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交六十岁庆生 余隆质问作曲家断代

2017-09-26 08:18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广交六十岁庆生 功夫做在艺术上

今年,广州交响乐团已经六十岁了。9月24日晚,广交的艺术家们在艺术总监余隆的指挥下,在星海音乐厅上演了一场美到极致开心到家的生日音乐会。广交此次“庆生”不铺张不浪费,把功夫做在艺术上,办一台音乐会、开两天的研讨会、出一套纪念CD。不过,音乐总监余隆在说到中国作品这个话题时显出了忧心忡忡,现在能拿出作品的作曲家都已经超过了六十岁,年青一代的作曲家人才严重缺乏。

一场快乐的生日爬梯

9月24日晚,在星海音乐厅,广州交响乐团上演了一场温馨欢乐的生日音乐会,除了音乐总监余隆、常任指挥景焕等自家人,大提琴家王建、钢琴家张昊辰、青年小提琴家高参等也纷纷登台献艺。开心的《节日序曲》,大提琴家王建和乐队完成的《月亮颂》听起来如醉如痴,张昊辰演奏的《肖邦练习曲》美到没谁了,他和乐团的《蓝色狂想曲》令人对这位年轻的钢琴家、这支六十岁的乐团充满了幻想。

当晚,男中音袁晨野还和乐团一起完成了广交委约世界著名作曲家潘德烈斯基基于中国古代诗歌创作的《第六交响曲》的世界首演。音乐会结尾,乐团将广东名曲《步步高》和《生日歌》嫁接在一起,令全场开心不已。现场,艺术总监余隆和团长陈擎将终身成就奖颁给了老团长余其铿,以表彰他在过去十余年间对广交的突出贡献。

走出去不是自娱自乐

9月24日音乐会之前的发布会上,余隆希望记者提一些比较尖锐的话题。他认为,在整个文化行业里,能跟世界接轨的只有古典音乐,真能让中国文化与西方在一个平等的平台上对话的,只有古典音乐。

余隆说:“老说中国文化走出去,但是走出去绝不是自娱自乐,带着点东西给别人听,这不叫文化走出去。潘德烈斯基是一个伟大的作曲家,他对中国诗词的诠释,这才叫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最高境界。”余隆很得意地说:“中国的音乐家,无论在纽约、费城、旧金山、洛杉矶、慕尼黑等世界各地的乐团都有中国人在那里当首席,或者进入到重要的行业的领导者行列中。中国古典音乐家在国际上得奖无数,而且都是一线大奖。”余隆认为太多的媒体只关注明星八卦新闻,对文化发展有些视而不见,“能改变国家的一定不是娱乐,而是文化。”

反思作曲家断代现象

有记者问,为什么广交六十年会委约西方作曲家潘德烈斯基写这样一部“中国作品”?

说到这事儿,余隆又来气了。“在选择作品上没有中国人外国人之分,不管是贝多芬、莫扎特、德彪西,也不论是意大利人、法国人、德国人,重要的是作品的好坏,很在意他在文化历史上的造诣。现在中国的作曲家都在写什么,除了写电视剧和影视作品赚钱,教学生,作品呢?拿出来啊?”

余隆掰着手指头说:“现在能拿得出作品的郭文景、叶小纲、陈其钢、周龙、陈怡都已经年过六旬,50岁、40岁、30岁的作曲家在哪儿呢?”余隆特意对广州媒体说,你们去问问星海音乐学院作曲系的老师或者在广州的作曲家都在干什么?写首歌、给电视剧配个乐,不要以为写个旋律就是作曲家。就像识字和有文化差着十万八千里,写个旋律和变成作曲家同样差着十万八千里。余隆语重心长地建议现场记者,要对这种现象进行反思。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张学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