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综艺节目做成“暑期语文课”

2017-08-14 16:05 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把综艺节目做成“暑期语文课”

“订书机”还是“钉书机”?“义气用事”还是“意气用事”?“贸然行事”还是“冒然行事”?“各行其是”还是“各行其事”?……这些问题你能都答对吗?由《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团队打造的《汉字风云会》,播出以来变成了充满乐趣的“暑期语文课”。节目选了大量常用易错词语进行考察,很多家长发现,看一个小时节目比送孩子去一些补习班收获更多,也有不少老师觉得节目可以当课件用。这档“最好的语文课”是如何炼成的?昨天,节目总导演关正文接受了记者微信采访。 

“变娱乐属性为课堂属性,一档综艺节目成了刚需”

记者:《汉字风云会》最大的创新在哪里?

关正文:我觉得这次最大的创新是颠覆了综艺节目的功能。这是一件特别让人兴奋的事情。以前的综艺节目都是娱乐的、休闲的。《汉字风云会》首次变娱乐属性为课堂属性。很多老师、家长反映说,这个节目具有刚需属性,是孩子们暑假必看的节目。 

一档综艺节目成了刚需,真的是让人高兴。总结起来有如下几点:第一,这真是个课堂,每档节目70分钟,50个汉语词汇,实打实的系统性教学,从常用易错,到生活用词,到优雅拓展词汇,全程高效率学习,没有一分钟是浪费的。第二,这个学习过程又是超级轻松、超级有趣的。第三,所有综艺娱乐元素全部为内容服务,全程爆笑,但仔细想想,又没有废话,添乱组合混淆视听,打的全是知识软肋,有助大家夯实基础,再也不忘。 

记者:《汉字风云会》是小学生比赛的节目,会不会担心成年观众会减少? 

关正文:其实小学是识字教育最核心的阶段。很多成人终身掌握的字词基础都是小学期间打下的。我们更重视成为中小学生的刚需课程。中国每个年级的孩子都有千万,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二年级学生总数超过6000万。这个数字规模足够大了。再加上这又在暑假,又是家长和孩子互动学习的好方式,这么一来,就有几亿的观众。

现在说这是最好的语文课,也是有点原因:识字教育历来学生、老师、家长都头疼。枯燥,乏味,容易忘。有些语文老师说这节目可以当成课件用。每课学新的生词50个,12期下来就是600多个。这要是英语考级,差600单词就差出两级了。

“智能机器人出考题,直指各种书写软肋” 

记者:《汉字风云会》考的都是容易混淆的常用语,这些考题是如何确定的? 

关正文:关于考题制造,我们有智能机器人咪咕灵犀。当然,她的背后是一个团队,工作了一年,专门收集各种书写软肋。社科院语言所、教育部语用所的老师们和我们一起工作。他们都特有经验,常用的、易错的,挑得特别准。 

记者: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到《汉字风云会》,您觉得汉字节目还有多少市场可以挖掘? 

关正文:汉字节目的持续,不是因为市场空间还有存量,而是因为汉字本身的重要性。仅就汉字而言,常用字、常用词的数量的确都是有限的。但现在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讲,早就脱离了文盲阶段,普遍享受了中等、高等教育,加上互联网对语言生命的激活,汉语处在重新焕发生命的节点。这时候,增加常用字量,拓展词汇增加更微妙、准确、生动的表意能力,就是必然的。这还不光是语言问题,还是思想能力的问题。贫乏的语言是产生不了丰富的思想的。 

“文化节目最大挑战是启动新题材,接下来要做读书节目” 

记者:您觉得文化教育方面,文化类综艺节目能起到什么作用? 

关正文:文化教育这件事并不乐观。首先,很多有文化的人现在不看电视,不看网综,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觉得没文化,浪费时间。这是一个事实。所以电视还别老想着教育别人,先得想想怎么让自己有文化。第二,传统文化是异常复杂的系统。电视人只能是翻译,把优质的资源翻译成大众喜闻乐见的视听产品。电视人要是把自己当成专家,一定是太自恋了。 

记者:您的团队是最早开始做文化综艺节目的,能谈谈文化类综艺今后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吗? 

关正文:最近好几位朋友问我,文化节目就这么几个题材、几种样式,还能创新吗?我说题材太多了。现在看着少,是因为跟风的多、重复的多、山寨的多。文化节目最大的挑战是启动新题材。凑巧了,我们每次启动的,都是别人没动过的题材,比如汉字,比如成语,比如信件。每次新的资源启动,都会从零开始,因为谁都没有经验,谁也不知道你要干什么。这个过程走过来,就会特别辛苦,如果运气好,也特别高兴。 

接下来我们要做读书节目。大家都在说读书重要,但是现在公共平台上没有一档有影响的读书节目。这成了我们的心病,成了很长时间的梦想。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  作者:邢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