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文化带蕴含文化自信

2017-10-24 08:20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三个文化带蕴含文化自信

国庆期间,北京卫视《档案》栏目播出的关于大运河文化带的纪录片《通惠古今大运河》,引发了不少市民关注,不同于节目以往的单纯用档案讲述历史,而是选取了六个与大运河相关的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让节目更有温度也激发出了更多共鸣。

接受信报记者专访时,《档案》的副制片人黄炜介绍了这档节目背后的故事,他也透露接下来节目将继续做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和长城文化带的“档案故事”。而谈到三个文化带的开发,黄炜表示,“保护、传承和利用,是三个文化带开发缺一不可的三部曲。”

围绕一个概念“与百姓相关”

信:《通惠古今大运河》为何更多偏重讲述了老百姓的故事?

黄炜(以下简称黄):单说京杭大运河这一趟线,就涉及了八个省和直辖市,大运河文化带的文化很浩瀚,可以说的东西也太多,那么怎么样能体现其中的文化呢?而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强调“百姓的获得感”,所以我们在操作这个专题的时候也特别重视“跟老百姓有什么关系,老百姓能从中获得什么”。

举个简单的例子,京杭大运河在很多省市还在承载着经济运输功能,在北京这边历史上也承载了很重要的漕运功能,但如今在这里几乎没有运输功能了。所以如果用现在的眼光再说大运河文化,就不能单纯讲历史、单纯去讲它如何开通、有怎样作用。也要讲它与今天的百姓、今天的文化有怎样的影响,所以这六集节目都在打造这个概念——与百姓相关。

在村里待一个月天天找故事

信:我们是如何找到的这些与大运河文化相关的百姓,挖掘出他们的故事?

黄:我们首先与文化局、文物局、发改委等政府各部门取得联系,跟市委工作对标对表,深入大运河北京段的流域,第一批六集涉及了大运河经过的六个区域,我们就再跟区域中区委区政府以及街道去联系,下了很多功夫。

比如有一集是讲通州这边的皇木厂村,我们记者在那整整待了一周,每天去找故事。当年建皇城、故宫的物料都是在皇木厂村存着,这个地方很特别,他的名字都跟运河有关。今天这个地方可能不会存物料了,仓储功能不在了,但是跟随大运河来的那些人,就在北京扎下根,形成了皇木厂村这个村落。他们今天的生活是怎样的?大运河文化给这个村子留下了什么?这个是我们关心的,而节目中呈现的也是与之相关的人和故事。

文化带对百姓生活的改观

信:您觉得三个文化带的开发将对百姓的生活有怎样的改观?

黄:第一层面的改观是大家都能看得到的环境改观。我们拍摄时听见以前生活在这些地方的老百姓说,都觉得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他们来讲,京杭大运河源头白浮泉、通州古塔,包括外面的西海公园,整个环境都不一样了。我们拍摄时候看到,每天在那边都有纳凉的老人、玩耍的孩子,运动、跳舞……这样环境的改变我觉得是显而易见的第一层面。

第二层面的改变是,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到三个文化带,更加关注到城市的发展,也会更多地关注到一脉相承下来的传统文化对于城市发展的影响,这对于我们来讲是更有意义的。我们今天老说“文化自信”,这种文化自信是哪儿来的?我觉得它实际是蕴含在三个文化带的发展过程当中的。

另外一点就是“珍惜”,我们会发现原来我们今天所享受到的很多东西,不管是景观也好,环境变化也好,包括自身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好,都是在整个城市的发展过程当中形成的,在三个文化带的打造过程当中改变的,其实我们也是在享受历史发展的结果。

文化带开发保护的三部曲

信:在您看来三个文化带的开发与保护,会有所冲突吗?

黄:开发和保护我觉得没有什么冲突。三个文化带的开发其实是有三个层面的内容,首先是保护,第二是传承,第三是利用。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三个是循序渐进的,也是一体的。

有一位专家的观点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说就像是一个老房子,经过岁月流逝、风霜雨雪,肯定会有损坏,那你怎么能够保证它不损坏,或者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一方面,可能修修补补;第二个,就是有人住在里面,让这个地方有人气。

像这次我们有一期节目就是讲述海淀的古寺庙,这是个挺典型的例子。一方面它作为古建有“京西小故宫”之称,作为古建这些年来它需要被修缮;另外一个就是怎么能够把它利用好,就是说这个古寺庙现在并不承载寺庙的功能,而是在庙里面落成了北京艺术博物馆。就是说在这个庙堂里面、殿宇里面会办很多文化展览,这样这个地方就有了人气,等于是把这个挺大的寺庙很好地利用了起来,让大家也都有一个文化、休闲或者陶冶性情等这样一个场所。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其实在北京有这样的地方挺多,比如说像万寿寺旁边还有一个真觉寺,真觉寺也叫五塔寺,在这里面现在有北京石刻博物馆,承载了一些博物馆、艺术休闲场所这样的功能。这样把它利用起来,我觉得就是对于保护和开发一个特别好的方式。

■人物小传

黄炜

北京电视台《档案》栏目副制片人、导演,《通惠古今大运河》总导演。

毕业就进入电视台成为一名媒体人,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先后在台里担任编导、导演、制片等职位,服务过的节目也从音乐节目到外语节目、新闻节目,再到专题片、纪录片,涵盖了诸多节目类型。

■昨天·今天·明天

昨天

大运河“昨天”承载了漕运功能,我们了解了它的政治、文化、经济功能。

今天

历史承载的功能减退了,但其中文化的内容在这座城市积淀下来。

明天

对于这座城市文化的明天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信报记者 杨光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杨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