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青:我的歌会随着故事走

2017-09-14 08:10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李剑青:我的歌会随着故事走

这几年,大哥李宗盛的身边总是跟着一位会唱歌也会拉小提琴的年轻人。他就是李宗盛的爱徒李剑青,这几年师徒俩合作了《匆匆》等多首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前不久,相信音乐为李宗盛担任制作人并和李剑青完美合作了这张新专辑《仍是异乡人》,大哥说,这是他制作专辑用时最长的一张。而李剑青前几天在一场见面会后对信报记者说:“我的音乐什么都没有,我就是胡来,完全的异想天开,由着性子来,几乎是完全的自由。”

遇到大哥

是我的幸运

前些日子,李剑青忙里偷闲的在中关村某书店举行了一个粉丝见面会。平常在荧屏上或者舞台上,看起来有些高冷范儿的他成了段子手,不仅唱歌而且和粉丝的互动把现场搅和的非常热闹。“不发微博,大家就认为这个人很高冷。平时我也发,就是比较少。有些不明真相的少女,还一直以为我是帅哥。”李剑青认为自己当然不是帅哥,“那是他们的错觉,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个帅哥。我就是个做音乐的,一个最平常不过的人,一个以自己的方式去表达的人。也正巧我是个学音乐的,境遇跟那些飘着的人没什么区别,也正好有一些东西和情感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下,仅此而已。”

在这个时代的歌坛,才子不少,但是能遇到李宗盛并且成为他的弟子是何等幸运。李剑青,这个来自东北的小伙子,就是这个幸运的人。他说:“遇见大哥,遇见相信音乐,他们愿意帮助我这样的歌手,发行我这样的专辑。”

在很早的一次选秀中,李剑青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小样寄给大哥。这样,李宗盛开始留意到有“李剑青”这个人。之后,开始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合作,特别是为中国电影百年制作的音乐剧《电影之歌》与大哥的合作。他说:“那部戏中,所有的和声都是我唱的。”当时,李剑青还是广西交响乐团一名小提琴演奏员,一个月只拿几百元钱工资。那时候,大哥跟他说:“跟我走吧,我一个月包你吃包你住,还给你两千块钱。”于是,李剑青就跟着李宗盛大哥走了,一直走到现在。

跟大哥

学会表达生活

有很多人认为李剑青跟大哥的学习是手把手地教,其实根本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他很少来公司,就把你仍在那儿。你就在一旁看着,观察他看事情的角度,思考问题的方式,讲故事的语境。比如一个无解的案子怎么解,他如何让一件没希望的事情咸鱼翻身。他唯一给我的启发,就是世界上有特殊调弦法,另一个就是跟我分享他听的音乐。他听的音乐很冷门,有印度的还有埃及的。”

李剑青说,大哥对自己来说,每一天都是很新鲜的,他身上有很多令自己好奇的地方,这是只有跟他生活在一起的人才能知道。大家都说,李宗盛的音乐很牛,可是很多人不知道他的音乐为什么牛?究其原因是两点——一个是认真,一个是好奇。

“他的家里到处都是音乐播放装置,他无时不刻都在听音乐。有时候,去他家谈工作,我都觉得惭愧,怎么都这么努力的人。他常谦虚地对我说,我没有你们有天赋,所以我后天会很努力。这行业努力勤奋的人多了,但在我看来,大哥是极有天赋的人,说实在的,做我们这一行没有天赋是无法做下去的。这句话说起来很无情,但却是事实。”

音乐就是

由着性子来

“我的音乐就是胡来,完全的异想天开,不受程式化影响,由着性子来,几乎是完全的自由。我觉得,为什么说故事一定要有一个公式,八小节要进入副歌了,再过八小节要进入间奏了,为什么非要这样?”李剑青认为,用音乐说一个故事要像拍电影一样,起承转合,这地方要拐个弯儿,这地方要上个坡,这个地方他老婆死了,那个地方又遇到了另一个爱人。“每一个段落情绪都是不一样的,要像一部戏一样。所以,我会打破常规,我的音乐会随着故事走,不一定会反复而是一气呵成的讲完。大哥说,喜欢我的音乐,喜欢我的旋律,喜欢我的不讲道理,喜欢我的胡来。”洞察人的心理,用音乐去表达人生,这是李宗盛的本事,这也是大哥能把每首歌都唱进人心里的原因。

李剑青的音乐,也有很强烈的故事性,这是受大哥的影响,同时也是和他的自身经历有关。“过了三十五岁以后,我才知道唱歌有多难。唱歌真的不是在唱,不能去演,要自然要更真实的表达,要让你的听者感受到你的故事的真实。”每个人都唱不来李宗盛的味儿,如今李剑青的歌曲也因为篇幅长或者旋律怪,人们同样学不来。他说,自己不是不想流行,但他就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我也不是非得写成这样,也不是故意去显摆我的技术,我可能两个和弦就搞定了,我只是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他的歌里

都是人生体验

这张新专辑,对于李宗盛来说,是他在北京漂泊多年的生存体验。而对于年轻的李剑青而言,他如何体验其中的甘苦与不易。李剑青说,自己不想跟别人比惨,但是自己的生活经历可能比大哥故事里的还要惨。

“我们那个年代的七零后,在桂林的一个小城市,曾经一家四口住在七平米的小房子,是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我12岁还没有尝过牛奶的味道,我穿七分裤不是为流行,而是穿我哥哥剩下来的。赶上下雨家里面的积水,一家四口坐在床上,等水消退。那时候,我写过一些文字,家里的小破鞋子和邻居的旧家具,承载着我妈的梦想流向巷口。”对于这张专辑的情感,李剑青认为,这些歌词的文字工作者很厉害,“他们的这份儿厚重是我无法企及的,他们说出了我说不出的话,但是我可以用我的旋律来讲出来。”

说到《姥姥》这首歌,李剑青说,大哥当初并没让他写成歌,只是大半夜的给他发过一段文字。“我没见过我的外婆,只看见她挂在舅舅家墙上的相框里,我感觉这个故事讲的就是我的外婆。我没跟大哥说,过了几天交了个小样给大哥。有时候,大哥也会跟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写,不然媒体会以为你学我唱。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表达是对的,我跟他撕,我一定要这样唱。”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张学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