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先生》或许是最好的斯蒂芬·金

2017-09-05 08:4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梅赛德斯先生》或许是最好的斯蒂芬·金

在此之前,但凡任何一个有些追求的美剧迷可能都已经对斯蒂芬·金的作品被改编成美剧这件事丧失了信心。这些剧集顶着斯蒂芬·金的盛名,开播前通常声势汹汹,开播后的质量之差让人匪夷所思。在这样的背景下,《梅赛德斯先生》绝对是一个异数。不只是相对于斯蒂芬·金的其他美剧改编,即便置于2017年全部美剧新剧的序列,这部作品都算得上惊喜。

或许是因为没有超自然的因素渲染出那么多装神弄鬼的桥段,或许是因为它更靠近扎实的类型化写作的方向,这部双雄对决设定的旧案重启的戏码,从第一集开始低开高走,愈发引人入胜。

故事是从冰冷又压抑的一幕开场的。一群底层劳工在晨曦未至的天寒地冻间排队等待一场前途未卜的招聘会。失意的中年男人,不得不抱着婴儿排队的女人,有的人还心存善念,有的人愤世嫉俗,人们挤挤挨挨,只不过想维持一线生计。一辆奔驰轿车停在后方,大灯直射向人群。人们开始愤怒,觉得这是某个闲得没事的富家子弟对穷人的嘲弄。但他们不会想到,这不是嘲弄,这是死神收割前的注视和抉择。轿车冲向人群,冲撞,碾压,十几个人变成肉酱,包括那个婴儿。案子没破,成为警探比尔的心病,即便退休,这一切仍然沉淀在他心里,成为折磨和梦魇。偶然一天,凶手给退休的比尔发来戏弄的邮件,一直沉溺于酒精和垃圾食品的比尔重新踏上了寻凶的旧路。

这是一部典型的双线叙事的罪案剧,凶手在一开始就被明确告知,所以,这个故事的悬疑并不在于对案件本身的解谜,而在于寻找和呈现。从表层上看,警探在寻找真凶,但从精神层面去看,同时,警探也在寻找自我。退休,让这个男人丢失了一切,他是那种用警察的身份和拼命的工作定义自己的人,闲暇不会令他放松,只会摧毁他的身体以及自信。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凶手的挑衅,让他重新拾起了某种存在的意义。而同时,故事不急不缓地慢慢呈现着两个人的隐秘一面,警探的挣扎和孤独,凶手扭曲的母子关系和梦魇般的童年。从这个角度上去看,它不但讲述了一宗悬案,还后撤了一步,用俯视的视角扫描了每个人生活和经历的细部。

除了斯蒂芬·金,《梅赛德斯先生》的编剧还包括大卫·E·凯利,去年,由比利·鲍伯·松顿主演,由他编剧的《律界巨人》让剧迷们印象深刻,今年他又作为编剧参与了由妮可·基德曼和谢琳·伍德蕾主演的《大小谎言》,他善于堆积悬疑感,也善于写出那种掩藏着秘密的主角。相比而言,《梅赛德斯先生》有些和《律界巨人》的内在相似之处,双雄对决的人物设定和叙事线索,一个困厄孤独的寻找者和一个被心魔困住的怪异的对手。

一个善良又顽固的老侦探,一个骨子里被刻下了犯罪基因的geek,两个世上最孤独的人,彼此成为了对方的死敌,但却也是这世上唯一走进了对方内心的人。这一切都在剧中被酒精和爵士乐浸泡出了悲凉的况味。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杨时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