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让导演的想象力落地

2017-10-16 08:2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家公司让导演的想象力落地

今年春天上映的《绝世高手》中,一段斗汤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从水中幻化出的恶狼凶狠嘶吼,一只白鹤则用巨大翅膀化解攻击。虽然影片上映后褒贬不一,但特效和画面却收获一边倒的好评。

该片的特效由北京的特效制作公司天工异彩完成。视效指导刘松说,斗汤戏涉及非常棘手的流体技术,简单来说就是“模拟水”的效果。业内人士都懂得,流体模拟技术因巨大的计算量而著称,也是目前电影特效行业中耗时最长、成本最高的部分,是好莱坞大片最引以为傲的技术之一。

作为一部美食题材的电影,《绝世高手》中的“汤水戏”特别多,但导演卢正雨却放心地把特效戏交给了天工异彩。刘松带领整个特效团队耗时近4个月,在前期就将片中每一个动物的跑位、打斗过程敲定下来,后期制作过程中,再用汤的质感匹配真实拍摄,塑造出生动的视觉形象。

去年上映的《我是潘金莲》,也是天工异彩这两年的得意之作。影片最大的创新在于对圆形画幅的使用,这让冯小刚的艺术野心得以实现。摄影师罗攀说,“画幅变化的背后是一系列变化,需要一整套的视觉逻辑和语言。”很多制作电影的软硬件没有支持圆形画幅的先例,特效人员针对特殊画幅做了一系列调整,研发团队制作了生成圆形画幅的插件,调光部门也在软件底层加入了生成圆形的新功能。

这只是天工异彩众多作品中的两部。这家国内最大的民营电影后期制作公司,诞生于拍摄技术由胶片时代向数字时代转变的过程中。“这个技术上的转变,对整个特效制作环节的影响非常大。”天工异彩副总经理王璇回忆,在2009年以前,国产电影大多采用胶片拍摄,很多特效只能在胶片上实现,限制很多。但随着技术的发展,数字拍摄逐渐普及,“数字中间片技术”应运而生。通俗来说,就是在拍摄片与完成片之间加进了中间环节,导演、剪辑师可以在这个环节对调色、调光、特效等尽情发挥,而不会影响到前期创作。

2011年,已在华谊兄弟从事五年制片管理的王璇自立门户,打造了后期制作细分领域的数字中间片调色公司异彩映画。但在承接《画皮2》项目时,他还发现,当时国内的特效制作团队比较分散,比如调色调光公司、特效公司、剪辑公司,各自为营,这对制片来说十分不便,尤其不利于检验特效的整体成效。2013年,王璇推动四家民营公司整合成立一站式、全流程后期制作公司天工异彩。

目前,天工异彩拥有60多位特效人员,在位于中国电影导演中心的公司总部,每天即便已到晚上7点,公司上下仍然灯火通明,不少技术人员还在紧锣密鼓地忙碌着。“我们团队经历的项目实在太多了。”王璇自豪地说,公司特效人员从胶片到数字过渡时期就开始积累经验,特别是完整参与制作国内视效大片的管理及制作经验,并不是任何公司都具备的。

当然,国产特效的进步,不光依赖技术,也依赖科学管理流程。王璇解析,过去中国电影工业化程度不高,许多片方前期规划不足,往往为了抢占所谓的黄金档,就把特效制作时间大大压缩,造成了不少粗制滥造的“五毛钱”特效。“但是好莱坞的做法是,会提前一年甚至几年确定影片的上映档期,然后为影片的拍摄和后期制作留出足够的时间。”实际上,好特效需要“慢工出细活儿”,否则只是“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鼓励特效团队从前期就介入影片的拍摄,“很多国外大的特效公司,都是从开拍之初就开始建模型、设计特效角色。”2015年制作《寻龙诀》,他们也做了这样的尝试。天工异彩的特效人员在项目初始就与导演、编剧、美术指导等进行前期讨论,为影片制作了60分钟的可视化电影动态分镜预览。“这样在相同的制作周期,甚至更短的周期内,可以完成更真实更细腻的数字角色表演。”王璇说。

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天工异彩的后期制作及特效作品囊括《寻龙决》《一九四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太平轮》等国内顶级电影,更多次获得了金马奖、金像奖、亚洲电影大奖等各种最佳视觉效果奖,已成为业内的一根标杆。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聂宽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