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任性到对话” 个人写作与传统的一步活棋

2017-10-23 09:2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21日,“格非、李洱对谈:现代写作与中国传统”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名家对谈现场。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10月21日,“格非、李洱对谈:现代写作与中国传统”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十月文艺出版社签约作家、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助理李洱。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千龙网北京10月21日讯(记者 纪敬) “摩诘文殊同说法,少陵太白细论诗。” 10月21日,“格非、李洱对谈:现代写作与中国传统”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该活动为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的重点活动之一。

著名作家、十月文学院顾问、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格非与十月文艺出版社签约作家、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助理李洱就“现代写作与中国传统”的问题进行对话与交流,围绕“传统”与“创新”这两个对于中国当下文学重要又复杂的影响进行深入剖析和深刻解读。

中国文学的主体性尚未建立

格非谈到,艾略特在《传统与个人才能》中写到一个作家在年轻时怎么写作都可以,到了30岁要是继续写作就得了解历史,“随着年龄的增长这话对我构成压力,到了了解中国历史和传统的时候。传统是一个大的结构,无论批判还是赞成,作家要与之构成一种对话关系。”历史中淹没了一些好的作家和作品,而谁进入“传统”中,还是依靠于社会形态和权利的允许。杜甫的诗歌带有强烈地域性文化特征,“文化的特殊性需要我们好好守护。”格非说,“如果你都不能理解,你怎么期望外国人理解?”

中国传统里面哪些东西是真正的可以进入到现代写作里面来,或者作家的写作怎么样真正的进入中国传统长河式的发展历程里面去,值得探讨。格非认为中国五千年文明基本保存的载体就是农村,不由乡村来主宰,这个文明在今天慢慢的告一个段落。诺贝尔文学奖曾想颁给鲁迅,在联系到本人后,鲁迅说“我还不够格。”“我想鲁迅明确拒绝的原因是中国文学的主体性还没有建立起来。如何建立这个主体性,仍然是当下紧迫的任务。”

现在的盐和过去的盐对话

“个人写作”对于作家李洱来说,35岁之前的写作某种意义上是靠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敏感,是“有话要说”。在35岁之前,《红楼梦》无法触动他。35岁之后李洱突然爱上红楼梦,这个转变是怎么来的?“一个作家在开始写作时可以是任性的,后来自己和传统之间的联系变得比以前更紧密了。反叛和继承的博弈,对当代社会发出某种回应,这种回应成为作家突破的成就感和喜悦感。”

存在就要跟社会发生关联,写作不仅需要更多的知识和趣味,还要不断创造出“个人的语言”。“作家的句子再漂亮,再有知识,其知识是死亡,并没有构成对话关系,那种写作是完全无效的。” 

针对传统与现代,李洱又形象的作了一个比喻。当咸肉非常咸时,必须把它泡到水里,水里面放上盐,然后才能够变成一种现在的盐和过去的盐对话。咸肉里面的含盐量高于清水里面的含量,咸肉里面的盐会跑出来,而水里面的盐跑不进去,这个时候咸肉就会有效缓解,不再那么咸了。

“任何写作就像泡咸肉一样是盐跟盐的对话,你必须本身保持着在场的经验,才可能与来自遥远的盐构成对话,这个写作才有效。”文学通过一个特殊的方式,把在场经验呈现出来。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