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则臣:靠经验写作不可持续发展

2017-10-16 08:3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

10月14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主办的“文学之声:我们这一代的阅读与写作”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行。图为作家徐则臣。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千龙网北京10月14日讯(记者纪敬)作为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核心文学活动之一,10月14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主办的“文学之声:我们这一代的阅读与写作”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行。70后作家徐则臣分享了对于阅读与写作的独特理解,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学生及文学爱好者参加了本次活动。

有我

不用假嗓子说话

曾有人向徐则臣推荐了一个80后作家的作品,从写作技巧、语言、结构来看都不错。但是如果不说这是80后作家,他会以为是50后,从其作品中看不到一个80后对世界的感受和判断,而是是50后看待世界的方式,就是“用假嗓子说话”,少年老成不代表声音老。文学的价值在于真实客观的表达个体,独特看待世界,其作品才是别人取代不了。

“一个人可以用假嗓子说一次,但不能说一辈子。”所以有“我”的文学是非常重要。一个作家写到最后,靠的不是讲故事的能力,而是表达有价值的东西,区别于过去的自己,同时也区别于别人。

代际

写作何以为继

历史不是一条直线,不停出现拐点,历史发展的密度和节奏也是不一样的。徐则臣认为写历史小说重在有当代感。21世纪的作家如何写明史,和明、清作家区别开来的原因是“何以自立”,在于现代人的价值观去重新解构明朝的故事。

为什么很多中国作家到60岁以后就只能写回忆录,像门罗、萨拉马戈到80多岁创作力极其猛,作品质量非常高。而中国作家缺少可持续发展的东西,这个持续发展的东西在哪儿。中国作家很多是靠经验写作,经验是能写完的,有的作家只吃一口井。而好的作家是在吃这口井的同时,也在挖另外一口井。“你要不停地换镜头”,写作能力来源于对这个世界不断有新的认识。

作家

独特面对世界

徐则臣认为作家应该有义务和责任去感知、深入观察时代。“一个好的作家要用这个时代核心的语言表达核心的情绪和疑难。”马尔克斯说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是指其作品和现实之间产生了血肉相关的联系,“一个作家要有能力站在高处看待这个时代。”

莫言对文学史的贡献是什么?在于他提供了“通感”,几乎没有人像莫言这样面对一个细节,风是什么颜色,阳光是什么味道,饥饿是什么味道,诠释得各个感官细胞都在瞬间打开。文学是一个人独特面对世界的方式,只有区别才能确定自己,否则永远会走在别人的阴影里面。

新篇

大运河为主角

徐则臣一直想学法律,最后却进了北大中文系。从来没有想过当作家,“无路可走”时突然觉得作家很神奇,把陌生人的想法表达得如此美妙。“开始写作很大程度是因为虚荣心,在中文系能写总比不能写好,追女孩都是一个优势。”为了满足倾诉表达的欲望他一直持续写作。

很多人问他怎样才能写出好作品?徐则臣说,写自己想写的,在自己想写的基础之上写自己能写的,在写自己能写的基础之上再进一步写自己能写的,只有找到兴奋点才行。目前,徐则臣在着手创作一部以京杭大运河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北上》,通过对20世纪初和21世纪初的大运河历史的梳理,力图跨越时空,探究在这些历史节点上中国人与中国的关系、中国的知识分子与中国的关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简介

徐则臣

70一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从事文学写作以来,已先后出版《午夜之门》《夜火车》《跑步穿过中关村》《如果大雪封门》《王城如海》等20余部作品。2014年,徐则臣推出长篇小说《耶路撒冷》,力图全景式观照70后一代人在成长过程中表现出的生活现状和精神困惑。该书出版以来备受好评,被誉为70后作家迄今最具雄心的长篇作品。因其在小说写作上的巨大影响力,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2015年度中国青年领袖”。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纪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