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老滋味”水果

2017-10-19 08:3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难忘的“老滋味”水果

金秋是北京最美的季节,也是收获各种美味水果的时候,昌平苹果、京西白梨、房山磨盘柿、张家湾葡萄……这些老北京的果子,不仅是百姓的盘中美味,有些还是昔日皇家贡品。

在北方秋季水果盛宴中,苹果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儿。自古以来,昌平就有苹果福地的美誉。巍峨壮美的燕山和太行山交会于昌平北部,形成绵延百里的狭长山前暖带,温榆河发源其阴,白河横贯其阳,润泽着山脚下这片适宜苹果生长的“风水宝地”。

北京栽培苹果的历史最早记载在明代《群芳谱》中,“苹果,出北地,燕赵者尤佳。”在今天的延庆等国光苹果盛产地,本地苹果仍是当地百姓的最爱。

如果说苹果是百姓果盘中的常客,那么产量稀少的京白梨就是市民舌尖上的稀客了。起源于门头沟军庄镇东山村青龙沟的京白梨,最初的一株是生长于沟中低洼有水处的自然实生树,算来已有400多年的历史了。东山村庙洼一带现今生存200年以上的老梨树仅有百余株了。在北京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正宗京白梨在军庄,极品京白梨出东山”,京白梨异地栽种口味立变,因此,东山村特有的水土便成为孕育正宗京白梨的必要条件。

京白梨是唯一带“京”字的著名地方原产特色水果,凡是吃过京白梨的人,都会回忆起那香喷喷、甜滋滋的味道。由于原产地产量奇少,京白梨历来备受珍视。相传清乾隆末年,大臣和珅在香山偶遇一卖梨人,买到了堪称天然美味的梨子,便献给了皇上。乾隆皇帝也很喜欢这种美味的梨子,和珅便奉命苦寻,终于在京西东山村找到了原汁原味的京白梨。据说最早一株受乾隆皇帝钦封的梨树叫“老君树”,后来清朝历代皇帝都曾钦封过东山村的梨树。据《宛平杂谈》记载,京白梨自清代同治年间始即为宫廷贡品,很得慈禧太后的喜爱。

无独有偶,在北京大兴庞各庄镇的梨花村,也生长着一棵受过御封的贡梨树,其树龄已达400多年。据说当年被明万历皇帝御封为“金把黄”,“金把黄鸭梨”也因此得名。庞各庄镇现仍存有百年以上的“金把黄鸭梨”古树三万棵,形成了国内罕见的平原古梨树群。

如果说京白梨是以果实的颜色而得名,那么房山磨盘柿就是以果实的形状来命名的了。房山区是京郊地下热能分布最广的地区,自然条件特别适宜柿树生长发育。尤其是房山张坊镇的磨盘柿,更是个儿大、色艳、皮薄、汁多,因其果实缢痕明显,位于果腰,将果肉分成上下两部分,形似磨盘而得名,自古就有“色胜金依,甘逾玉液”的美誉。明万历年间编修的《房山县志》也记载,“柿为本境出产之大宗,西北河套沟,西南张坊沟,无村不有,售出北京者,房山最居多数,其大如拳,其甘如蜜。”

相传明太祖朱元璋年幼家贫,一天流落到房山大峪沟村,已两天没吃饭的他忽见东北角柿树枝上丹红点点,原来是霜柿正熟。他伸手摘柿,狼吞虎咽地吃饱了肚子,对树叩拜后离去。多年后,已登基的朱元璋出巡路过此地,特意来访当年的救命柿树。他走到树下,脱掉自己的龙袍,裹在老树身上,封它为“凌霜侯”。自此,张坊磨盘柿作为贡品年年进奉。

至今,房山大峪沟村还留有一座百年老柿树园,见证着历史的变迁。每到农历八月十五,正是磨盘柿成熟的季节。此时在京城人家赏月围坐的桌上,必不可少的果品就有柿子,因为它象征着一家人的日子圆圆满满,红红火火,事事如意。

古人有“日食三枣、长生不老”之说。老北京人常喜欢在自家的小院中栽上一两株枣树,春季看花,夏季乘凉,秋季吃果。诸如郎家园枣、长辛店白枣等许多一度濒临灭绝的北京本土名枣,都是难忘的“老滋味”。

据元代《析津志》记载,当时北京地区有四个优良枣品种,个儿大皮薄肉脆核小味甜汁儿多的长辛店白枣就是其中之一。因长得两头尖尖,中间宽宽,类似儿童玩儿的“尜尜”而得名的“尜尜枣”,据说在明朝就是皇室贡品。在其原产地怀柔桥梓镇的一户村民家门前,至今仍存活着一棵百年枣树王。

原产于朝阳区郎家园一带的郎家园枣,从清乾隆年间就是宫廷供果,更为慈禧太后偏爱,市场一度有“无枣不郎家园”之说。近几年,经过恢复生产和经营调整,北京枣品类多达几百种,不仅有冬枣、马牙枣这些常见品种,很多濒临消失的原产名枣也得到了及时拯救。

无论颜色还是形状,葡萄都有一种丰收的寓意。大约于清康熙年间,北京就开启了栽培葡萄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前北京葡萄的栽培面积很小,除了教堂栽种之外,就是达官贵人的大宅门里有星星点点的葡萄架,平民百姓不要说吃葡萄,就是看一看也难。如今,在北京周边种植葡萄的园子很多,通州、延庆、大兴、顺义都有大范围的种植,总面积超过了500公顷。在素有“北京吐鲁番”“京郊葡萄之乡”美誉的通州古镇张家湾,镇内葡萄种植面积达7000余亩,种有维多利亚、贵妃玫瑰、红双味、巨玫瑰、龙宝、茉莉、红皇后等各式葡萄品种130余个。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冯笑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