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专访| 花脸与旦角谈恋爱 京剧《浮士德》剧场里做实验

2017-09-05 08:4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wwzjy2017083016

《浮士德》剧照(千龙网发 剧方供图)

传统京剧演绎西方名著是种怎样的体验?在京剧《浮士德》里,浮士德成为耄耄老者,在魔鬼的诱惑下签订契约重返年轻,疯狂追求少女格蕾卿最终酿成了悲剧。而这位书生浮士德由花脸京剧演员刘大可来扮演,他不仅要突破行当演绎人物返老还童的过程,还会与旦角演员两情相悦上演一段现代舞,而戏中音乐又融入了西方打击乐、大贝斯等,甚至闪现了一段《两只老虎》。

“如果没有传统戏的根基,我们来演这个戏就是在开玩笑。参加这出戏的演员,在意大利演出还在练功,回国我们都在学习最传统的京剧、昆曲。”刘大可说,“京剧的主体应该说还是在我们千百年留下来的剧目和题材上。小剧场京剧就像是一个实验室,我们从老先生那里学到了之后,怎么去画,还有什么样的思考去做这样的一种尝试。小剧场当中体会到的东西是可以放到今后的传统戏,或者剧院新编戏当中的,这就是新意。”

2017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开幕在即,实验京剧《浮士德》将由刘大可、徐孟轲、张佳春、赵辉辉主演,于9月9日至10日在北京9剧场行动剧场上演与观众见面。

突破行当 花脸演绎书生浮士德

《浮士德》2014年由德国导演安娜·帕史克构思,国家京剧院和意大利艾米莉亚罗马涅剧院基金会联合制作。历时一年多的筹备,2015年10月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太阳剧院全球首演,11月于清华大学进行国内首演。2017年5月在威斯巴登歌剧院德国首演。《浮士德》曾赴意大利、德国巡演,进入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校园,参加上海国际艺术节、广州艺术节、2017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等,目前国内国外已经演出78场。

起初,刘大可在听到要排演《浮士德》时,首先认为自己适合出演魔鬼这个角色,花脸的行当和形象都适合表现魔鬼。但是导演却让刘大可演绎主人公浮士德,而浮士德不仅是个书生,还要和旦角谈恋爱。

“演绎浮士德这个人物其实会跳跃各种行当,主要还是以人物和情感出发。”刘大可说,“我本身是唱花脸的,我们从小学习的就是行当是京剧最重要的一个特点,花脸的行当大多表现的是比较粗矿的人物形象,比如张飞李逵。但如何表现书生,还要和花旦谈情说爱,这是需要去思考的。后来经过沟通和排练,我们逐渐找到一种方式,可以淡化行当,突出程式。这个人物从老年变回年轻,他是在不断地变化的,可能我前面用老生的元素更多一些,返老还童以后变成年轻人,可能又体现了一些小生的特色,比如小嗓的运用。随着他欲望、私心的膨胀,张力更大一些了,花脸的方式又合适了。”

1245109620

国家京剧院演员刘大可(千龙网发 刘大可供图)

戏迷认可 实验京剧根植传统圈粉老票友

当《浮士德》首次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时,刘大可心中很忐忑,梅兰芳是最传统的京剧剧场,如果在校园演出时年轻人易于接受实验京剧,那么资深的老戏迷们会不会买账?演出前,有位老观众到后台找到刘大可,劝他说:“大可,你别干这事,你就好好跟老师学戏就完了,弄这些东西没用,我看过太多的戏都不成功。”

可是演出结束后,刘大可收到了这位老戏迷长长的一段短信,写道,我没有想到,你们做这个事情是认真的。我处处能看到传统戏的痕迹和根基,你们的水平和基础并没有离开京剧本体,我希望你们的戏多多上演。

“这个戏刚刚创作出来的时候,其实我们也有一些担心,老观众、老艺术家、同行会认可吗?但是我们演完以后,我觉得得到的反馈都是非常正面和积极的。”刘大可微笑说道。

刘大可介绍,《浮士德》虽然处处体现创新和实验,但是紧紧根植传统。“就像徐孟轲所说,我们这出戏不是无根之水。当中一段魔鬼与格雷卿的哥哥打斗,魔鬼施了魔法,我们用慢动作的形式来表现。慢动作是出自京剧《三岔口》。我们没有离开京剧,换成另外一种情景来表现,我觉得这样的编排是没有离开传统的。”

东西碰撞 《两只老虎》带来会心一笑

该剧由中国、意大利、德国三国艺术家联袂打造。中方负责编剧,中德双方共同执导,中意双方共同完成音乐作曲。三国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融合碰撞产生了很多新的火花,他们在尊重京剧艺术本体的基础上在导演手法、唱腔设计、音乐作曲、服装设计等方面都融入了新的理念和一些西方元素,京剧传统的“唱念做打”通过这种创新的编排呈现出一种全新的面貌,焕发新的生命。

“这出戏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们共同创作这部戏。里面有现代舞的元素,表现浮士德和格雷卿之间的一种爱慕之情。音乐的是由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路易吉·切卡莱利和阿里桑德罗·切普里阿尼作曲,音乐拿过来以后觉得非常地新鲜,如果完全用戏曲的打击乐、我们的弦乐去表现,似乎觉得张力不够。那么我们想到要用新的元素,那么现代舞的元素是最最贴切的。所以我们也请了东方歌舞团和海政文工团的编导同时加入共同创作,里面我们用的身段还是戏曲的,但是它的舞蹈理念是现代舞的,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尝试。”刘大可说。

在戏中甚至闪现了《两只老虎》的旋律,《浮士德》虽是悲剧故事却又有着喜剧元素,刘大可说:“京剧当中也有插科打诨,喜剧的元素。怎么和西方的元素结合?如果我们用一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式的比较有趣的旋律,可能中国人知道,但是我们这个戏要面对的是国际,外国可能就不了解中国人的文化,那怎么办?用西方的《两只老虎》加入进来,每次到这个地方可能大家都觉得会有会心一笑。”

CL4_6233

《浮士德》剧照(千龙网发 剧方供图)

新鲜思路 小剧场像京剧实验室

如今,众多戏曲人正在尝试小剧场京剧,面对这个热点话题,刘大可说:“现在有大量的戏曲人开始关注小剧场戏剧,这是一件好事!小剧场京剧其实从8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形成系统。”

刘大可认为小剧场的经验可以为传统带来新意,他将其比作实验室,他说:“小剧场京剧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思路。但是小剧场京剧不能代表整体的京剧。京剧的主体应该说还是在我们千百年留下来的剧目和题材上。小剧场京剧就像是一个实验室,我们从老先生那里学到了之后,怎么去画,还有什么样的思考去做这样的一种尝试。小剧场当中体会到的东西是可以放到今后的传统戏,或者剧院新编戏当中的,这就是新意。”

而此次的2017年全国小剧场戏剧优秀剧目展演也将汇聚21部小剧场剧目,谈到此次参与展演,刘大可说:“这次展演有21出戏,不单单是京剧,各种剧种和艺术形式都有,是大家相互学习借鉴的机会。”

京剧传承 艺术工作者要甘于寂寞

如今,电视、直播等方式推出的众多明星进入了大众视野。被问及京剧艺术的发展传承,刘大可说:“今天坚持传统艺术的人心中多多少少是有种情怀的,否则的话就去拍电影、真人秀去了,要想挣钱可以有很多很多种办法。但是为什么能留在这里?是有一种情怀和责任感的。我们所有传统艺术工作者,就是甘于寂寞,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走下去。”

“这两天排戏每天半夜12点我们才回去,没有人规定,是你心里觉得这个事情我得去做好。半夜只有练功房亮着灯,几个人在想对策,这就是寂寞。”刘大可说。

刘大可出生于京剧家庭,在父母熏陶下走上京剧道路,谈到自己对京剧的感悟,刘大可说:“京剧应该说是我生命当中的一部分了,没有可能觉得缺了什么,但拥有也不会觉得我跟别人不一样。上学时会想我要达到什么样的艺术高度,但是当你真的走到这就平静了。我的理解,不是获得金奖就是追求,不是一件事、一出戏。我觉得这种追求是每碰到一个角色,你把它诠释好,得到观众认可,你觉得体会了另外一个人生,可能多了一份对生活、生命的思考,我觉得这个是比较宝贵的财富。”(记者/张嘉玉)

人物简介

刘大可,1980年出生,国家一级演员,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第六届青年演员研究生班,中国国家京剧院青年演员,工花脸。第六届CCTV全国青京赛金奖得主,曾获中央电视台“梨园杯”擂台赛金奖、文化部优秀折子戏大赛优秀表演奖、“红梅杯”全国戏曲大赛金奖等。

责任编辑:张露汀(QC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