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的生命就是文学创作

2017-09-04 09:02 深圳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作家的生命就是文学创作

9月3日出版的《深圳商报·读书周刊》,刊登一篇人物专访《讲“南方故事”的作家》,介绍的是深圳的一位作家。让人吃惊的是,这位名叫丁力的作家,已经创作完成了40余部长篇小说。报纸在刊发报道的同时,刊登了一幅他站在自家书架前的一帧照片,身后排列着的图书都是丁力自己的作品,它们就像战士一样排着整齐的队伍,跟随着丁力这位“司令员”,接受读者的检阅,令人肃然起敬。

一个作家一生创作大量长篇小说,这在国外文坛上并不少见,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按作家计划要由137部小说组成,他为此投入了毕生的精力,只是天不假年,到他告别人世时留下了遗憾,但也已完成了91部。在中国,也曾出现过张恨水这样的作家,一生创作了100多部通俗小说,其中绝大多数是中长篇章回小说,总字数超过3000万字。但是,现在却很少有中国作家在作品数量上能够达到如此的高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前的作家都要自食其力,只有通过不断的写作才能得到生活来源,巴尔扎克和张恨水之所以著作等身,一个不能排除的原因就是,他们的生活负担沉重,前者要还债,后者要养活家庭里一大帮子人,都需要通过“拼命三郎”式的写作来减轻这种压力。即使是丁力,其开始长篇小说的创作也是在其所任职的上市公司退市,本人面临失业以后开始的。

目前中国作家在总体上成果不多,这与他们大多有一份体面的工资性收入有直接关系,作家协会的专业作家,即使多年不写作,不出成果,也能领到一份工资,虽然不算丰厚,但维持基本生活是没有问题的,这在客观上确实会减弱作家的创作动力。但这不是最主要的,读者看到的现实是,一些作家在出版了成名作以后,更热衷的是在媒体上抛头露面,已经没有兴趣再潜下心来埋头创作。

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文学创作已经不是他们的职业,而是他们的生命,只有具备了这种理念,才能产生强烈的创作冲动,驱使着自己永不停歇地创作。张恨水创作处于巅峰状态时,又是报馆的高级管理者,本有不菲的工资收入,他能够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在文学的园地里辛勤耕耘,支撑他的是其自我加冕的一种文学责任和使命感。丁力的情况也是这样,在成为作家之前,他已经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即使公司退市了,以他在企业管理上积累的经验,要找到一个高薪工作并不太难,支撑他的同样是对文学的一份挚爱,因辛勤创作而得到的收入对他来说其实已经是其次了。因此,对于一些作品量偏少的作家,读者除了可以怀疑他们的创作才能下降以外,还可以怀疑他们对文学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在文坛上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流行,作品的数量不等于质量,数量多不等于质量好。其实,这是一种为自己偷懒找出来的借口,没有相当的数量,又怎么能证明其质量?巴尔扎克之所以能够在世界文坛上取得地位,并不是说他《人间喜剧》中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佳作,但其中的《欧也妮·葛朗台》等经典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在《人间喜剧》这一座高山之上矗立的高峰。张恨水的大量作品,曾经因有“鸳鸯蝴蝶”的色彩而长期被冷落,但他的大量作品却深受中国老百姓喜爱,直至今天仍然有可观的市场。丁力的情况同样如此,他大量作品发表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等一线文学刊物上,并没有因为作品数量的多而减低质量。这些作家的实践证明,那种把数量和质量对立起来的观点,基本上是站不住脚的。

丁力给自己确定了创作100部长篇小说的人生目标。这个目标是否能够如愿完成,目前尚不可知,但他这种给自己加压的勇气却是值得让每一个中国作家学习的。作家要以作品来说话,这除了指作品的质量,还包括作品的数量。而为了让作家多出作品,像经济领域进行的改革一样,也有必要对专业作家实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比如作家协会可以考虑减少对专业作家的供养,特别是一些年富力强的作家,要将他们抛入到市场的汪洋大海,以此来激发他们的文学创作潜力,推动优秀作品脱颖而出。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  作者:周俊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