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方式介入公共议题

2017-08-07 08:18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2017青年艺术100启动展开幕

“葛宇路”,没了,葛宇路,火了。只不过前者是路,后者是人,是一名突然走红网络的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以至于2017青年艺术100启动展的展览现场,葛宇路的影像作品《东湖站》甫一出现,就理所应当地遭到了各种“围观”,而其展览的地点恰好是紧邻原来的“葛宇路”仅仅几十米的今日美术馆。

《东湖站》连接两个城市空间

取名为“破折号”的2017青年艺术100启动展于近日在今日美术馆正式开幕,展览共呈现了119位艺术家400余件作品,其中100位今年首次入选青年艺术100平台,另外19位则是历年来这一平台所积累、培养出的更为成熟的艺术家。

位于今日美术馆2号馆的展厅,分为上下两层。一层门口的墙上清晰地印着100位入选艺术家的名字。看到葛宇路三个字,很多观者都会直接向工作人员询问他的作品在哪儿。而事实上只要上到二层,往人最多的地方走很快就能找到葛宇路的作品。长达11分钟的视频,很少有观者没看完就离开,边看边拍照发朋友圈的观者亦不在少数。

这次展出的影像作品《东湖站》似乎比命名“葛宇路”更为荒诞。影像的大致内容就是记录了他将两个北京公交“东湖”站的站牌快递到武汉,将其安装在武汉一片名为“东湖”的湖面上的过程。据悉,《东湖站》是葛宇路2015年的作品,“这个作品关乎于我的个人记忆与城市空间的连接,一个是来自于自然,坐落在家乡武汉的东湖,没有任何一个具体坐标可以明确地称为东湖(因此也没有东湖站)。另一个位于北京,有着明确标识的东湖(站),但是却没有任何水域。我做的仅仅是把城市化过程中的结果,放回自然情景之中。不妨游到湖中的站牌旁耐心等待,真能等来属于东湖的公交也说不定。”

作品只代表艺术家个人观点

“葛宇路的这件作品的确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青年艺术100的策展人刘一平对这件作品受到的高关注度早有心理准备,“我们选出的作品各有不同,有的和情感相关,有的是在阐述社会理念,我们不可能赞同每一位艺术家的观点,我们的立场就是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呈现最优秀的艺术作品。但是破坏公物肯定是不对的,我们也不支持这种行为,这是我作为策展人首先要强调的。”

刘一平说,第一次看到这件作品,还曾经怀疑过作品的真实性。“只能说葛宇路在艺术的表达方式上的确是很大胆,当然,大胆并不是影响社会秩序的借口。从大众的角度看,这只是一块公交站牌,但是从艺术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固有的地域性的标志。事实上他也不一定非要用公交站牌,可以用一些其他标志性的私人所有物表达自己的理念。”

冲破套路探索个人与城市的关系

在刘一平看来,《东湖站》在艺术创作上摒弃了某种套路,冲破了某种禁锢,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观念,“他采取了一种让大家意想不到的形式,让观者觉得这个过程非常‘荒诞’,很逗也很可笑,北京的公交站牌屹立在武汉的湖面上,这是常理下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其实艺术创作并不需要特别严肃,艺术家当然有他想表达的一些意味,但是观者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思考个人和城市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某一个地域对自己来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如果把它转移到另外一个有某种关联的区域,又有怎样的意义呢?”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葛宇路”事件而备受关注之后,葛宇路在展览之前,特意把《东湖站》影像中原有的涉及个人隐私的电话、住址和快递单号等信息作了马赛克的处理,而葛宇路本人也并没有出现在这次青年艺术100的现场。

引发当代艺术介入城市空间的讨论

在谈到这届艺术家的新面貌时,刘一平表示,今年入选的艺术家们在艺术的表达方式上都非常大胆和直白,“对于一些以前不能触碰的东西,比如表现人类的欲望或者两性关系的话题,都有更加直观的表达,而不是拘泥于环境和社会中。另外,艺术家们也不再像以往积极探索材料的运用,在主题的表达上有本质的回归,并且在作品的审美和品位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参展的100位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中,大多数艺术家都在表现私人生活和个人情感,而葛宇路是少数几位对社会或者宏观议题进行思考和创作的艺术家。不管是命名“葛宇路”,还是挪移东湖站牌,葛宇路都在试图探寻个人和城市之间的关系,并且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当代艺术介入城市空间的讨论。正如葛宇路自己所说,“如果能以一种有创造力的艺术方式介入公共议题,唤醒大家对公共空间的重视,意识到公共资源的价值,那就实现了我的初衷,甚至是超出了我的预料。”

<<创作者说>>

艺术家不应该有特权,我的作品违规了,那就拆,如果需要批评教育我也接受可以写检讨,这是我需要承担的后果。

“葛宇路”终究是一件艺术作品,如果无法在社会空间里存在,我相信在展厅里还是有它能留下来的空间。如果促使当地部门有所行动,能倾听民众的声音,对这个城市的细节更加用心地维护,那作品的内涵就得到了更深层次的拓展。

咱们这个系叫实验艺术系,现在成立了学院,其实一直是提倡和社会学结合的这么一个艺术门类。最早的时候,抗战时期很多老前辈,他们都会到街头绘制抗战版画进行后方的宣传,那个时候其实艺术一直在努力参与社会的进程。但是到了今天,似乎有了一种新的形态来对这个社会进行一些改良,那么可能我这样一种方式就应运而生。其实在很多西方艺术里面,都提过社会雕塑,人人都是艺术家等等,艺术已经被拓展到了生活领域,拓展到了社会领域,拓展到了公共层面。所以,其实在专业的领域,我这个并不能算特别前卫或者先锋激进的东西,事实上是早已被认可的东西,可能大众还不够普及而已。北京晨报记者 张硕

■相关新闻

“莱俪青年艺术奖”同台亮相

北京晨报讯 (记者 张硕)作为一个独特的单元,由“青年艺术100”与法国莱俪合作的“莱俪青年艺术奖”近日亮相2017“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

“莱俪青年艺术奖”于每年“青年艺术100”的入选艺术家中选出最杰出者,获奖艺术家将受邀到法国莱俪工作坊参观并与获得顶级水晶工匠联手创作的机会。迄今为止,已有王启凡、郭天意、李琳琳等青年艺术家获此殊荣。2016年度莱俪青年艺术奖获奖艺术家李琳琳的个人作品展也在2017“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上呈现。

李琳琳1992年出生于黑龙江,2016年毕业于中央美院空间设计系。她的作品多为空间雕塑,将盘曲的植物、菌类、动物内脏等交融一体。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