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澡堂》释放力比多 导演何雨繁赋予理性升华

2017-08-22 09:1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

8月,在77文化创意产业园的排练厅里,导演何雨繁带领《澡堂》剧组排练。(《澡堂》剧组供图)

在77文化创意产业园的排练厅里,导演何雨繁时而挥着手臂,有节奏地和演员们对台词。时而走到演员跟前做示范。“这是最难排的第三幕戏,有些抽象,演员要从现实中抽离出来,进行一种碎片式的表演。”何雨繁对千龙网记者说,这已经是排练的第19天了,还远远没有达到导演想要的雏形。

这是什么样的澡堂子?如果只是感怀流年往事,怀旧老北京,那未免过于简单,也太小看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硕士生了。

“在跟一个导演朋友聊创作的时候,他提到在电影频道做策划节目,很多节目跟水有关的形式,人跳到水里代表力比多的释放,观众看到后就很愉悦。”通过这个聊天的内容,何雨繁开始围绕一个水池“编故事”,把人们的欲望和道德层面的冲突展现出来。

这是一个倒推的过程,从跟“水”有关的概念出发,从水池想到澡堂子,当一些人的传统道德丧失之后道德滑坡,“人心就脏了”,澡堂子就是一个容器,又预示着“清洁”。

有人把《澡堂》比作池子里的“茶馆”,作为一个容纳众生的场域,三幕戏剧跨过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21世纪初,世道人心在澡堂里涤荡。开篇,云游僧人和摄影导演在沙漠中相遇,传说这里曾有一座古城,因为人心变坏遭了天谴,被沙子埋了进去。

僧人真的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也不尽然,导演何雨繁信佛,也在学佛。“出家人也不是超脱的状态,在寺庙里也一样操心香火钱。以为僧人就出离世间了,实际在哪儿都没有一个纯净地方,而我们正困在种种问题里面。”

这座古城,恰巧就是“北京”。作为一部戏就是需要统一的语境,而这个生长在北京的导演就地取材。如果观众也走进这片沙漠,寻找“水源”,怀旧方得情怀,思考方得寓意。

排练厅里,导演在和两个演员“纠字眼儿”。有一句台词中,是用“老澡堂子”,还是“老池子”。何雨繁有着理工男的严谨,用“老池子”口语化、接地气,但是只有北京人懂,外地观众未必能理解。他的处理没有把戏做得狭义,不断叠出的北京话,刻意得像一部北京话“教科书”,此时京腔京味只是特定的语境。

何雨繁先后两次走进双兴堂,1916年开店的“北京最老的澡堂”。“与大众浴池和洗浴中心还是不一样的,有古旧的气氛,比较干净,因为是木结构的,还有躺座,有的座位也是民国留下了的。”在此感受“过去与现在”,以及人们为什么喜欢泡澡堂子,热气蒸腾间,去除污垢,彼此坦露。

从第一幕现实主义的排演,与北京人艺的创作手法接近,展现生活细节和质感。到第二幕的转变,第三幕侧重语言的思辨性。从写实到抽离,层层递进,表演升华,观众能看到哪个层次就得随“缘”了。

何雨繁对于老一辈人艺演员是很有感情的,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现实主义风格满足了一部分需求,他要用更丰富的戏剧手段和表达方式。曾创作过《我说》《8008》《真相》《卡里古拉的月亮》《城中城,城外城》等,到现在倒是看不清小剧场戏剧的发展方向了。“前几年还有变好的趋势,现在又有点茫然。”

不过,他一直坚持“新剧场创作计划”,一方面给青年编剧提供写作和制作的机会,另一方面向观众普及剧本朗读。“文学朗读、诗歌朗读一直都有热度,而剧本朗读更为小众,是对观众要求更高的形式。”

“新剧场计划”作为一个戏剧公益平台,2012年成立年至今,通过整合港澳台出版资源以及自主翻译,已引进并通过剧本读演的形式,免费公益向观众推介,国外最新的优秀剧本近 40 部。

此次,导演何雨繁带着精心打磨五年之久的《澡堂》回归,也是新剧场创作平台的年度大戏,将参演2017年青年戏剧节。(记者:纪敬)

演出信息

剧目|《澡堂》

时间|9月14日至17日 19:30

地点|隆福剧场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纪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