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要拍第二部 “花生人”将报复人类

2017-08-09 08:14 财新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大护法》要拍第二部 “花生人”将报复人类

核心提示

第二部的故事地点将由花生镇转移到人类生活的城市,被解放的“花生人”筹谋报复人类,成为新的奴役者。杀手“罗丹”和“彩”的故事也将继续。 

引发了一波议论热潮的动画电影《大护法》确定要拍第二部了。2017年7月27日,《大护法》官方宣布正式启动《大护法2》,连发三张概念稿。

《大护法》中,奕卫国大护法为寻找失踪的太子误闯神秘花生镇。镇里的吉安老爷自称神仙,“花生人”被他当做猪猡豢养,同类相食而不自知,一旦发育成熟学会独立思考便被宰杀。大护法在寻访太子的过程中,意外揭开了这些黑暗的秘密。

导演不思凡(本名杨志刚)介绍,第二部的故事地点将由花生镇转移到人类生活的城市,花生人与人类地位颠倒。在第一部中被解放的“花生人”筹谋报复人类,成为新的奴役者。第一部中杀手“罗丹”和“彩”的故事将更详尽地展示给观众。

不思凡觉得,自己最大的优势或许是“没鞋”(没有专业背负),所以在创作过程里,只是想死死抓住几个核心。《大护法》最初只是想做个网络动画,最后登上大银幕,他心中一直不安。故事计划分三部讲完,面对接下来的续集,“你还有勇气直面你的恐惧吗?”(电影结尾,大护法台词)

用简单的形式探讨复杂的人性

《大护法》的故事创作相当“随心所欲”。2013年,不思凡经过同事的办公桌,无意间看到对方随手捏的小人,有眼有嘴,面目呆滞,“虽然形体非常像人,却比身边的桌椅更冰冷,没有灵魂。”

不思凡想起,有一次过马路看到一位老奶奶摔倒在路上,他犹豫了一下,要过去扶。老奶奶让他先等一下,想自己爬起来。等待过程中,路人行色匆匆,全都绕行,用很奇怪的目光盯着他,好像在说你怎么敢去扶。那一刻路人的反应与同事捏的冷漠小人给了他一样的刺痛感。于是有了“花生人”。

工作室最初只有四个人,导演不思凡,故事板/执行导演阿么肆,背景设计小月半,动画师阿豪。画山,他们想到自己出生成长的山林;画村子,就想到黄牛和稻田;没有特殊设计,“中国风”自然形成。

影评人反复解读的隐喻也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人人生活在眼大肤白锥子脸的修图软件里,所以“花生人”全都贴着一模一样的眼睛和嘴巴;古往今来以“天子”自居的统治者可笑又可怕,吉安由此诞生……不思凡想用简单的形式探讨复杂的人性,做一部真正让人思考回味的动画。

影评人马小褂在“《大护法》究竟是好还是坏”一文中指出,电影内涵深刻但形式单薄,细究电影技术,频繁使用大远景,场面调度失控,叙述主角的选择欠妥——大护法的角色除了和太子关系密切,与其他人物基本没有任何情感联系。

导演回应,“没学过动画,更没学过电影,一直羞于自诩是个动画人。只是一腔热忱,这个梦得以活到今天。心总想着能不能做出好作品,和喜欢自己的观众沟通,做得不好,总觉得亏欠。”

《大护法》是不思凡的第一部动画长片。电影片尾曲《你一定要是个孩子》由他填词。歌手蔡琴唱道:“你一定要是一个孩子,任野风吹不动你的坚强。”不思凡觉得,动画就像一片森林,他像一个孩子带着好奇心走到森林里,有时候会迷失,但又想办法挣扎找回自己。

不思凡本名杨志刚,小时候在杭州的乡村生活,喜欢看小人书,《森林大帝》《丁丁历险记-蓝莲花》两本翻了“不下两百遍”。2004年,他在电信公司上班,业余涂涂画画。当时flash正火,一部名为《小忍者》(Ninjai)的经典flash,讲述一个少年的冒险成长经历,极受欢迎。他受到启发,以“悠无一品”的名字创作了《黑鸟》,一人一鸟走进神秘的地下世界,遇到各种诡异的生物和事情。每集开头,主人公都悠悠说一句:“梁衍,就是杀死你的人的名字。”他由此收获了许多观众,热情的反馈让他像打了鸡血一样,白天上班,晚上做动画。

有脑残粉做投资人

2008年,杨志刚辞去原来的工作,取名不思凡,正式进入动画行业。他在杭州成立了自己的动画工作室,“虫左道右”。非科班出身的他形容自己当时一无所知,像一块干燥的海绵,毫无筛选地把所有信息往身上拉,最后受困于自身经验和知识。

那时原创动画行业非常糟糕,大部分人都是在想怎么赚钱,一心一意迎合观众。在创作《小米的森林》《妙先生》系列后,不思凡遇到瓶颈,觉得创作变得别扭,不再是一件快乐的事。

回看起点《黑鸟》,在那样一个粗糙的画面背后,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创作状态。当年因为工作量越来越大,难凭一人之力完成,加之视频崛起、flash逐渐没落,《黑鸟》在第七集后不再更新,被网友评为“网络十大遗憾动画之首”。每年都有人因为《黑鸟》辗转联系到他,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也因此慕名而来,希望能一起做一部动画。

不思凡习惯性地问投资人,“你想要我做什么?”尚游反问,“你想要做什么?”不思凡想做暴力一点,尚游问:“你能不能更暴力一点?”

“我突然觉得,当你有脑残粉可以做投资人的时候,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大护法》的制作过程里,从头到尾都是不思凡说了算。电影一做两年多。偶尔,他也会担心,如此黑暗复杂的成人故事做成动画,观众能接受吗?这样的念头一起,他马上掐断了自己的审查意识。他尽量抛弃原来的包袱,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告诉自己,“我有感受,别人也会有感受”。

虽然国内大部分观众对动画电影的认知还停留在“小朋友专属”阶段,《大护法》票房不及同期上映的《神偷奶爸3》的十分之一,但不思凡说:“这种认知早晚会被打破,相比几年前,这是中国动画非常好的时代。资本对这些创作者‘如饥似渴’,而互联网的发展让有才华的创作者更容易显现,所以创作者的机会比以前多太多了。另外,所有人都对这个产业抱有期望,这本身也是非常有力的支撑。”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刘爽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