年,付秀莹对于故乡的感情一言难以道尽。在北京生活的时候,还是能够在梦中见到家乡的街道和儿时的伙伴,可能那些伙伴已经在岁月中走散。最后落笔成书的是故乡的风貌——芳村。

3

10月22日,“梁鸿、付秀莹对谈:虚构与非虚构——乡土经验的两种表达方式”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作家付秀莹。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非虚构:直面疼痛 

虚构:给生活留有余地

在面对一个庞大的生活整体,《陌上》中的人物是经过艺术加工和剪裁的,“我用相对柔软的方式去处理它,用内心情绪的流动,不直接去写这样事件的坚硬那部分,再处理上会有一些差异。无论虚构也好,非虚构也好,通过自己的构建和方式进入乡村生活的内部,进入它的机理和内部褶皱,帮助读者发现和呈现一些东西。非虚构可能更需要作家直面生活的勇气和决心。”付秀莹的《陌上》以隐而不发的含蓄方式,给生活留有余地。

2010年《中国在梁庄》出版,梁鸿觉得当年自己傻乎乎地回到家乡住了5个月,写了自己村庄的故事,后来又写《出梁庄记》梁庄在外的打工者,又出去跑了一年多时间。“现在的我真没有勇气了。”

一开始想到了各种写故乡最擅长用沉思体、抒情体……,当她拿着录音笔和乡亲们聊天时,发现像村支书这样的顺口溜张口就来,太精彩了。“他们的话比我说的话好,那种方言是一个村庄内部的智慧,一个人内部的智慧,他跟那片土地结合的更紧,而我纯粹是文人语言,很难把握这种芜杂的野生的语言。”后来就以非虚构的模式,作为梁庄的女儿回到家里,用人物的自叙带着读者走进梁庄,感受现实的疼痛。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