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一条湿淋淋的鱼 翻译给予湿度和水气"

2017-10-23 10:0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20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主办的“如何翻译当代中国文学 ”对谈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行。图为捷克翻译家李素(右)、爱理(左)。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10月20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主办的“如何翻译当代中国文学 ”对谈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行。图为作家宁肯(左)、梁鸿(右)。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千龙网北京10月20日讯(记者 纪敬)10月20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主办的“如何翻译当代中国文学 ”对谈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行。

作为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核心文学活动之一,捷克翻译家李素、爱理与中国作家宁肯、梁鸿对谈,共同探讨当代中国文学活动在世界文化中的位置,以及中国文学在捷克和世界范围内的传播。

作为捷克人,李素和爱理曾在中国长期生活,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写作需要长时间的情感投入,而爱理认为,翻译也是一个长时间的、孤独的事情,更是脑子的体操。

方言  翻译时加点颜色

《中国在梁庄》里涉及很多日常生活的话语和方言,比如“我非常稀罕你”,还有河南方言,“捷克语里面该用什么方言来对应?捷克语里面有方言吗?”作家梁鸿不禁心里打鼓,不同的文化隔膜,使得作家和翻译家之间就像知音的相遇。“翻译面临两种语言和文化的碰撞,所以翻译家要找一个合适的语言调子。”

李素翻译过张爱玲、苏童、刘震云、王小波、梁鸿等作家的20多篇中短篇和7部长篇小说。在翻译文学作品中的方言时,会按照捷克文学的口语化处理,或者加一些有点“怪味”的单词,就是加一点“颜色”。

意译  给翻译家自由度

严复提出“信、达、雅”翻译标准。“在‘信’的基础上,翻译是再创造。我希望看到作品时,能感觉到作家的精神气质。这个气质如果直接翻译,可能捷克的读者体会不到,翻译家得找到作家的节奏,再按照自己的气质打通,转化成个人的创造。”作家宁肯赞成给翻译家更大的自由度,“一些好的翻译小说都不是直译,鲁迅的硬译就特别难看。”

李素认为,汉语有巨大的弹性和伸缩性,西方语言里有很硬的东西,当东西很硬的时候就有被折损的感觉。从捷克的角度,翻译工作是先从“雅”开始,慢慢走到“信”。

文学是一条鱼 翻译给予湿度

目前李素在翻译宁肯的长篇小说《天·藏》。作品中涉及很多宗教元素,翻译成捷克语言后,便有了捷克人思维中的划痕,扩充了思维的边界。作家宁肯带着好奇心去看待翻译成外文的作品,潜在心理希望自己的书能给外国同行来看。“如果外国同行能看出作品里的想法和创意,自己会非常快乐。”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谈到,读文学作品不像读公报,要求极其准确。文学本身是有氛围性,像一条带着水气,湿淋淋的鱼。如果非得把水去掉,鱼也有鳃、眼睛、鳞,但那是干鱼。翻译要保证作品还是一条“鱼”,但是带着水气且有湿度的。而这个湿度是翻译家给予的。“可能是变成了捷克的湿度,鱼还是中国的鱼。”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