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扬帆出海

2017-08-29 09:47 深圳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出版扬帆出海

“中国文学如何走出去?”这是最近相继结束的上海书展、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出版人、作家和学者热衷探讨的焦点话题之一。而日前发布的“2017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报告”称,内地中文图书日益成为展现中国社会面貌的一个窗口,并成为世界图书馆系统,特别是公共图书馆系统收藏、采购的大宗产品。中国出版文化已经从过去面向国内市场,正在大踏步进入世界出版领域。那么,中国出版文化的世界化时代是否已经到来?多位出版人、作家对此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当代文学是了解中国发展的一个窗口

作为与法兰克福书展和伦敦书展齐名的世界三大版权贸易成交平台之一,今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共达成中外版权贸易协议5262项,同比增长4.9%。据报道介绍,从类别来看,主题类、少儿类、文学类、文化教育类、经济类、哲学类图书排在输出前列,网络文学“走出去”异军突起。从输出地来看,越来越多的图书在输出英美等国家之后,开始输往小语种国家,“一带一路”参与国家成为版权输出的热点地区。从合作方式来看,越来越多的中方机构不再满足于简单的版权贸易、实物出口,而是在共同组稿、深度合作的方向上走得越来越远,一个立体化的“走出去”模式已经基本成形。

尤要一提的是,在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过程中,当代文学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据“2017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报告”显示,2017年海外馆藏影响最大的中文图书有23种,只有4种为历史图书,其余19种为中国当代文学图书。记者看到,今年被海外图书馆入藏最多的图书是贾平凹的《极花》,其次是王安忆的《匿名》。此外,严歌苓的《舞男》、张悦然的《茧》、张炜的《独药师》、路内的《慈悲》也都位列前十名中。由此可见,中国当代文学图书在海外的影响力日益增大,并逐渐成为全世界各个国家、民族的人们了解中国社会发展面貌的一个窗口。

对此,作家莫言在日前举行的“中国文学与全球化时代——莫言作品国际传播沙龙”上也表示,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热门话题?说明中国文学“走出去”是作家强烈的心理需求。“众多的中国作家对写作个性化的追求汇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的独特风貌,然后才有可能走向世界,被世界所接受。”

中外出版社越来越重视作品合作推广

中国文学“走出去”,需要译介,而中外出版机构便在“介”的环节上发挥着最为关键的推广功能。比如,人民文学出版社自2009年成立对外合作部以来,专门推广中国作家作品的海外版权,每年的版权输出数量都有增长,比2009年翻了6倍,输出语种20多个,遍及世界各地。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肖丽媛告诉本报记者,作为文学专业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深知纯文学作品海外翻译的重要性和艰巨性,从一开始便坚持坚持版权输出的品质,坚持选择知名母语译者和海外名牌出版社这两个原则,由精品大语种带动小语种,在欧美等传统出版国家和“一带一路”及拉美地区同时推进。

肖丽媛介绍,为了扩大中国文学的海外影响力,人民文学出版社进行了各种探索,如以影视带动国际版权的“山楂树模式”,带作家到海外宣传的“作家走出去模式”,与海外出版社合作“互译”模式等。继《山楂树之恋》输出18个语种后, 已将格非的《隐身衣》输出到英、法、西知名文学出版社,铁凝的《永远有多远》在泰国销售也已超过两万册。目前,该社在美国、意大利、拉丁美洲的编辑中心已经准备就绪,日本的编辑中心也在洽谈中。在今后,人文社将以签约作家海外版权作为对外版权输出的主要方向,通过“作家经纪”模式,系统性地全面经营作家的海外版权业务,培植作家的国际影响力,为不同类型的作家找到匹配的外国出版社,通过作品海外版权输出,让作家和人文社更紧密地粘合到一起。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期间,亚马逊宣布在其全球14大站点同步首发作家贾平凹的小说《高兴》英文版Happy Dreams,而且是纸质书和电子书同步发行。此外,Happy Dreams还入选了亚马逊Kindle的独有 First项目,这使得亚马逊北美地区的Prime会员和订阅亚马逊出版信息的上千万读者可以优先购买到《高兴》的英文版Happy Dreams。据悉,该书也是今年唯一一本入选Kindle First项目的中国文学作品。亚马逊中国副总裁、亚马逊阅读中国区总经理艾博儒表示:“‘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中国文化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提供了重要契机。”

翻译是中国文学通往世界的“桥梁”

近年来,随着中国文学作品多语种版权输出和翻译出版越来越热,其实预示着中国出版文化的世界化时代正在到来。当然,“翻译”是目前中国文学“走出去”所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和瓶颈。翻译的品质,最终决定中国文学能走得多远,决定作家作品能否“墙里墙外开花共芬香”。记者了解到,作为亚马逊助力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的重要举措,亚马逊全球出版已经先后将包括贾平凹、陈忠实、冯唐、路内、虹影在内的多位知名作家的19部中国文学作品纳入翻译出版计划, 其中包括《高兴》的英文版Happy Dreams在内的15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已经在美国翻译出版。为了确保翻译质量,亚马逊还专门成立译者平台,合作的译者既包括葛浩文、韩斌等知名汉学家,也囊括了众多的新锐译者。

“我觉得具体的翻译工作还是很困难的,但是很伟大的一件事。”在贾平凹看来,翻译也是重新创作了一次。同样莫言亦认为,文化交流都是双向的,如果只是中国作家阅读国外文学作品,那么这个交流是单向的,只有当中国文学作品被翻译成世界上众多的文字,变成了外国读者手里读物的时候,这个中外文学双向交流才算是真正完成。他希望中国文学能够被世界上更多语种的读者所阅读和接受,从而达到一种心与心、人与人的交流。

翻译是中国文学抵达世界的“桥梁”。诚如出版《五百万汉字》阿拉伯语版的黎巴嫩雪松出版社CEO赫炎在近日出席“阿乙海外版权成果分享会暨人民文学出版社新作家海外版权签约仪式”上所说:“想要输出文化的唯一方法,就是输出文学。当你翻译文学的时候,可以看到世界后面的另一个世界,甚至可以触摸到这片土地后面的土地。”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  作者: 魏沛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