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京剧“小金花”的花脸老师傅

2017-08-20 09:1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打造京剧“小金花”的花脸老师傅

日前,“中国戏曲小梅花荟萃”比赛在浙江结束,来自北京北医附小的11岁小学生张以清凭借《锁五龙》中的一段“号令一声绑帐外”获得了京昆业余组金花奖。

要说起这位小票友的获奖,可离不开北京京剧院退休的花脸演员张润城的悉心培养。张老师曾受教于京剧花脸艺术大师郝寿臣。谈起教小学生的初衷,这位老戏曲人说得很简单:“我就想把郝先生的东西传下去,别丢了。”

谈起北京当下流行的京剧进校园,张润城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不管这些孩子以后成为企业家、专家、教授还是干别的行业,我希望他们累了乏了的时候能想起来京剧,还能唱两句我教过的词,就足够了。京剧是好东西,会让人终生受用。”

还没上场 孩子把腔儿忘了

张以清所在的北医附小在他二年级的时候开设了一个男生京剧班,有一天他突然和父母说:“我报了学校的京剧班,想学京剧。”父亲张远科感到非常奇怪,家里没人从事文艺工作,也没人学戏,孩子怎么突然对京剧感兴趣了呢?“我就是觉得唱戏特别带劲儿!”孩子的一句话获得了父母的支持,没想到这一学就坚持了三年,还得了全国比赛的金花奖。

今年“小梅花”的比赛在浙江嵊州举办,当地气温基本都在35摄氏度以上,炎热的酷暑下,穿着戏服勾着脸谱的张以清和老师张润城走在街上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当天的比赛可谓高手云集,不仅有业余选手,也有戏校科班的演员。“当时在后台,我和张以清都非常紧张。他在那来回来去地踱步,我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拿着水壶也陪着他来回走。但是到前一位选手登台的时候,因为过于紧张,张以清把《锁五龙》第一句导板的唱腔给忘了。我赶紧在他耳边唱了三遍,他想起来了我才放了心。这出戏是我的开蒙戏,学的第一个戏,五十多年前老校长郝寿臣先生教给我的。我看着以清在台上出色的表现,作为老师又想起了当年郝校长给我们把场的情景。”张润城说。

最头疼的是孩子不会瞪眼

从两年前第一次教张以清,张润城就发现这个孩子很要强,就怕在一块学戏的同学里落后。张润城说:“现在独生子女多,比较娇气,有时候我怕话说重了,看见以清眼眶里有泪水我就不好意思再说他了。不过这个孩子很争气,问他参加比赛有没有信心,他说‘我参加一定拿下奖来’。”

北京的夏天酷暑难耐,而为了参加比赛,保护嗓子,张以清却不能吃冷饮。“他能管住自己不吃冷饮。孩子学戏没喊过苦、叫过累,我觉得这和张老师劳逸结合的教育方法有关系。”张以清的父亲说。

除了在教学上兢兢业业,张润城也会在生活上关心学生。“学唱戏很耗费体力,有时候我就带一些小饼干什么的给孩子们吃。”对于小学生来说,最让张润城感到头疼的是有些孩子不会瞪眼。“唱花脸不会瞪眼,面部表情不丰富不行。我就跟孩子说,会不会打架?就是别人欺负你了,你的那个眼神”,张润城跟着示范一个,孩子就明白了。

希望孩子累了乏了的时候能想起京剧

谈起退休后从事的京剧教育工作,张润城介绍说:“我2003年退休以后先是到北京市少年宫教孩子学京剧,期间组织过一次‘花脸大会’,就是所有节目都是花脸戏。后来又到北医附小担任京剧指导老师。每周一、周五上一个半小时的课。光上课还不够,课上时间太短了,我把喝水、上厕所的时间省出来争取多教一点,有时候还让学生来家里学,给他们‘吃小灶’。”

谈起过去学戏和现在教戏的不同,张润城说:“我们过去学戏是要做专业演员,拿唱戏当饭碗。现在我教京剧是普及教育,让孩子从小接触咱们的传统文化。我对京剧进校园的理解就是,不管这些孩子以后成为企业家、专家、教授还是干别的行业,我希望他们累了乏了的时候能想起来京剧,还能唱两句我教过的词,就足够了。京剧是好东西,会让人终生受用。”

“我和郝校长学戏的那些事儿”

张润城出生于1947年,是典型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小时候,母亲经常带他到王府井的“吉祥戏院”听戏,家庭环境的熏陶让他小小的心灵从此埋下了京剧的种子。“我1958年,10岁的时候进入北京戏校学习花脸,从那时候到现在快60年了。“小时候我爸爸问我想干什么,我说想唱戏。我爸爸说唱戏苦啊,我说我喜欢。就这样唱了一辈子。”张润城笑着说。

古稀之年的张润城为什么不顾酷暑难耐,也不在乎来回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投入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做京剧艺术的普及工作呢?张润城说:“我这辈子如果说学了点本事的话,都是我们老校长郝寿臣先生教给我的。现在十净九裘,但是我小时候跟郝寿臣校长学的这些戏不能给丢了哇!应该把自己所学有所传承,才不辜负跟郝校长学习一场,让人们知道郝派的唱法。”

谈起当年和老校长学戏的经历,张润城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我1958年到戏校以后,一天有十节课,从6点半起来吊嗓子、踢腿到晚上两节自习课结束,非常辛苦。我们学的头一出开蒙戏是《锁五龙》,这是一出西皮的唱功戏,唱腔高亢,难度很高。就是这样一出唱腔极难的戏,郝校长只用了半个学期,就把我们几个不懂京剧更不懂花脸艺术的孩子教会了。”

让他难忘的还有郝先生对学生生活上的关心。“三年困难时期,粮食供应紧张。有一次在郝校长家学完戏,我们几个都饿得厉害。这时,郝校长说‘去,一人一块饼干’。在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能吃到一块奶油饼干,那是多么让人感动。那时候学戏不能留长发,要剃头,所以也有坏小子叫我们‘戏秃儿’,冬天的时候头就很冷。校长看见我们光着脑袋,就送了我们一人一顶棉帽子。”说起这段往事,张润城陷入了回忆当中,他觉得当年恩师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也要传承下去,在生活上关心自己的学生。

张润城对北青报记者说,随着国家对传统文化普及的重视,老艺术家们积极投身于京剧进校园的行动中,用他们毕生积累的舞台经验传承国粹、培养新人,使京剧艺术走入孩子的生活中,感受京剧蕴含的人文精神。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作者:张润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