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红:筹善款是唯一的压力

2017-08-04 09:39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百人援宁”差点黄了 明年申请做公募基金

走过了西藏、青海、内蒙古、新疆、贵州、甘肃之后,8月10日,韩红和她的爱心团队又将踏上“百人援宁”的公益之路。韩红说,这一次她将带着一个300人的爱心团队,其中包括比以往更加大牌的专家医生前往宁夏,为当地需要他们救治的的病患送去健康和温暖。在接受信报记者采访时,韩红表示,自己未来只专心做音乐和公益两件事情。以“公益为信仰”的韩红希望,自己未来用动听的音乐抚慰人们的心灵,用公益事业和慈悲之心去帮助更多的人。

1 高调宣传低调行事

转眼间,韩红的爱心援助团队已经到了第七年。七年间,韩红推掉很多挣钱的事情,每年拿出大把的时间去做爱心援助。不过,她说:“我的确因为公益这件事情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我所得到的是更接近心灵的东西。”这些年,韩红做公益从不避讳宣传,有时候也难免会被人诟病借机炒作。

对此,韩红不以为然:“说真的,我也不想做什么表率,我只是想凭着自己的良心做一些让自己舒服或者我认为是对的事情,在有生之年找到一件对我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想把公益这件事情当做自己的信仰,我觉得特别舒服也不唱高调。我觉得公益事业的宣传挺重要的,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的事情,加入到我们团队让这件事情越来越强大。抑或你不加入我们,让自己开启一颗慈悲的心就够了。”

韩红继而表示,她并不关注社会给自己的压力,“现在,我唯一的压力,就是来自于赞助商和赞助款的压力,这是非常实际的。”

2 百人援宁差点儿黄了

韩红带着一份自嘲与心酸的口气半开玩笑地说,现在很多人怕跟她做朋友,因为她会经常向他们要钱。

前几年,每次韩红的出征仪式都搞得非常有阵势,一大堆的赞助商赞助的物资,甚至赞助商老板都亲自上阵跟着冲锋陷阵。这一次,韩红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因为市场环境以及各种原因,这两年拉赞助越来越难了。人家也有困难,我们也不能逼人家。”

韩红介绍,每年的爱心援助基本上也没有少于1500万,当她一次次碰壁的时候,才知道今年真的很难。由于资金不到位,韩红这次“百人援宁”差点黄了。“一开始基本上靠的是朋友帮忙和个人捐款,我捐了50万,鲁豫捐了50万,蒋欣40万、金志文10万,不过这些加在一起也就只有三百多万。感觉要黄了,但我不能让这件事情黄了。”

无奈之下,韩红只好求助于好友汪涵,借助他的关系与影响力找到了东鹏特饮,最后这家爱心企业的三百万善款算是解了燃眉之急。韩红透露,为了生存和帮助到更多的人,明年韩红基金会将申请转向做公募基金。

3 慈善队伍成倍壮大

七年前,当韩红第一次带着队伍前往藏区的时候,面临着缺医少药等等多种窘况。七年过去了,韩红说:“这是我最自豪的事情,第一次援藏我们的团队只有60个人,医生仅有30个。一开始就只有义诊送药,后来我们就把技术留下来,把病患带回来。我们也会对乡村医生就地甚至带回北京来培训。这一次,我们团队已经发展到300多人。”随着此项计划影响力的扩大,参加爱心援助的医界大腕儿也越来越多。“今年,就连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阜外医院心脑血管疾病专家舒畅也参加了,到时候舒畅先生不仅要去义诊、查房,甚至还要给乡村医生讲课,这是非常重要的。”

韩红说,今年的医生队伍都是三甲大医院的主任及专家,其中包括北京医院、协和医院、阜外医院、天坛医院、301医院、空军总医院、和睦家医院、四川华西医院等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医院,仅天坛医院就有11个科室主任参加。“你在北京看病都排不上号的大医生,跟着我们去做公益。”韩红为这件事儿得意,也为即将得到救治的病人感到高兴。

这一次“百人援宁”将为当地捐建1所韩红爱心复明中心,免费实施200例白内障复明手术,捐建10所“韩红爱心乡镇急救室”,为基层医生提供全科急诊培训,捐赠30辆SUV医疗巡诊专用车以及30辆救护车,捐赠17000个“爱心急救包”,沿途举办9场大型义诊会诊。

4 专设“少年先锋团”

在“百人援宁”的队伍中,有一支由12岁到16岁孩子们组成的“韩红爱心志愿者少年先锋团”,他们的服务对象是现场的患者。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具体的工作内容是儿科陪诊、药房协助、儿科查房参与、能量补给站发放物资等。

“现在的小孩越来越像大人,参加一些节目也会不择手段地去上位。当我觉得有些选秀节目对孩子们的未来构成一定影响的时候,我觉得我必须要做一些事情。”韩红说:“去年的百人援甘过程中,有几个明星的孩子也参加了,结束的时候几个孩子抱在一起哭。时隔一年,他们的父母给我打电话,说孩子们变了,知道帮助别人了,知道有怜悯之心和微笑对待别人,他们甚至把零花钱攒起来寄给去年甘肃的小朋友。他们的父母要求今年继续参加。于是我决定成立少年先锋团,团员们来自全国各地,父母们都不跟着,有专门的老师负责照顾他们的安全和工作。每天,他们在一起睡觉、工作、吃盒饭,晚上开小组讨论会。”

5 从此做个纯粹艺术家

对于自己未来的工作现状,韩红说,除了专职作曲的工作,剩下的时间就是公益。去年韩红制作了首部音乐剧《阿尔兹记忆的爱情》,已经上瘾了的她今年将继续创作音乐剧,题材是一位普通的孩子有关梦想的故事。此外,韩红还要担任编剧写一部电影、出一张新专辑、创作并指挥自己的首部交响乐。这是今年韩红全部的工作。打算做一个纯粹的艺术家,韩红颇有感慨地说:“其实,我本来也应该是这样一种活法。但是我得承认,年轻的时候太过贪婪,那时候一味让自己的欲望膨胀,根本没有想过自己应该静下来思考。现在年纪慢慢大一点之后,观照自己内心反思之后,发现其实不应该那样去活。日后,我想我不会接受任何访问了,如果你想听我说话,就去听我的音乐,我会把我所有想说的话,用音乐告诉你。”

信报记者 张学军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作者: 张学军

猜你喜欢