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北京文学力量

2017-10-14 12:5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10月13日讯(记者 纪敬)10月13日上午,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举办“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北京文学力量”主题活动,论坛就北京文学与中国文学发展中的诸多重大议题和前沿课题展开深入讨论,共同为推动北京文学与中国文学创新发展建言献策,辨明方向。该论坛也是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核心活动之一。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阎晶明,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韩昱、北京市委宣传部出版处处长郑俊斌、北京市委宣传部出版处副处长蔡宁,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等出席会议。作家阿来、叶广芩、刘庆邦、宁肯、红柯、关仁山、唐朝晖、石一枫、董群,文学评论家孟繁华、白烨、陈福民、张柠、陈晓明、李朝全、刘琼、刘大先、岳雯等出席会议,就五年来的北京文学成就、北京文学与“一核一城三带两区”城市文化建设、北京文学和文艺理论批评的相互促进及共同发展、面向全国的开放的北京文学四个主题展开了文学创作与批评的对话。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主持论坛。

667539633

10月13日,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举办“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北京文学力量”主题活动。图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阎晶明讲话。千龙网记者 张静摄

40
     10月13日,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社、十月文学院联合举办“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北京文学力量”主题活动,就北京文学与中国文学发展中的诸多重大议题和前沿课题展开深入讨论,共同为推动北京文学与中国文学创新发展建言献策,辨明方向。该论坛也是第二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核心活动之一。图为第二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现场。千龙网记者 许珠珠摄

百年中国文学高峰都与北京有关系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阎晶明表示,几百年来中国文学的高峰都与北京有关系,比如曹雪芹的《红楼梦》和鲁迅创作的最高峰时期都是发生在北京这座城市,他们不一定都是北京人,但是这就是文化中心的魅力。在鲁迅离开之后,这座城市还有老舍,老舍之后还有一大批的作家,从全国各地涌入这个地方,在这居住、工作和创作,而且以北京为题材的小说数不胜数。

自王朔以来,北京再次成为文学创作的一个中心地带,但是在表现上有了一些变异,它不再是以地理方位、地域文化为特色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变成一个概念,一种意识形态和语言方式。在叶广芩的笔下,北京又一次回到了一个有地理感、有故乡感的书写。她不是每天浸泡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是一个游子,但是她写得非常猛烈,而且比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的很多作家写得更具北京风味。我希望借论坛的契机,深入讨论关于北京的书写该怎么去表达,共同推动北京的文学事业发展和繁荣。

回顾五年来的北京文学成就

代际衔接 题材丰富

作为现代白话文学的发源之地,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当代北京已经呈现出更加丰富多元的文学图景,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力量在这里执着坚守、孜孜探索、开拓创新。回眸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自“京味文学”的开创者老舍先生,到汪曾祺、邓友梅、林斤澜,再到肖复兴、叶广芩、刘恒、王朔……北京城在变,书写北京城的作者在变,作者笔端的北京城亦在变。胡同、老街、老字号,高楼、大厦、舶来品,北漂、老北京、北京旅客,变的是不同人关于北京城的记忆起点,不变的是人与城相互守望的故事背后,不同人对城之世态沧桑、人之内心风景的追问探寻。

回顾五年来的北京文学成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认为,北京文学创作从整体上看,在各种题材齐头并进发展的前提下,小说创作保持强劲的势头。这些年来有很多作品,比如王蒙的《这边风景》,庆邦的《黄泥地》,刘心武的《飘窗》,徐则臣的《耶路撒冷》,杨绛的《洗澡之后》,还有张悦然的《茧》。这期间,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郝景芳获得雨果奖。

另外代际衔接比较好。从王蒙算起30后到90后七代人,年轻作家成长得很快,包括石一枫、付秀莹等。北京文学总体上具有当代的丰富性。比如网络文学的唐家三少,青春鼻祖的金子,还有写婚恋非常好的唐欣恬,《战狼2》的编剧董群等。

北京文学与“一核一城三带两区”城市文化建设

主动出击 填补空白

“一核一城三带两区”,即以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为根基,以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为抓手,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和文化创意产业引领区建设,把北京建设成为弘扬中华文明与引领时代潮流的文化名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都。

《十月》杂志常务副主编、著名作家宁肯表示,当具体的问题和文学创作之间产生关系提示了作家有一种主动性。作家也跟旁人一样,生活在一种自在的状态,需要一种主动出击的方式,比如个人对北京的理解是怎么构成的,如果自己理解的北京还不够全面,还不能完全代表北京的话,需要主动出击深入了解。

最近宁肯写了两本书《中关村笔记》,从中关村的角度去理解北京使他感觉很陌生、很艰难,于是主动出击,做了采访、收集。另一方面,城市记忆的主题是非常重要的,又写了散文集《北京城与年》,写了70年代以后北京的状态和记忆,有意识理解北京和开拓北京的概念。

作家唐朝晖则深入首钢,和工人打成一片,写生活中久违的体力劳动者。是反映北京改革开放四十年成果的一套非虚构文学丛书中的重要部分,为北京文学争光添彩。

北京文学和文艺理论批评的相互促进及共同发展

锻造新范式  生发新的话语体系

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要褒优贬劣、激浊扬清。文学创作与文艺批评之间,应该呈现出一种谦逊有礼的聆听姿势、大胆平等的对话心态,才能构建一派和谐健康、蓬勃发展的文艺争鸣氛围。惟其如此,方能更好地吸收北京这座城池的养分并借助具体的北京人情风俗,打造蒸蒸日上的北京地缘文化景观,展现不同时代北京居民的的精神风貌。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青年评论家刘大先表示,北京已经不是一个具象意义上的地理空间或者地方性的概念,是一个无形的象征,一个隐形的在场,具有中国文化的象征意义。

“京味儿”衍生出时间性的概念,对于北京的书写和想象带有世界性的意味,老舍是真正奠定京味文学基础的大师,但是实际上能追溯到从晚清以来的,北京旗人文学的书写,随着文学史研究的深入,已经挖掘出来一些关于北京早期的清末民初辛亥革命前后的作家,他们的书写奠定了后来老舍所形成的雅俗共享的京味语言风格。到80年代有一个传承,在叶广芩这些作家身上重新得到再书写,显示出京味文化的流动性、历史性及遗产性质的纬度。

“京派”是一个空间性的纬度概念。基本上都不是北京本地生长的作家,林徽因、沈从文、冯志、废名等人离开原来的故土,来到北京开始重新书写,以他者的眼光给带来北京不同纬度的视野,显示出北京的多样性。

北京文学始终站在文学和文化的前沿。而这些新的文化现象的出现,也鞭策文学批评要发明出新的话语体系,来应对新的文学性,也只有重新锻造出新的术语、新的研究范式,才有可能跟文学形成互动,生发出新的文化创新。

面向全国的开放的北京文学

开风气之先 汇聚精英

文学中的北京,离不开一种带有强烈地域色彩的人文诉求。北京城造就了北京的城市文学,北京文学反过来雕塑了北京的城市形象。开放的北京文学是不忘抬头看路的城市文学;是扎根于人民群众,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的人民文学;是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时,发掘北京作为一座城市、一段记忆、一类文化、一种思想的与时俱进的文学;是接住北京地气、增加北京底气、灌注北京生气,以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屹立于世的不忘初心的文学。

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阿来表示,北京应该有一个精神高度,要把不同的文化聚集在一起。而自己书写的领域属于“书写边疆”、“研究边疆”。中国有很多不一样的地理区块,不同的地理存在决定不同的文化存在,这些文化板块之间的交接地带就是“边疆”。

北京有开风气之先,新的思潮会先降在北京。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的观念,文学的、文化的、经济的、政治的,文学可能虽然直接书写经济政治,但是做文学的人多少懂得一些这方面的事情。北京是全中国精英汇聚的地方,很多号称热爱家乡喜欢这个城市的人都聚在这里,所以这样一个机会跟北京文学发生关系,北京用开放的方式来接纳我们这样的人是特别好的事情。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纪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