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乐汇”7年做出多部佳作 孙恒海:做戏剧要“去私心”

2017-08-07 08:31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至乐汇”7年做出多部佳作

看过电影《驴得水》的观众一定记得那个老校长,他的名字叫做孙恒海,这个名字还属于话剧《驴得水》的制作人,是位留着山羊胡的年轻人,带领戏剧出品机构至乐汇的掌门人,从2010年至今,仅七年,这个卖药出身的小伙子带着年轻的团队相继推出了《驴得水》《破阵子》《东北往事》《狂奔的拖鞋》《高手》等多部舞台口碑佳作。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孙恒海表示:“我的前半生在红尘打滚做事,后半生一定是上山吃酒谈天。”

哲学课代表到药贩子

“我做戏剧之前,是生意人出身。绍兴人嘛,就会做点生意,做的是妇科用药。”孙恒海的开篇令人颇感意外。其实,他在大学学的是哲学和经济管理两个专业,而且还是文艺骨干和哲学课代表。“在我的家乡,做文化属于四六不靠,不入流甚至被轻视。做生意是正道,挣钱才是硬道理。”

做生意顺风顺水的孙恒海,心里还是有着那份儿文艺情结。于是他拿出点钱来开了音像店,专做卖碟租碟的生意。孙恒海这个生意做得很火,很快开了几家音像分店还有网吧。“就连我们当地电台、电视台需要的音像资料,都从我这里拿。”

同时,孙恒海在自己贩卖的光碟中,发现了人艺、田沁鑫、孟京辉和他们的话剧作品,也欣赏了赖声川和他的《暗恋桃花源》。孙恒海说:“这些名字和这些作品,成为了我最早戏剧的启蒙,同时也种下了戏剧的种子。”

挣钱后追逐戏剧梦

有一天,孙恒海的一位在迷笛音乐学院学摇滚的发小来到他的音像店买唱片。这一次的会面,改变了他的人生。因为,发小给他描述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的家乡在诸暨,一个五线的小城市,我想出去看看。”于是,孙恒海把生意交给朋友打理,去上海戏剧学院进修戏剧。然后,先后在上影厂、横店影业,做演员、导演以及几部电视剧的副导演。一个契机,横店影业要去北京发展,孙恒海来到了北京。

可是,到了北京之后,他发现自己依旧过的是生意人的生活,周旋在各种关系中间攒局、卖片子挣钱。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他想改变。

当初种在心里的戏剧种子开始萌芽了,他加盟了盟邦戏剧。生意人投身戏剧,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票房。在去韩国和上海戏剧市场进行了长达数月的细致的考察之后,他写出了一份厚厚的考察报告,几乎制定了未来十年的规划。紧接着,他先后参与制作了《我不是李白》《如果我不是我》等颇具影响力的戏剧作品。

车祸催生“至乐汇”

2010年,他去了趟长白山。在上山的时候,他乘坐的车子发生了严重的车祸,差点掉下悬崖。当时,他意识到生命太短暂了。

“那一刻,我开窍了。我觉得开悟不是神神叨叨的事情,而是一次机缘。不行,我要主宰自己的人生。”回到北京之后,孙恒海辞去了盟邦的工作。用自己十几年做生意的全部积蓄,创立了“至乐汇”。孙恒海解释说:“至乐汇有一个意思叫做彼岸,我把它当成修行的一条船。作为这个机构的第一代创始人,我只做一件事情,就是建立价值观、体系、标准。我要撑起这个旗帜往前走,后面还有第二代、第三代。”孙恒海说,自己只有带着团队大踏步地往前走,大大拉开与同行业的距离,人们才会认可你。

做出多部口碑作品

在孙恒海的眼里,这个圈子懂行业运营的只有麻花和至乐汇。麻花的老板不是戏剧出身,是房地产。而他,是生意人出身。“行业里缺这样的公司,多几个麻花和至乐汇,这个行业就起来了。”孙恒海解释说,做这个行业最重要的是“去私心”。“专业出身的人容易有私心,就好比他是一个吃茶的人,他自己也做茶,于是他不会公正的看这个茶。而我只是个吃茶的人,我只在乎好不好吃。我不是导演,不是编剧和演员,我没有框框,而且有服务意识。”

从2010年开始,至乐汇成功地推出了《驴得水》《破阵子》等多部极具行业影响力的作品。除了做原创戏剧,至乐汇也会翻排喜剧甚至闹剧,因此也会被行业人士诟病。孙恒海不以为然:“很简单,为什么这样做?吸粉啊!为什么要吸粉?做我的原创啊!”

至乐汇的很多题材很准确,市场走向也很稳健。孙恒海认为:“我有生命体验,我又卖过药,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医患关系,开过音像店,做过影视,我还游历过生死边缘,这些经历别人都没有。此外,我喜欢读历史,又是当年的哲学课代表,这两块的阅读又让我把世界观打开了。”孙恒海说,至今他参与制作的戏已经超过了三十部,“我可以骄傲地说,我是独立制作戏剧数量最多的制作人。”

将致力于“一城一戏”

入行十余年,孙恒海积累了很多经验心得想要和喜欢戏剧的人们分享。今年11月,他将出一本有关戏剧的书。“我会把我的戏剧制作的方向、方法、图标甚至财务报表全都公之于众。我就是想让未来的戏剧从业者知道,做戏其实是有方法的,而不仅仅是凭着感情和热情就可以。百老汇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的规范和工业流程建立起来了。”

“一城一戏”的计划是孙恒海三年前提出来的,他希望至乐汇给每一个城市都做一部戏。他的计划版图是覆盖全国,北京、上海、深圳、重庆等一线城市自然都会做,而二三线城市也至少要做25部戏。“深圳我要做移民题材,重庆做火锅题材,西安我要做终南山。当它们最终连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很有意义。它们将是每个城市的一张名片。”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张学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