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淼:戏剧更能展现中国审美

2017-08-28 08:24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提高文化软实力需要“走出去”

近日,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和演出的话剧《罗刹国》荣获2017爱丁堡边缘艺术节亚洲艺术奖评委会颁发的“最佳青年演出奖”。 2017年是中国戏剧走出去规模最大的一次。多年参加国外戏剧节,让赵淼对戏剧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能力有了更清醒的认识。他说:戏剧走出去比电影更能展现中国人的审美。

戏剧比电影能展现审美

信:曾经我们面对的现实是,中国电影比中国戏剧更早走向世界,在国际斩获大奖,传播中国的审美。如今我们要面对的是,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电影票房第一大市场,大量人才包括戏剧人才纷纷涌入电影行业。对比中国电影的迅猛发展,中国戏剧走向国际到底能取得什么样的影响力,对于我们提高国家的文化软实力有多大的意义,对改变世界对中国的认知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赵:现在中国戏剧往外走,偏向艺术性和多元化啊,现代的,古典的,探索的戏全都有。中国文化走出去,要征服欧美的主流世界。我们用什么方式和他们进行对话呢?中国电影的资本化运作程度很高。资本让我们快速看世界,快速走向世界,但也会让我们受制于资本。电影是工业化的生产,很多时候中国电影也必须按照西方电影的游戏规则去制作。比如很多国产大片的切换镜头,剪辑完全参照好莱坞的工业模式。但是在戏剧方面,人家不希望你做得跟人家一模一样,他们要看的就是东方文明、东方戏剧。这促使我们能够用戏剧展现中国人自己的审美和戏剧样式。

信:如果说电影作品面向普通大众,那么中国戏剧走出去会影响哪些西方观众?

赵:我们今年专门在国外戏剧节上进行了统计,戏剧影响的观众基本是精英阶层。比如法国的阿维尼翁戏剧节吸引了很多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来看戏,他们看戏之后就会去尼斯等地度假。戏剧、美术和文学影响的大都是精英阶层群体,我们发现这部分人群对多元文化感兴趣。我们在爱丁堡戏剧节做的观众调查也显示了这一点,穷学生、年轻剧评人对多元文化的兴趣很少,他们更喜欢节奏快、刺激的演出而教育背景越高、资历越丰富的观众和记者越会对来自不同文明的戏剧感兴趣。

提高软实力需要“走出去”

信:这些年中国文化走出去,让我们的戏剧学到了什么?走出去对我们发展戏剧艺术的推动力在哪儿?

赵:我们多走出去,多犯错误,多遇到挫折,这样的经历意义非凡。中国戏剧在世界主流戏剧阵容中还处于边缘地位,我们发出的声音还很小。我们出去以后再回来,要快马加鞭向前赶。日本和韩国戏剧当年也是快速进军欧美,而后回去发展自己的。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多向日韩戏剧界学习。走出去了,吃到亏了,明白自己和世界的差距了,知道如何对自己的传统进行现代化改造了。日韩的戏剧很现代,但又有他们鲜明的民族传统文化特色。文化走出去让我们学习领悟到的东西,有利于我们快速提升国家的文化软实力。

戏剧人要敢于为世界表达

信:我们挑戏出国是否和西方观众对中国戏剧的期待相契合,或可曾有与他们的期待相脱节的剧目?他们对中国戏剧的心理期待到底是什么样的?

赵:我们在法国做了观众调查,他们期待的中国戏剧一种是偏向传统的,比如他们认为中国戏剧和中国电影里应该有武打。有些观众评价我们的《罗刹国》说,你们的武打场面很精彩,我认为中国的戏剧就应该这样。第二类观众想透过戏剧作品看中国当代社会的样貌,要知道你们现在的社会发生了什么样的问题。第三类观众则只是好奇,他们对异国文化不了解,就是来看看你们的戏长什么样。所以我们必须得送点儿现代戏剧去国外,我们必须得努力超越国外观众的期待。相比之下,欧洲大陆的观众,比如德国法国意大利的观众对东方文明更好奇,中国古老的哲学、中国古典文学对他们有影响。

信:我们学世界,世界看我们,不同角度,不同视角。在我们已经走到海外演出的中国剧目中,哪些是西方世界最欢迎的,哪些反响平平?

赵:以我们剧团为例,讲述现代人人情冷暖的《失歌》和讲述老年人生活的《吾爱至斯》很受国外观众的欢迎。中国戏剧人要敢于为世界表达。欧美戏人很自信,他们认为自己要为人类表达。

别把看戏变成“奢侈品”

信:中国戏剧走出去的同时,更多的西方戏剧走进来,直接影响了一代中国戏剧观众的审美。但这种全新的、完全跟随外国艺术家的审美也引起不少争议,如何能让新一代中国观众建立起充满文化自信的审美习惯是当务之急。能否谈一谈你所接触到的西方观众留给你的印象。饱览各国戏剧,他们的心态是什么样的?他们如何在世界各地优秀作品的冲击下不丧失自己的文化审美趣味?

赵:他们对各国戏剧都抱着开放和友善的态度,国外观众认为我只是到剧场看一个戏,这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关心的是这个戏有没有感动我,我不会在乎这个戏是日本的,法国的还是英国的,他们看完戏也不会总在社交媒体上谈感受。我自己感动了就是感动了,如果别人看哭了,而我看了没感觉,也没什么好掩饰的。

现在我们的文青变成愤青,朋友圈这个愤怒那个愤怒,我们能否把愤怒转化成开放性呢?我们得认识到国外来的作品也不是完美的。在亲眼见到国外的演出前,大可不必给他们贴标签,一贴标签就变成皇帝的新装了。看完戏后无休无止地写长篇大论,也容易把看戏这种日常生活内容变成一种“奢侈品”。戏剧润物细无声,润的是心灵。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王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