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娜:真实历史拍好了更打动人

2017-08-08 08:27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恰同学少年》导演 十年后打造《秋收起义》

十年前,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十年后,《秋收起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2007年,由嘉娜·沙哈提导演和编剧黄晖联手打造《恰同学少年》开启了“红色青春偶像剧”的篇章,剧中演员全部起用年轻而非当红的面孔,他们很好地表现了毛泽东、蔡和森等人“头顶蓝天白云,胸怀五湖四海”的雄心壮志;十年后,该团队再次联手打造《秋收起义》,无论是演员阵容还是拍摄风格,都延续了十年前的“红色青春”,真实还原了秋收起义期间的伟人形象。嘉娜导演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既强调了这部电视剧对了解历史会起到的形象、直观的作用,又不避讳它带有一定的“教科书”效果,“观众能够从中获取一些历史知识,而且这些历史知识都是经得起推敲的。”

谈题材 历经十年再掀红色青春风潮

北京晨报:十年之前,您拍摄的《恰同学少年》曾经掀起红色偶像剧的风潮,如今执导拍摄的《秋收起义》好像在延续十年前的风格。

嘉娜:首先,今年是建军90周年,拍《秋收起义》这样一部立足于史实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个人认为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也希望通过《秋收起义》这样一部作品让更多的观众更直观、深入地了解这段历史,传达给观众更多的正能量。

其次,秋收起义本身对于中国革命史、新型军队的建成具有重要意义。秋收起义在教科书里面可能比较短,因为它涉及到的人物和历史很多,可能没办法逐一展开。但是我们这个电视剧截取了1927年4月到1928年4月,这一年时间里牵扯到的人和事全部讲清楚。而且做成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是一帮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不畏艰辛、不怕挫折,在看似绝境的时候,从内心找到那股力量,走出了一条正确的路。他们面临生与死、血雨腥风的考验,怎样面对敌人、怎样打胜仗的探索过程,今天看来依然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北京晨报:您觉得《秋收起义》与之前的《毛泽东》、《恰同学少年》相比有什么样的变化?

嘉娜:第一,实际上很多史料不断地挖掘和确认,提供了很多新鲜的素材、新鲜的视角。站在今天的角度回望历史,今天所掌握的信息和以前又是不一样的。

第二,《恰同学少年》是读书阶段,是一个确立信仰、追寻人生信仰的过程。而《秋收起义》是已经确立了信仰,在追求信仰的道路上遭遇重大挫折时怎么面对的探讨。说来也是巧合,2007年《恰同学少年》播出,2017年《秋收起义》播出。1918年的时候,毛润之走出第一师范,结束了自己的学生生涯;1928年的4月,完成了井冈山会师,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创立。对于毛泽东来讲,这是他的人生历程里的十年。对于我们来讲,也经历了自己的十年。也许观众回望一下自己的十年,也会有所感悟。

北京晨报:红色题材有一定的特殊性,怎么来平衡历史真实和创作这两者的关系?

嘉娜:因为题材关系,我们不追求花哨的东西,而是追求稳稳的、干干净净的、契合当时戏剧情景的要求、人物状态的要求。以戏本身为出发点,以内容来决定形式,而不是形式脱离或者大于内容。比如,成片出来以后,大家都会觉得颜色有新意,这其实是摄影老师后期20多天一帧一帧调出来的。既有一些时尚的东西,又不让它太过,要掌握一定的分寸。那个时代,你要是完全做旧,就会感觉到陈旧,有脱离的感觉……这是一个掌握分寸的过程。

谈演员 红不红不是评判演技的标准

北京晨报:当时是如何选择这些年轻演员的呢?

嘉娜:选这些年轻演员经历了一个复杂的过程,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合作,完全不熟识。我们选择的方法很简单,读台词,判断演员的台词功底。判断这些演员是凭直觉,更重要的是演员本身气质上要有跟角色吻合的地方,以这个为基础再去说塑造。余洒度扮演者高爽,我们是第一次合作,试戏的时候他说是军艺毕业的,军人气质不错,反反复复多次试戏,才最终确定让他演余洒度。因为我觉得他有属于自己的“傲娇劲儿”,后来在拍戏的过程中,发现他是一个特别认真的演员。

北京晨报:《秋收起义》中没有起用“流量型”演员,而是坚持选择更贴合人物气质的年轻演员,会担心有市场风险吗?

嘉娜:当年拍摄《恰同学少年》,我们选演员时,也一样面临质疑。但事实上,《恰同学少年》播出以后,年轻演员们被观众接受了,甚至表示了赞赏。所以,为什么不给年轻人机会呢?他们是完全可以完成的,并且能完成得很好。红与不红是一个机遇的问题,并不是评判一个好演员的唯一标准。也许他很长一段时间不红,但实际上,他就是一个好演员。

北京晨报:这些年轻演员在拍摄中有让你印象很深刻的故事吗?

嘉娜:比如,我们这里边角色众多,如果全部请后期配音的话,声音会比较重复。演员们参与原声配音都是非常积极的,甚至有的演员需要从其他拍摄现场赶回来参与配音。还有三湾改编开会那场戏,主要演员都在一个房间,从早上7点进场拍摄,一直拍到夜里3点,中间除了吃饭或者调整机位的时候下楼透口气,其余时间大家都很安静地坐着,整整坐了一天。那场戏主要的发言者是毛委员,其他演员几乎都是来搭戏的,但是他们都很认真、很投入,我觉得那天是一个考验。这批年轻演员最让我感动的就是他们把认真二字摆在前面,就是有责任心,接了角色就有担当,全力输出。

谈拍摄 红色题材既要重品质又要重共鸣

北京晨报:在拍摄《秋收起义》的过程中,有没有考虑年轻观众的喜好,加入一些年轻化的元素?

嘉娜:当下来讲,影视的记录方式已经越来越先进了,颜色的还原度已经越来越高了,大家眼睛里已经越来越习惯了很好的品质,在品质上不能够满足大家的审美要求的话,必然会遭到诟病,所以必须要考虑这一点。但我觉得精神上的共鸣也是非常重要的,像在做后期的时候,卢德铭牺牲的那一场戏,几个参与后期制作的女生也会跟着哭,一边哭一边剪辑。

北京晨报:您也做过多部红色题材了,您考虑过这类题材与市场两者之间的关系吗?

嘉娜:这个命题对我来讲有点儿太大了,我只是一个导演,我能够掌握话语权或者话语权比较明确的地方可能就是拍摄现场了。我个人能做到的就是认认真真、本本分分怀着初心与责任心把每一部作品拍好。至于作品拍出来以后,交到观众或者是市场之后,不是我能左右的。我很少去考虑市场与作品的关系,我个人认为,每个人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很OK啦。

北京晨报:未来您会继续专注拍摄红色题材的影视作品吗?

嘉娜:并不是说我一定只拍这种题材,其实我也拍过别的。但相对来讲,比较钟爱真实历史事件、历史人物这类题材,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能演得过真实发生的事情,比你能够凭空想象的丰富得多。而且,它的矛盾冲突和时间的转折,都是有真实依据的,它不是编的,编的难免会浮躁、离谱,而当你有真实的历史做根基的时候,那些故事如果拍好了才能更打动人。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