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文学 先“长胖”才更有实力“冲奖”

2017-08-16 13:31 深圳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科幻文学 先“长胖”才更有实力“冲奖”

两年前没有到场却凭《三体》第一部英文版擒获雨果奖的刘慈欣,两年后凭《三体》第三部《死神永生》英译本再度入围,这次在场却见证奖项旁落,造化弄人,一至于斯。

作品文本和作者的写作水平,当然是评奖首要考量的因素,但其反映出的中国科幻文学市场生态,以及其背后折射出的国家科技实力和国民科学素养,同样值得我们深思。两年前《三体》第一部获奖,当然是作者多年辛勤耕耘的结果,而其背景则是中国科技实力和科技应用水平的崛起。其实刘慈欣心知肚明。因此他给同仁指路,放弃难度大的长篇,向有望获奖的中短篇冲刺,这是明智之选。但是如果放在中国科幻作品发展的大背景上,也许别急着冲奖,先把自己“长胖”才是硬道理。

科幻迷们都知道所谓世界科幻,其实就是美国科幻,因为美国科幻作品和作家数量及阅读群体规模可能占全球80%以上,相形之下,中国还处于科幻作品发展的初级阶段,根本是小儿科。

近几年刘慈欣和中国年轻的科幻作家郝景芳先后拿下雨果奖的长篇和中短篇小说奖,给国内的科幻小说热添了一把柴。但是盘算一下作者队伍,很泄气:美国科幻作家协会注册的作家有3000多人,活跃的科幻作家近2000人,而中国经常发表作品的科幻作家大概也就二三十人。想想两国人口基数的差异,就知道中国科幻作家队伍的总数和所占比例,都有天大的缺口。中国科幻作家压力更大或者说发展空间更大,全看你从哪个角度考量。

近几年中国人的科技应用水平发展迅速,与世界的差距在慢慢缩短,以刘慈欣为代表的科幻作家在预测未来的世界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但是不管是中国的科技水准还是科幻小说的水平和美国的差距谁都看得清楚。

2016年曾被媒体欣喜地称为“中国电影的科幻元年”,标志性事件就是刘慈欣的《三体》要改编成电影,但是时到如今仍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中国科幻小说从狭窄的读者领域抵达普及的大众领域仍是漫漫长途。

重要的是,一个文学门派的创作不能单靠获国际大奖这样的高标杆支撑,首先要在自己的土壤上开花结果,先把这个门派发展壮大再说。

纵观文学史任何一个文学流派的繁荣发展都得有本土强大的读者支撑,不管是民国初年的鸳鸯蝴蝶派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至今不衰的武侠小说,都有强大的读者基础,也就是市场需求。

其实中国科幻小说作者数量少,读者基数低,说到底跟中国科技发展和应用的水平密切相关。刘慈欣以一人之力拉高了中国科幻小说的水准和关注度,科技硬壳是其强项,但文学性一直是其软肋,尤其是与世界级的科幻大师相比,差距不言而喻。其实,在推动人类的核心技术进步上,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其实就是两国科幻文学作者和读者的差距投影。

以获雨果文学奖的中国两位作家的作品为标本,如果说刘慈欣的《三体》第一部预言了人类的某种未来,那么郝景芳的《折叠北京》更侧重直面社会问题,有读者认为她的科幻底蕴bug不少,倒是更像一部直面当下的社会纪实类小说。而这正是科幻小说的另一类,在科幻的背景下,重新打量我们的现实,发掘潜藏的各种问题。

努着劲儿瞄着国际大奖没有错,但先把自己长胖壮大更是长久之计。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  作者:杨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